雫里

[三日鹤]歌いましょう🎤

写这个不明觉厉的东西纯属私心自我娱乐👽
听了soma的『僕は君の被写体』以后就一直想象鹤球唱这个歌 虽说soma这个声线比较偏鲶尾小天使啦但我的鹤球滤镜是无敌的🙅233
推荐都听听这个歌啦soma超棒的!!苏得我耳朵都掉了!!(bushi)双声道啊一定戴耳机哦答应我!👼

咳咳、真的很渣很不明觉厉

——————————————

    乱藤四郎最近爱上了唱歌。

    上回作为迎接一期一振到来而临时成立的AWT48的一员与粟田口的大家一同演唱的『恋と净土の八重桜』似是一根仙女棒,点亮了他蛰伏已久的某项技能。总之在那之后本丸里几乎每个角落都可以听到乱欢快的歌声。可能是在做内番的时候,可能是在出征胜利归来的路上,也可能是饭后午休前拉住一位路过的刀,然后坐在檐廊边晃动着双腿唱歌给他听。也有一些刀被声音吸引过来,远远就能看见这位少女模样的小少年投入地沉浸在自己歌声的旋律之中,脸颊上盛开着两朵小小的红云。

    歌声的感染力是不容小觑的。有时听着歌儿,内番会觉得不那么枯燥乏味了,亦或是出阵或远征带着一身泥土血污回来的各位听见轻快的旋律时嘴角也会不经意地上扬,疲惫也仿佛一扫而空。

    因为乱的带头作用,唱歌仿佛是在本丸中不谋而合地流行起来。田地、马棚、厨房甚至是手入室里常常传来轻轻的吟唱。因为刀剑男士们各自有着不同的音色,歌儿的种类也是各种各样的。有些细腻轻盈,有些雄浑有力,有些沉静动听,有些清亮活力……

    审神者很高兴,这种“群刀合歌”在别的本丸可是没有的,每天整理完公文之余到本丸里逛逛还可以饱饱耳福。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甚至还发现不少刀是有去现世成为Idol的潜质的,不过她不会真的舍得把自己辛辛苦苦肝的刀们送去经纪公司的。不留着自己享受简直得不偿失。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主儿。不出三天就花光了数月来挖城出阵攒的小判给本丸添置了一台卡拉OK机,准备找某个清闲的下午开个歌唱大赛。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刀的支持,长谷部虽然开始对主人花光小判的行为摇头不止,但很快也没了异议,毕竟是主人想做的事情。即使有些心疼迅速瘦下去的钱包,但审神者觉得只要大家开心,花这小判就值。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本丸第一届“群刀歌唱大赛”开始了。

    因为持续了一个下午之久,每把刀都可以拥有发挥自我的空间。粟田口的各位作为主力唱了个尽兴,连鸣狐都开了口,苏得审神者浑身颤抖。青江和石切丸的合唱极其富有个性,一个总比另一个慢半拍但最后一句竟然还能完美地合在一起。清光和安定也合唱了一曲,配合默契得不得了,虽然两人都傲娇地不承认。岩融的大嗓门直接把今剑盖得死死的,但二人姑且还是唱完了一首歌。三日月也唱了一首平安时代的和歌,虽然因为年代太久远卡拉OK机里没伴奏,但天下五剑的清唱可是难得一闻的。审神者整个过程只需洗洗耳朵认真听。待轮到伊达组时,烛台切和太鼓钟早已准备就绪,连大俱利都被拉了过来,虽然是一脸的不情愿。但却迟迟不见鹤丸的身影。

    “唉?鹤丸哪去了?”审神者从花痴状态中回过神,视线在人群中寻找平日里总是无处不在各种活动都特积极的白色太刀。

    “鹤先生说他就不来了,让我们三个上就行……我也不清楚具体原因。”烛台切提起这个也是疑惑。

    “他说他五音不全。”大俱利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补充。

    “——啊?怎么会呢?鹤丸他不是鹤吗居然不会唱歌……唉,我还期待了好久呢。”审神者失望地垂下脑袋。

    “话说回来似乎真的没见鹤丸唱过歌呢。”

    “这样一想是的唉……”

    “音痴嘛哈哈哈我有人陪啦!”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一事儿。审神者的表情倒是越来越心塞了。

    “算啦算啦鹤丸他不想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主人不妨先听听别的刀的歌。”倒是今剑走上前来安慰道。

    如果说不愿意来的是大俱利或同田贯也许就没那么意外,但鹤丸居然有集体活动不来参加就令人不得不在意了。审神者不禁开始回忆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惹得他不开心,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而且鹤丸也不像是会赌气的那种。接下来的歌会就在审神者满心的心事中结束了,虽然主人最后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但大家伙儿玩得还是非常满足了。

   

    三日月坐在檐廊边如同往常一般喝着茶,眼中的新月深邃了几分,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日,三日月正准备依主命去锻刀室锻刀,靠近檐廊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若有若无的歌声。这歌声与乱的那种放声歌唱不同,似是低吟浅唱,大有不让自己以外的人听见之意。三日月巡声慢慢走去,却有些出乎意料地看到了坐在檐廊边的鹤丸。鹤丸应该是觉得四下无人,正一边剥着前几天刚丰收的毛豆一边小声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儿。鹤丸唱歌的感觉跟平时猜想的大有不同。毕竟鹤丸国永是以“爱惊吓”著称,大家曾猜测过他是不是会来个重金属摇滚之类的把大家都吓一跳的那种,虽然也并没有人证实过。

    而此时三日月眼前的鹤丸却是轻声哼唱着,看起来倒是比平时安静了不少。声音虽不大,却令人听起来很舒服,他本来的声音就是很清亮很好听的那种,在浅声哼唱中更加表现得淋漓精致。三日月不禁又接近了一些,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后倾听着。

    约莫过了两分钟左右,鹤丸停止了歌声,准备把剥好的豆子送去厨房,一转身却看到了三日月微笑着的脸,吓得手一滑豆子差点撒一地。

    “三……三日月?!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大概十分钟前吧。”三日月低头把散落在地上的几颗豆子捡起来送回碗里,“很幸运地听见了鹤的歌声呢。”

    鹤丸感觉自己平时的能说会道此时不知跑到了哪里去。总之他现在完全不知该怎么搭腔,只觉得尴尬,太尴尬,以至于整张脸涨得像个番茄。

    三日月没再说什么,只是坐在了鹤丸旁边,看着难得一见的满脸通红的鹤。

    “其实前几天的活动,鹤是想去的吧。”

    鹤丸的肩膀抖动了一下,似是被说中了的慌张,连忙把头偏向与三日月相反的一边。

    “为什么不过去呢?”三日月又靠近了一些,他现在迫切地想了解到这只鹤内心的深处。

    “我不擅长那些……”鹤丸依旧没有把头转过来,支支吾吾地回答,完全没了平时的自如,“我不能在别人面前唱歌。”

    “哦?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刚刚听到了鹤的歌,觉得非常动听呢。”

    “没……你别这么说啊!”

    “上次大俱利伽罗帮你说的理由是‘五音不全’,可我发现并不是这样吧,毕竟听说过鹤的前主也是善音律的。”

    “停停停三日月你越扯越远了啊!这跟前主有什么关系……”鹤丸有些不自在地冲三日月摆摆手,然后低头摆弄一旁的毛豆皮。

    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在鹤丸要以送东西为由离开之前被旁边的人拉住了。“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三日月轻声问道,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鹤丸愣了愣,最终叹了口气,再次在檐廊边坐下了。

    “因为歌,是有生命的啊。看似独立的一个个音符或是旋律其实都是包含着情感的,这是想避免也避免不了的。”鹤丸把视线送向了远方,像是在诉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就像乱,他是把对兄弟们的爱,对生活的爱通过歌声表达出来。还有石切丸啊,清光安定他们,每个人的歌声中都是含着内心深处的东西的。或许从前经历过的一切都会通过一个人的歌而算盘托出了,如果是很美好的经历或是情感的话倒是没什么,但如果将不想让他人了解和一点都不好的事情通过歌不小心流露出了,那岂不是太麻烦了。”说到这里,鹤丸苦笑起来,“有些过去的记忆,还是不要再出现为好。”

    说完这番话后,本以为对方会表示不理解,鹤丸正欲起身,却被再次被对方拉住了手。三日月依旧是带着笑意的,但和刚才却不完全相同了,似乎是掺入了一些特殊又复杂的含义。

    “鹤说的有道理,但不完全是这样哦。”

    “唉?”鹤丸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一向让人有些猜不透的天下五剑,有时比其他来说,自己也真是太浅显易懂了。

    “歌的确是有生命之物,但他并不是会将过去的一些全部吐露出,那不就如同盗贼一样了?鹤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歌也是温柔的,透过一个人的歌可以看到他心中美丽之物,绝非全是沉重的。就如刚刚那样……”三日月顿了一下,看着鹤丸略带惊诧的满月般的眸子温柔地说,“我在鹤的歌声中感受到了,鹤心中的美丽。”

    鹤丸听后沉默起来,但不一会儿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三日月你这人还真是厉害啊,我原先还以为你只会喝茶呢。”

    见鹤丸这样,三日月也轻笑起来。在他看来,沉重的表情是不适合这只纯粹的白鹤的,只有这种表情才最适合他。他忍不住揉了揉对方柔软的白发,轻声问道,“那么鹤可以为我唱歌吗?”

    “唉?现在吗?”

    “没错哦,刚刚完全没有听够呢,哈哈哈。”

    鹤丸看似思索了一下,但很快就同意了。他开口唱起来,声音依旧不大,正好他们两人可以听见。

   

【君に撮ってほしいんだ
仆のスナップをここで
その瞳 ファインダー覗いて じっと见つめて

レンズの向こう侧から
君だけにメッセージを
送るからね 唇の动き それだけで
読んで……

ねえ 仆を见る目が 热を帯びているよ
见られてる ことを意识して
シャッター押す指が 震えてるの それが
手に取るよう わかるからさ……】

   

    鹤丸停下来的时候,三日月却还没有从听歌的状态中解除,等鹤丸冲他眼前挥了两下手他才完全回到现实。

    “鹤的歌声太动听,以至于我忘记了回来呢,哈哈哈。”

    “油嘴滑舌的老爷子!”鹤丸脸上带着薄薄一层红晕,冲他笑道。

    “鹤唱歌的声音……跟鲶尾君有些像呢。”

    “是吗?以前似乎也被人说过模仿鲶尾的声音很像来着。”

    “但在我听来,鹤就是鹤。鹤的歌声是独一无二的。”
三日月微笑着说,“倒是这首歌还有一句鹤没有唱出呢,那就由我来补全怎样?”没等鹤丸回答,三日月很快地凑近对方的耳边,轻轻念出那最后一句。

    “可爱いよね……”

——————END

超级莫名其妙的一篇 应该不会有人看吧233

就只是想看鹤鹤对爷爷一个人唱歌而已~(捂脸

鹤球唱这个歌大概是在婶婶那里不小心听到的吧 嗯就这么设定了!

这文不是重点 其实我的目的是推歌 答应我一定要去听听好不好~~(打滚

不会有人理你的你醒醒!23333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