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三日鹤]捕获一只长颈鹿【上】

算是校园pa(?)
渣 ooc 喝了一桶狗血
应该是以前看的一篇文章的脑洞(啥文章来着…)
大概就是上下篇这样

咸鱼了这么久 也该回报回报社会了(bushi

————————————————

    三日月跟鹤丸的相遇说起来其实还挺不靠谱的。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三日月捧着厚厚一摞刚从图书馆借来的参考书从二楼走廊经过。今天图书馆里人太多完全没有空余的座位,他只好临时决定把书借出来带到宿舍里看。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因为拿着太多书的缘故三日月的视线被遮挡得看不太清前方,突然不知被谁碰得一个趔趄,完全不给大脑反应的时间,手中的几大厚本法学著作就这样越过栏杆掉到楼下去了。

    按理说在三日月身上平时是不会发生这么奇葩的事情的,但此时此刻就这么戏剧性的发生了。

    还没等三日月做出反应,只听楼下砰的一声,下面本来就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这样炸开了。

    刚从楼下上来的室友岩融拍拍三日月的肩膀,哈哈笑道:“真行啊,你刚刚砸倒了一只长颈鹿。”

    三日月一愣,把手上剩下的书往岩融手里一搁就跑下楼去。等到他跑下去的时候,扒开围观的人群就看到了岩融所说的那只长颈鹿,瘫倒在地上,艰难地移动着长脖子和笨重的前腿,脑袋上还盖着一本《论法的精神》,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爱得不行。

    长颈鹿是促销用的大型布偶,据推测应该是校园餐厅里的新窗口为宣传想出的并不新颖的方案。三日月有些紧张地观察着那只被打倒的黄黑相间的生物,毛绒套里的人努力动了动,却只是将脸上的书抖掉的程度而已,笨拙又傻傻的动作惹得人群一片哄笑。三日月有些不忍心又带着些许歉意地走上前去屈身拔下了长颈鹿的头套。

    毛茸茸的棉套里露出一张白净秀气的脸。

    布偶里的少年如梦初醒般地摇摇脑袋,银发被汗水浸湿,有几绺还贴在了脸上,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当事人毫不在意地咧开嘴笑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似乎完全没有感到难堪。

    “还真是吓到我了啊——”他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离他最近的三日月,“是你帮了我?”

    三日月略显尴尬地放下手中的长颈鹿头套,顺便捡起落在地上的几本书。“嗯……”他小声说,“不过我同时也是害你摔倒的人……抱歉。”

    意料之外的并没有得到一句埋怨,三日月抬起头的时候对方正在疏散周围的人群,他依旧坐在地上,笑呵呵地说着“没事啦没事啦都散了吧”,大家见也精彩的部分也基本看完了没什么了围观的,很快就纷纷散开各做各事了。附近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少年侧身撑着地面拖着布偶外套站起来,把遗漏在花坛边的一本《法理学问题》递给三日月,眨了眨眼睛:“你是学法的?”

    “我是法学系的,三年级。”三日月接过书答道。

    没想到对方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里面射出崇拜的目光,“唉唉?难道你就是法学系的三日月宗近前辈吗?!”

    “……是。”

    这种情景三日月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并不是他自恋。这样一位颜值高而且成绩优异品行端正数次被作为学校榜样表扬的法学系高材生,真的是不出名也很难。虽然大多数女生首先注意到的都是脸。

    “吓到了吓到了!被这样的前辈砸到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幸运?”少年歪了歪头,看起来挺可爱,又埋头捣鼓了一会儿布偶服的拉链,不久从中探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我是一年级的鹤丸国永,美术系。前辈以后请多指教啊。”

    三日月握住那只手,感受到比自己略低的温度,并回以一个浅浅的笑容:“请多指教。”

    然而没过个几秒,刚刚在三日月心中建立起的“纯良小学弟”印象就轰然崩塌。鹤丸的笑容开始向狡黠转变,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后说道:“不过前辈用书砸了我是真的,看看~这么厚的几本书啊——不趁机讹一下有些吃亏了呢你说是不是,三日月前辈?”

    三日月笑着的嘴角抖了抖,但还是点头承认,毕竟的确是自己不小心砸了人家。鹤丸嘿嘿一笑一只手抱着刚脱下来的布偶外壳,一只手自然地牵住三日月的手,整个人灿烂得像是在闪闪发光:“打工已经结束了,那么就先陪我去还这个,然后就去请客吧。”

    好在鹤丸也没有所谓的狮子大开口。还回了布偶服后两人到学校对面的奶茶店喝奶茶,虽然鹤丸的那杯因为加了不少料比三日月自己的那杯贵了近一倍。不过捧着各自的杯子坐在开着空调的店里聊天倒也是惬意。鹤丸和看起来一样很健谈,似乎任何事情都可以让他打开话匣子,从喜欢的电影到讨厌的食物,从最爱的画家到哪门课程最无聊,完全是无缝衔接。

    “对了,”说了很久以后,鹤丸顿了顿,不经意似的问道,“前辈你有女朋友吗?”

    三日月摇了摇头回道:“没有。”

    说来倒有趣,三日月明明几乎所有玛丽苏男主所具有的特质都集齐了,却是真的没有女朋友。向他告白或者递情书的女孩子绝对是一抓一把,但没有哪个令他产生过恋爱的感情,姑且也就不去想这种事情。

    听到这个回答,鹤丸却没心没肺地笑了,开心得那么理所当然让人不知怎样去询问缘由。

    看着鹤丸慢腾腾地用吸管搅动着奶茶里的珍珠,外面的阳光透过店内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照在他柔软的银白色发丝和线条柔和漂亮的侧脸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与其金色的瞳孔相呼应,给人一种蜂蜜和糖霜混合的甜蜜感觉。三日月不自觉地盯着看了好久,直到视线与那双蜜糖般的眸子重合才悄悄收敛回去。

    有些大意了啊。

    离开之前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是三日月提议的,说是连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今后该如何“多多指教”。实际上心里想象着下一次与这位“长颈鹿先生”相遇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tbc

渣短渣短w
后续啥时候?我也不知道呀w(你走开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