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捕获一只长颈鹿【下】

极渣 ooc
良心告诉我该填坑了

—————————————

    再次见到鹤丸国永是在一个星期以后了,毕竟法学系和美术系的教学楼离得挺远。鹤丸穿着浅色的卫衣和卡其色的休闲裤站在一棵树下远远地朝三日月挥手,袖子卷上去了一些,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小臂,两条腿笔直修长,风一吹上衣的两条装饰绳就荡秋千似的摇来摇去,看起来很是清爽。跟那次布偶下的憨态可掬的形象差之千里。

    “今天不用打工?”三日月走到他身边,看了看不断往下落叶子的树,又看了看树下白得耀眼的鹤丸。

    “那份工作没啦。新窗口开业了三天就关闭了,据说是难吃到可怕。”鹤丸摊摊手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真遗憾啊,糟糕到这个吃惊地步的食物我还没来得及尝一下。”

    还真是一种奇特的遗憾呐。三日月嘴角刚刚上扬,下一秒就被对方拉住了手。“啊——三日月前辈你快看你手里是什么?!”鹤丸突然惊叫道,并往三日月手里飞快地塞了个小东西,然后退到一边做出惊讶万分的样子。

    三日月摊开手心一看,是几个绿油油的“毛毛虫”,但也是徒有其表,实则只是杨树花而已,这就可以解释鹤丸刚刚为什么一直守树下了,原来是在等待恶作剧的目标。如果是一些胆小的女生的话恐怕早就吓哭了,而三日月认得这个花不说,他对真的毛毛虫也没有那么过敏。此刻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像小孩子呀好幼稚但好像也挺可爱的。

    等了一分钟左右一直在期待三日月受惊的样子的鹤丸国永见恶作剧目标从始至终都淡定得不行,失望得眉毛都塌下来了。“你不怕这个?”鹤丸有些不甘心地捡起地上的花看着三日月,“明明上回把大俱利吓得脸都白了来着。失算了失算了……不过还挺有趣的对吧,这个东西?”

    三日月觉得有点好笑,装作不经意提道:“说到有趣,我觉得你那天黄白皮肤,长长的脖子毛茸茸的样子还挺有趣的。”

    没想到对方认真地努力抻了抻脖子,然后僵硬地扭过头来问他:“这样吗?”

    三日月猝不及防没崩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觉得又冷又滑稽得可爱。

    鹤丸盯着三日月笑着问:“前辈,你开心吗?”

   “啊……还可以。”

    “我让你这么开心,你也让我开心一下?”

    “唉?”虽然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三日月却明显感觉钱包一紧。

    鹤丸把杨树花丢到一边,不大的一张脸上堆满了可怜兮兮的笑容:“让我蹭顿饭呗~生活费上个月买画具用光了,新的兼职还没找到。三日月前辈,我想吃蛋包饭。”

   
    坐在餐厅里看着对面的人对着一份蛋包饭大块朵颐,仿佛是两天没吃过饭。三日月严重怀疑自己前些时候砸倒的不是一只长颈鹿而是一只饿狼,而且这只狼偏偏还长了一副纯白无辜的外表,时不时卖个萌令人没辙。解决掉一半左右的时候,鹤丸的速度才渐渐放慢,咬着勺子含糊不清地说着谢谢前辈。

    “你是美术系的没错吧,主要学的是什么?”三日月拍拍鹤丸的脑袋示意他慢慢吃,然后话题一转问道。

    “嗯……目前在专攻油画。”

    “怎么样?”

    “你这样让我自己评价我也说不出什么啊,看个人的看法啦,一千个观众眼里还有一千个奥特曼呢。”

    三日月也懒得去吐槽那奇怪的比方直奔主题:“这样,在你找到下一个兼职之前在可以一直请你吃饭,但你每个月送我一张画,你看如何?”

    话音刚落就听见勺子掉落在桌子上的声音。鹤丸激动地浑身颤抖,就差眼睛里咻地冒出几颗亮闪闪的星星,他一把抓住三日月的手:“我……我看到神明大人了!”

   
    就这样建立起了这种奇特的关系。不少人都发现,从来都是一人吃饭一人学习一人回宿舍的“孤高”的三日月宗近身边最近多了一个白乎乎的身影。除了每天一起去吃饭,互相为对方在图书馆占座位之外,那位神秘的学弟连洗发水没有了都能穿越几个教学楼去三年级那里借。经常刷排位时被来回开门的声音干扰得狂输而叫苦不迭的两位室友君——岩融和小狐丸表示,三日月你干脆搬到一年级的宿舍去好了这样两人还能天天腻在一起。

    月末,鹤丸带三日月去画室看送给他的画。映在画纸上是一轮镶嵌在深蓝色夜空中的金色的新月,周围有着点点繁星点缀,美妙绝伦。鹤丸拉拉三日月的衣角让他猜这画的是什么。

    “夜空中的月亮?”三日月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猜,又不是什么抽象画。

    “错啦!”鹤丸神秘地笑笑,“是你眼睛中的月亮。”

    三日月愣了愣,随后就笑了起来,笑得发自内心,眉眼都弯成了月牙儿。他走过去摩挲着画框,眼神不自觉地变得异常柔和,似乎轻轻一拧就能拧出水来。“谢谢,”他轻声说,“非常美,我很喜欢。”

    “前辈你喜欢就好。以后我的伙食就继续请你多多关照啦!”鹤丸歪着脑袋笑得没心没肺,脸颊泛着浅浅的玫瑰色,开心得像是吃到了嫩叶的长颈鹿,温顺又毫无防备。

    那一瞬间,三日月突然好想揉揉那头看起来手感就不错的银白色发丝,再将这个人拥到怀里包裹起来。

   
    当天晚上,三日月睡前正要将手机关机突然发现了一条未读信息,发件人是鹤丸国永。打开一看只写了简单的三个字:[交往吗?]

    三日月小小地惊了一下,然后轻轻一笑,明知故问地回了一句:[为什么?]

    [前辈!没人告诉你这是一条潜规则嘛?不可以这样问的!]

    [怎么突然不回了你是故意的吧前辈?!]

    [咿——]

    [好吧……我喜欢你,三日月前辈。]

    想象着对方气急败坏又害羞地认输的样子,三日月的心里像开了杨树花似的有些发痒。他带着那愉悦地快要飘起来的心情轻轻敲出两个字:[好的。]

    这样一来,这只长颈鹿就算是被他完全捕获了吧,虽然之前就认为这是迟早的事。以后的日子,真是想一想就甜得能叫人笑出声来。三日月这样想道。

——————————end

我……我日更了!日更的雫里还是雫里吗卧槽!?(憋理我
叫我烂尾大王好了 又是篇不明觉厉的渣文😂
对不起大家的眼睛orz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