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网红的职业素养

主播爷×唱见鹤     大概就是网红×网红

文笔渣 有病 ooc 乱七八糟
果然我还是开这种一发完短篇比较好 不用填坑233

无时不刻专心秀恩爱给粉丝看 是一位网红的职业素养(bushi

——————————————

    鹤丸神秘兮兮地跑进来时,三日月正在准备两人的早餐。土司还在面包机里,牛奶已经温到合适的温度,整个厨房里弥漫着浓郁的奶香。三日月顺手把正在切的苹果片儿往鹤丸嘴里塞了一片,然后宠溺地揉揉他起床后还未打理的睡得乱蓬蓬的一头白毛并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带着清晨气息的吻。将这些每日例行做完后,接下来才问他有什么事。

    鹤丸急急地把苹果咽下去,眨巴着眼睛举起手机来,像是要宣布什么震惊世界的大新闻:“三日月,我们火了!”

    三日月没忙着去看手机,而是先琢磨起了这句话的基本内容。“火了”是指什么意义上的?他们一个知名游戏主播,一个人气网络唱见,大家都是网红事到如今还有什么火不火的说法。他淡定地低头将苹果装盘,转身关上温牛奶的炉火后才幽幽地问上一句:“难道,我们从前那都是假象?”

    鹤丸的头立刻摇得像拨浪鼓:“不是不是,你有没有注意到我这句话的主语?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我们’!我们两个,明白了吗?”

    三日月心中泛起一股好奇。拿过毛巾擦了擦手便走上去接过手机,浏览了几下后表情变得愈发地饶有兴致起来。

    整理一下从始至终的经过,事情的起因大概要从两年前说起了。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都似乎是在为当年埋下的种子浇水施肥,总有一天会长成猴面包树为世人所见。这一天的来到应该是早有预感的了。

    那时他们还没同居,因为鹤丸还在外地读大学,而三日月已经大学毕业要留在本市工作。但确立关系倒是已经有好几年了。那段与恋人暂时分居两地的日子令三日月整天没精打采茶饭不思,一有时间就给鹤丸打电话,似乎只有听到自家鹤的声音才能使他郁闷的心情好上一些。但通话时间总是有止境的,他还要工作,鹤丸也要学习,不可能每时每刻保持通话状态。小狐丸看不惯自家弟弟成天干什么都没干劲的样子,觉得他是寂寞了,便向三日月提议可以上网开个直播间跟人唠嗑解闷。三日月一开始是抗拒的,跟别人聊天哪能和鹤丸相提并论,比都不能比的好吗!但后来还是没抵住小狐丸的嘴炮攻击稍微尝试了一下,并不是纯聊天,而是在工作之余做一些游戏解说,找点事做至少能化解一些相思之苦。

    三日月玩的游戏种类数量都很少,大部分还是以前鹤丸告诉他的,也还都比较简单没太大技术含量。但这一尝试预料之外的异常成功,三日月头一次在x站开直播的那天下午人数爆满,80%以上都是一开始被颜值吸引过来,结果进去一看WDM这声音也这么好听就完全出不去了,更多的人纷纷慕名而来也不管玩不玩游戏,一个个都不负众望地路转粉。

    待到小狐丸抽时间过来看看情况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是粉丝上万的x站知名主播了,速度堪比直升机。当他看到三日月顶着这张脸就是解说个泡泡龙消消乐直播间都能人满为患时,不禁在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的同时也为他们的三条基因感到一丝自豪。

    当鹤丸得知这个消息时当时就在电话里惊呼起来:三日月你是在x站是吗我也在那儿玩翻唱啊!三日月内心狂喜,连忙去查找鹤丸并关注。鹤丸那边也转身就关注了三日月,激动得同宿舍的室友都以为他中了什么邪。但这能不开心嘛,几个月没上x站一回来就听说男朋友也入驻,这是不是说明他们又多了一个可以互动(tan qing shuo ai )的平台?何乐而不为呢。

    当天晚上两边的粉丝也双双炸开了锅。三日月粉见从不去主动关注别人的自家男神突然就关注了一人还是人气唱见鹤丸国永,其中一些人也是鹤丸的粉,见此情形立刻打开碗大的脑洞yy二人的关系。鹤丸那边的粉见消失已久的鹤丸大大突然回归竟不是发新歌而是为了点关注,也都炸到三日月直播间去搜集情报。

    比起三日月在直播间“靠脸吃饭”,鹤丸就较为神秘了。之前大概是一周上传一首歌,可能是动漫的op、ed,也有一些英文歌和流行歌曲,每首的质量都有保证。鹤丸靠着丰富多变的声线和苏倒众人的嗓音和唱功很快就攀到“x站人气唱见”前三之列。除了一些粉丝的评论会稍加回复之外基本都是发了歌就跑,从未透露过三次元信息,但这样一来反而更会吸引一些迷妹的注意,按一些网友的话来说鹤丸这叫“蜜汁禁欲感”。殊不知当事者当初看到这类评论笑得直接从床上滚下来。

    与此同时,两位主角对外界不闻不问,专心沉浸在恋爱的蜜罐子里无法自拔。三日月把鹤丸的所有作品都听了好多遍并全部收藏,鹤丸也时常去他的直播间里溜达,引起过不少次轩然风波。再往后三日月直播间的背景bgm干脆全换成鹤丸的歌了。一些粉在闲聊时也问过他们的关系,三日月一律笑而不语。

    而眼前的这种状态显然是对这种心态之人好奇心的催化。

   

    回到最之前的事,三日月认为最关键的导火索可能发生在昨天下午。当时三日月与鹤丸刚做完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帮鹤丸处理善后完毕后鹤丸表示反正都在浴室里了要顺便洗个头发。三日月就先出来了,抱着笔电准备趁这会儿弄一场久违的闲聊直播,刚一开直播间就不断有消息涌上来。三日月一边调整着摄像头一边以一句“好久不见”作为开场白。

    「啊啊啊男神你总算回来了!!!」

    「这几天去哪了呀?稍等让我先舔舔屏!」

    「前面的泥奏凯!要舔也是我先~」

    「趁乱表白三日月男神~♡比心」

    「几日不见,颜值只增未减啊嘤嘤嘤~」

    「哎嘿,今天怎么不用鹤丸大大的歌作bgm了?」

    经这么一提醒,三日月才反应过来加上bgm并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和一句谢谢提醒。

    「啊!!!男神冲我笑了啊!!!安详~」

    「我……大概是已经死透了吧……别叫醒我……」

    「不用谢~」

    「最近和鹤丸大大感情如何呢~贼笑~」

    三日月正准备说什么,鹤丸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因为头发没有擦干的缘故正向下滴着水,他专心地四处找毛巾以至于没注意到三日月正在客厅里直播,直接一嗓子喊道:“三日月你把毛巾放哪了?”三日月指指阳台示意鹤丸去那里找找看。而这时众人已有了些反应。

    「唉?家里有谁?」

    「听起来好有爱哦~毛巾什么的~」

    「呦~~~」

    完全不知情的鹤丸绕到阳台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毛巾的踪迹,又见三日月还坐在沙发上“玩电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日月!你在那干嘛呢也不来帮我找?”三日月连忙起身,“我这就来了!鹤在那边等一下,别站在窗口会感冒的。”

    「……??!」

    「卧槽??!!」

    「……鹤??」

    「我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我的天!不会吧!!?」

    三日月似乎察觉到了略有不妙,把脸移回镜头前急匆匆地道别:“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再见。”就退出了直播间帮自家恋人找毛巾去了。

    紧接着就到了这个早晨两人突然“火了”的这种境况下。仔细想想还是有预兆的。

   

    两人就这样站在厨房里翻看着评论区的一堆“祝你们幸福”“三日鹤一生推”“这cp够我吃几年”“太太们快产粮啊辛苦了”之类的言论,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们也从未想过刻意去隐瞒,但真是没想到会以这么突然的形式公之于众。还有不少人提议三日月不要把鹤丸藏起来快带来让大家都见见多好。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今早不知是第几次这样说道。

    没出十分钟他们就各自收到了来自烛台切光忠和小狐丸的轮番电话轰炸,点击接听键冲入耳朵的第一句话不约而同的都是“卧槽你们啥时候出的柜?!”

    好不容易安抚完了各家“家长”,两人才开始进行迟来的早餐。然而仅是一个早餐的时间过去,x站上已经有了数量可观的“三日鹤”同人手书、图文等。鹤丸在贴吧上看着一篇他跟三日月的虐恋情深同人文,看到自己被三日月操得死去活来的桥段时那内心的复杂是无以言表的。

    “他们明明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就直接认定我是下面那个啊?!”鹤丸在沙发上怒摔手机。

    “哈哈哈,看来大家的眼力都很好呢。”三日月一脸的“抱歉哦都怪我看起来就很攻”的表情在一旁笑道。

    鹤丸表示极度的不服气,即使大家说的是真相。于是他大胆地决定今天晚上要在三日月的直播间里露上一面,到时候说谁攻谁受还不一定呢。然而事实表明鹤丸他想多了,出现在镜头前还没来得及说话整个直播间就已经沸腾了。

    「哦哦哦!!!这就是鹤丸大大?!!」

    「终于露面了!!!」

    「鹤丸大大好!!我……我超爱你的歌!」

    「三日鹤同框啊我是不是到了天国???」

    「WDM!好白好瘦好美!!」

    「我感觉自己又黑又胖又丑嘤嘤嘤……」

    「鹤鹤好瘦(受)好可爱~♡」

    「两人都太帅了吧!犯规啊简直颜值都爆表了orz」

    ……

    鹤丸看得一怔一怔的,可不一会儿就被一些人的话逗得笑出了声,结果屏幕上又被“好可爱”刷屏。他也不再去想本来的目的,干脆和三日月一起与粉丝们互动起来,算是对之前一直都这么神秘的一种弥补吧,类似酬宾大放送之类的。有人问两人是在交往吗,三日月直接把鹤丸搂到怀里,没错我们已经同居了。也有人厚脸皮地问究竟谁上谁下,三日月再次笑而不语,想必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了。鹤丸不甘于一直被搂来抱去受三日月摆布,故意爆了很多三日月生活中的糗事,看着三日月吃瘪的样子感到成就感十足。最后大家请求让鹤丸直播唱首歌,今晚他也不想扫大家兴,反正这些年来辛苦经营的高冷帅气形象也已经完全碎成渣儿了,大大方方来了首英文歌的清唱。直播结束时,大家纷纷表示活这么久能有这样一个美好的晚上值得了。

   
   
    时下正值春季,是各种感冒病毒横行霸道的季节,很多人都因此不幸中枪,鹤丸便是其中一员。一开始只是头有点痛嗓子不舒服,随便吃了点药就没有去管。结果低估了病毒的强劲,三天后嗓子痛得一张口就感觉要喷火,别说唱歌了几乎说不出话,还发起了低烧。把三日月心疼得眉头都快能夹山核桃,二话不说给带到医院去了。

    医院里的人多得像是沙丁鱼群,三日月陪着鹤丸在拥挤的走廊里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座位打点滴。鹤丸先在三日月肩上睡了一觉,醒来以后感觉脑袋轻松了一点,但点滴还有大半瓶,于是这无聊病又犯了。这可为难三日月了,聊天吧鹤丸又不能多说话,他单方面说给鹤丸听吧又嫌没意思。最后三日月灵机一动,反正这里人这么多也没人注意,不如去直播间玩玩?鹤丸点点头表示可以。

    于是两位网红大人就这样任性地在医院里用手机流量开起了直播。

    「嗷~~~今天三日月男神居然上午就来直播了!可喜可贺!」

    「男神好~」

    「咦?看这背景不是家里吧?」

    「卧槽医院???」

    「唉?男神你怎么了?!病了吗?」

     「话说鹤鹤他在旁边吗?」

    三日月一句一句地回答:“大家好,这里有些嘈杂抱歉了……嗯,没错这里是医院,不过我没有事。是鹤他身体不舒服我来陪他。”

    「唉?鹤鹤他没事吧?!QAQ」

    「身体不舒服……哎嘿嘿你们昨晚干了啥~」

    「咿呀!不会是怀♡孕了吧!」

    鹤丸看到这些神留言都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才能表达此时的心情,三日月倒是淡定地呵呵笑着并说明只是流感而已。

    「啊~担心……」

    「让鹤鹤也出来下我们看看嘛~」

    「鹤鹤QAQ」

    三日月用眼神询问鹤丸本人的意愿,鹤丸耸耸肩表示不在意,于是就把手机向旁边拿了拿。碍于一只手扎着针,鹤丸只能侧着身用另一只手在镜头前挥了挥然后冲大家笑笑。

    「收获鹤鹤的笑容+1」

    「真好看~~」

    「身体不要紧吧?快好起来我们等着你的歌~」

    「小脸更白了,好心疼QAQ」

    「前面的也轮不到你心疼,人家有三日月男神照顾呢!」

    「啊我也想生病让三日月照顾~~白日梦」

    「鹤鹤在打点滴吗?摸摸小手~」

    「三日月要照顾好鹤鹤哦!」

    鹤丸看着形形色色的发言,有不少是要三日月好好对待他的,看多了觉得好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结果刺激到了嗓子又低下头咳嗽起来。三日月紧张得也顾不上在直播又是拍背顺气又是摸头的,引得直播间里对这种公然发狗粮行为唏嘘不已。预期今晚“三日鹤”标签的热度又要上涨了,各太太们找到了新梗,蓄势待发。

   
    大概是几个月后了。流感危机过去了以后两人都双双投入到工作中一段时间,毕竟这才是主业,饭还是要吃的。周六的晚上,鹤丸久违地上传了一首歌后想找点乐子,于是合上笔电缠上了一旁安静喝茶的三日月。

    “盯着对方的眼睛,谁先笑谁就输,怎么样?”鹤丸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早就盘算好了该做哪些搞笑鬼脸,“输了的人今晚就在下面,或者是戴着猫耳朵去直播间挖鼻孔,二选一。”

    三日月端着茶杯抬起头,露出一个处事不惊的微笑,“嗯,不过第一个条件免谈哦其他都可以。”

    鹤丸吐了吐舌头直说小气,虽然他心里早就猜到三日月会这么说,不过也无妨,看着三日月戴着猫耳挖鼻孔也是个难得一见的有趣的事。游戏就这样开始了,鹤丸首先做了个猪鼻子的表情,结果三日月不仅不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并没有气馁,继续表情进攻,把所有能想到的搞怪表情都做了一遍,然而对方从始至终不为所动。鹤丸突然有些后悔提议和三日月玩这个,谁知道这人玩这种游戏都这么强大。于是就这样僵持着,正当鹤丸有些放松警惕的时候,三日月眨了眨眼睛,虽然只是眨眼睛这么简单的动作但此时是真的崩不住了。鹤丸狂笑着倒在沙发上的时候内心在流泪,自己干嘛要作这死呢真是。

    “我原先就想着哪天鹤能打扮成这个样子就好了呢,结果这个愿望今天就实现了。”三日月毫不掩饰开心的表情,给鹤丸看了看手机上某太太画的鹤丸猫耳同人图并拿出了一个真正的猫耳头饰。

    “咿——”鹤丸连连后退几步,苦笑着求饶,“三日月你看这次就放过我吧啊?”

    “不可以哦鹤,要愿赌服输。”三日月带着亲切的笑容和猫耳朵一起逼近,“好吧不用挖鼻孔戴着这个就可以了。”

    鹤丸·不作死就会死·国永认命地带上猫耳与开心的三日月一同进了直播间。不知何时起这已经不是三日月一人的直播间,而是他们两人的代表了。先是有小天使问候两人最近如何,紧接着就有些眼尖的一眼锁定了鹤丸头上的猫耳朵。

    「今晚是猫耳福利??!」

    「啊啊啊猫耳鹤我死了!!!」

    「太可爱了orzzz」

    「两位刚刚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笑哭)」

    「截图!!」

    “都怪三日月啊……和他打赌超坑的!”鹤丸小小地翻了个白眼不满地告状。“鹤,在提出一个条件的同时要做出输的觉悟。”三日月揉了揉鹤丸的头发和“耳朵”,另一只手直接揽住了他的腰,把他吓了一跳,脸迅速红起来,嘴里小声抗议着。没想到三日月不知有个度继续靠近,鹤丸朝镜头前使眼色提醒他们还在直播,三日月只好停下来,一脸无辜地看向镜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直播间里的大家却激动得快要疯狂。

    「别停下来!!继续继续!!」

    「求投喂狗粮!!」

    「啊啊啊我果然是在天堂吧……」

    「你们只管继续!别管我们!」

    三日月从屏幕前回过头,视线投在鹤丸身上,眼神中带着藏不住的浓浓爱意。鹤丸心想不妙,但自己作的死总要自己来承担。在闭上眼睛三日月吻上来之前,耳朵里溜进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也是一种职业素养哦,鹤。”

    不知有多少人在默默地祝福着呢。

——————————END

我……我真的去学习了!!!

评论(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