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三日鹤]限定触碰

摸鱼段子
渣文笔 ooc
非常的不明觉厉! 自我娱乐233
私设:鹤球的链子碰不得!w

全程在闹 都是バカバカバカ!!!

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一篇文了(?)因为开学就要联考 然而我作业都没写完呵呵orz
—————————————

    快要吃午餐时,五虎退还在抽抽噎噎地哭,那股委屈劲儿完全没有消减下来的意思。乱藤四郎气鼓鼓地叉着腰,小脑袋毅然决然地扭向一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开”的气场。

    一期一振正轮流抚摸着两位闹脾气的弟弟的头顶试图让他们暂时平息下来,至少等到大家都用完餐之后再继续生气,然而平时都非常有用的伎俩在此时却并不是很奏效。其余粟田口短刀们虽然没有表现得这样激烈,但每个人都用着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一脸冷汗瑟瑟发抖状缩在桌角的罪魁祸首——鹤丸国永。

    烛台切光忠端着一锅热腾腾的味增汤无奈地站在桌边。不用猜,一定又是本丸万年搞事王又干了什么弄哭小短刀的事,而且这次貌似把一整个粟田口都给惹了,看这阵势说不定要全员兴师动众。

    抱歉了鹤先生,咱们组这次说不定保护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但在此之前可以先让我把汤放桌上好吗,在这种氛围谁还敢过去啊!

    “啧……喂!”旁边帮忙端碗的大俱利伽罗脸黑得像那阴天的夜空,整个人都透着不爽。他走到桌角用空余着的一只手有些粗暴地碰了碰鹤丸的肩膀,“你自己惹下的事赶紧解决,该道歉就去道歉!”

    我不想解决?这不都道歉一个多小时了可没人理我啊……鹤丸无助地抬头用眼神寻求帮助,结果大俱利转身就麻利地走了,整个过程雷厉风行没有一丝怜悯,连烛台切都刻意地不往他这边看。

    ……

    呵呵,什么伊达专业舞见,解散吧。

    “那个……对不起,真的!”鹤丸顽强地站起身开始进行他今天上午的第五十三轮道歉,“让我做什么弥补都可以,所以……五虎退你能别哭了吗?啊我知道错了呐!求你别再那样瞪我了好吗?乱……哥?”

    可“乱哥”不吃这一套,他用那双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凶神恶煞地瞪了有一分钟,在此期间鹤丸就跟受刑似的乖乖地不动,似乎做好了连身为平安刀的尊严都舍弃掉的觉悟。本以为这次应该差不多了,结果乱再次倔强把脑袋扭到一边:“哼!”旁边五虎退依然在抹眼泪,四周更多的眼刀袭来。

    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太惨了吧。烛台切和大俱利默默回厨房不忍观看。

    “一期哥,鹤丸先生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乱绷着小脸开始控诉,“今天上午在檐廊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很漂亮,就走过去碰了碰他脖子上的那个金色的链子,结果被狠狠地推到一边,撞倒了五虎退。他还用很凶的语气和表情冲我们喊:‘不要碰!’”

    “唉唉?!我只是……”

    “鹤丸先生别想抵赖!你平时对我们做了不少恶作剧,结果我仅仅是碰了一下你就是这种反应,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啊!”乱气愤地说完这一番话,也许一期刚刚的抚摸在这时奏效了,开始泛委屈,撇撇嘴下一秒似乎就可以哭出来。

    鹤丸心中大喊不妙,这下子就是惹哭了两个。更何况自己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不如说当时似乎是有些失控。这样下去,弟控一期也许就要……

    “鹤丸殿下。”

    刚想到这里,耳边就传来了一期只有在愤怒时才会出现的冷静得可怕的声音。一期一振面露“温和”的笑容:“您跟我过来一下可以吗?”

   
   

    
    鹤丸第五次逮住跑掉的老虎并且华丽丽地被溅了一身水时,他感觉自己的刃生是如此的悲哀,比起身体累,心更累。

    一期把那件事告诉了审神者。依照主命,鹤丸被罚当天的午餐不许吃,连续一周负责五只老虎的洗澡工作,一个月的小判被扣除用来给乱买小甜点吃,再加一个月的马当番。如果这都不算什么,那么最令他感到绝望的是——他心爱的铲子被没收了,就是特别好用可以很快地挖出一个大坑造陷阱的那把。

    心要死掉了……

    “鹤呦,这是在做什么?”

    鹤丸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笑吟吟的三日月宗近,旁边是在吃油豆腐的小狐丸。

    他甩甩手:“这不,挨罚呢。”

    “那可真是糟糕,话说刚刚的午餐就没看到你,鹤又闯了什么祸惹主上生气了?”

    一听这话,鹤丸又蔫儿了:“那可不止,我应该是把整个粟田口都给得罪了,今后的日子不好过啊——”接下来,他就把今天上午的血泪史又给复述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个……”鹤丸有些苦恼地指了指自己颈上的金色锁链,“如果被别人碰到的话就会非常不爽,自己都控制不了。上回光忠不小心碰到,我也没忍住向他发了脾气。”说到这里,鹤丸重重地叹了口气。

    “哦?”三日月那双带着新月的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似乎带了些困惑。

    “应该是一种本能反应吧,毕竟谁都有不想让人触碰到的地方。”小狐丸嚼着油豆腐漫不经心地提道,“就像是兔子的耳朵摸不得,狗的尾巴揪不得……之类的吧。”

    这是怎样一种奇怪的比喻,但竟然无言以对。

    “我来试试看。”小狐·无聊作死·丸吃完了油豆腐,拿纸巾擦了擦手就探向了鹤丸的后颈的金链子。

    “靠!你干什么?!”鹤丸瞬间愤怒值爆表,打掉小狐丸的手并把他狠狠地推到一边去了。金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受惊后自保的小动物。

    猝不及防的小狐丸被推得一个趔趄,吓了一跳,愣了几秒后强作镇定地摊摊手:“看吧,本能反应。”

    三日月却不说话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啊啊啊看到了从没见过的鹤像小动物一样好可爱啊啊炸毛了啊啊好想捧到手心里填到嘴里好想推倒以后摸个遍然后再xx再oo最后哔——……

    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知道那样的话人设会崩。

    三日月露出一个端庄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可以让我碰一下吗,鹤?”

    “不行不行!”刚刚回到正常状态并且向小狐丸道过歉的鹤丸后怕地直摆手。尤其是三日月,他绝对不想以那种态度面对。然而已经说晚了,三日月的手已经探上了他的后脖颈,然后抓住了那条锁链……

    唉?

    鹤丸任由着三日月在他背后把玩,却没有一丝不爽或者是生气的感受。他回过头正好对上了三日月带着笑意的眼睛,对方摸了一会儿金锁链,开始抚摸他的颈项,再到头发,像是在爱抚着心爱的宠物。

    居然一点都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

    小狐丸极度不爽地在一旁嚷嚷:“喂鹤丸!你刚才那样对我还推我是故意的吧?对吧?!为什么三日月就没事?”

    “哈哈哈,”三日月这时才松开了已经有些懵的鹤丸笑道,“小狐丸,你刚才的比喻说得并不准确哦。”

    “哈?”

    “兔子的耳朵摸不得,当然除了它真心接纳真心喜爱的人。鹤也是一样,这一点还真是可爱呐。”三日月再次揉了揉鹤丸的脑袋,柔声道,“是限定触碰呢,爷爷我很高兴哦,哈哈哈。”

    鹤丸感觉自己的脸在迅速烧起来,思绪像是一个大大的气球啪地一下就炸开了,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去回应。但心中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破了。

    原来是……这样啊,自己对三日月的感情。还真是吓到了……

    忽然间手被拉住,然后覆在了对方的胸口上,可以感受到每一次心跳的律动。三日月用温柔得令人浑身酥麻的声音说道:“我的一切也全部属于鹤,这也是限定触碰哦。”

————————end

小狐丸:mmp

文风严重崩坏 这都是什么鬼orz
轻喷2333

评论(1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