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ずく

复读 没时间写文跳坑果咩orz

A团黄担
all2
我是只属于nino的智龙迷城

[三日鹤]旧识【下】

来了来了w
发完 又要再次投入学习了(咳咳233)

近期潜水

—————————————

【3】

    拿加班费拿到手软的滋味鹤丸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尝到。

    嗯,其实也还不错。

    如果没有那些瘆人的传言就更好了。

    搬来和总裁一起工作的第三个月,鹤丸国永这样想道。

    从前都是把自己的那份工作做完之后准点回家打游戏的,在月末把算不上多也算不上少的工资一领完事儿。可现在他处理完手头的以后,前脚还没抬起来就被面前厚厚一摞新的文件压回座位上,这时候如果抬头一定会看到三日月那张和蔼的笑脸。

    咳咳。

    那就不抬头好了。干干干。

    其实工作只是看起来多,实则都是些重复的东西,偶尔有一两个数据错误更改过来就好了也都不是大难题。但那加班费可不是个小数目,简直要比自己以前的工资翻了几倍还不止。就是在公司待的时间多一些罢了。

    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表现得这么“上有老下有小”缺钱缺到只能啃泡面吧。

    可这就是那些传言的根源所在了。

    以前在技术部的同事太鼓钟贞宗一脸诡秘地悄悄跟他说:“唉鹤桑你知不知道现在全公司都在传新来的那位月总是想潜♚规♚则你。”

    “啊?”鹤丸懵逼。

    “你看有哪个新老板给上任没几年的员工一下子搞到总裁秘书的?还连续给他加班三个月,工资又高得离谱,这……”太鼓钟顿了顿稍微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这是包♚养吧?”

    “包♚养你妹啊!”鹤丸把一卷复印纸往他头上一拍,“这是扶持员工,扶持你懂?”

    太鼓钟捂着脑袋半信半疑地点头,不一会儿就听见长谷部的怒吼声,便告辞回去工作了。

    鹤丸抬脚向总裁办公室走去,刚才说的话连自己都无法完全说服。但叫他承认是被总裁包♚养的小白脸秘书就完全是在开国际玩笑了。

    我是正直的员工。

    我爱工作工作爱我。

    走到办公室的玻璃门边就看到三日月身着一件藏蓝色剪裁得体的西装,领带正打了一半,整个一整装待发的模样,从头到脚的搭配看起来帅气得令人倒吸冷气。听见背后的动静回过头来嘴角微扬,冲鹤丸示意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胸前还未完工的领带:“鹤可以来帮我吗?”

    鹤丸微怔,几秒后走上前去把复印纸搁桌上开始着手为自家上司打领带。毕竟是秘书,工作还是要到位的。触碰到高级布料的光滑表层,呼吸变得有些紊乱,眉心处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也许一抬头就毫不费力地吻上了……

    咿——!!!停停停自己在想些什么?难不成被那些成日里背后说闲话的人拉低了智商?感觉整个人都不对了。

    对方可是那个当年追杀他一年还露出那种可怕表情的人啊。

    虽说这只是当时小孩子的想法而已……

    总之被潜♚规♚则什么的怎么可能?!

    “鹤?”

    猛然拉回思绪,收得过猛险些断线。鹤丸摇了摇脑袋茫然地对上对方的视线,却见三日月忽然笑出了声,笑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抖。鹤丸疑惑着,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却感肩头被轻轻拍了一下:“你准备一下,跟我去个应酬。”

    哦……不是去约♚炮啊,吓死了。

    “你刚才在笑什么?”鹤丸忽略重点,略带不满地眨了眨眼睛,等待着三日月的回应。

    已经整理好领带开始整理东西的三日月闻声看过来,思索了一下:“因为鹤还是很以前一样呐,很容易就会紧张起来。”他微笑起来,声音变得异常温柔,“样子非常可爱。”

    ……

    裁判,这人犯规。

【4】

    “三日月……你家在哪你倒是说啊……唉唉别!别倒啊我要扯不住了……救——命……”

    鹤丸国永此时感觉非常的心累。陪三日月去酒会应酬,一脸懵地跟着转来转去,最终收获了醉成一摊泥的总裁大人×1

    因为是秘书,送三日月回家的重任就落在了他身上。

    这可难为他了,记得来的时候车停得还蛮远的。于是鹤丸就拖着一个比自己高也比自己重的人形麻袋走了好久。即使是一个颜值比较高的麻袋但此时对于鹤丸来说意义差不多。

    累死了——

    而且谁知道他住哪儿呀,在人前明明酒品还不错到最后都基本清醒,但为何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就完全无法交流了呢?鹤丸拍拍他的脸,开始尝试对话。

    “……月总?”

    “……”

    “三日月宗近?”

    “……”

    “三日月?”

    “什么事……鹤?”

    还带条件触发?鹤丸眨眨眼睛仿佛发现了新世界。这时才终于到了车里,鹤丸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把三日月扶到后座,抓紧这个机会问:“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

    “我家?”三日月半眯着眼睛,“这里不是吗?”

    “不,这里是你的车。”鹤丸努力让自己耐心下来循循善诱,“你每天去公司之前待的地方,你洗澡睡觉刷牙洗脸的地方。”

    “鹤在这里啊……那这里就是我家。”三日月貌似还是不太清醒,垂着脑袋小声说。

    ……呵呵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你同居过。鹤丸·作死·国永揉揉三日月的头发,发现他没什么反应,顿时蛰伏已久的恶趣味就这样上来了。这种大好时机难道不应该好好“蹂躏”一下?顺当弥补小时候恶作剧不成的遗憾了。

    嗯嗯,头发手感不错,脸也不错。话说这么近看的话的确是很养眼啊。鹤丸不禁开始怀疑起小时候留下的可怕印象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明明现在看起来还挺无害的。

    猛然间手被抓住,鹤丸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急忙想要缩回手却没能成功。只见三日月睁开眼睛,眼底的新月在深蓝的海底荡漾,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找到你了呢,鹤。”

    鹤丸的脸颊顿时不争气地烧起来,他有些犹豫地低声问:“你……还记得当年的这事?”

    “嗯,这次应该不会把你放跑了吧。”三日月坐起,反身把鹤丸压在车门边,神智要多清醒有多清醒。

    “你刚才是装的?!”鹤丸忽然有一种日了狗之感,虽说他现在会不会被日也尚且不好说,而且对方也不是狗,是身高腿长颜好的总裁大人。

    完了,被套路了。

   这特么就是潜♚规♚则。

    活了二十多年鹤丸再一次觉得自身难保,比当年垃圾箱里的经历更甚。

    “当年一直没说出口的那句话现在是时候说了。”三日月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鹤长大以后,就嫁给我好了。”

    毫无悬念。当日,鹤丸国永,卒。

    地点,三日月宗近的车里。

    顺带身心也一并被三日月宗近回收了。

【5】

    “潜♚规♚则?没有哦。”

    数日后,面对鹤丸的拷问,三日月·老司机·宗近淡定地扬起了一抹笑容顺带在鹤丸腰上揩了把油,“只是单纯的想和鹤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而已。”

    “唉三日月你别碰我腰!疼疼疼……”

【6】

    “呐鹤桑鹤桑!”在茶水间看到鹤丸的太鼓钟急匆匆地跑过来,略带担忧地看着他,“最近关于你跟月总的那些风言风语越来越猖獗了啊……不去公开澄清一下吗?”

    鹤丸平静地喝了一口速溶咖啡,摊手道:“没什么好解释的。”

    “唉唉?”太鼓钟倒是比他本人还要操心,大有皇帝不急那啥急之感。

    “小贞,好好工作,别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鹤丸轻轻点了点他的脑门儿,漫不经心地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喏!看你最近挺努力请你吃顿饭,记得来啊。”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开了。

    太鼓钟在原地呆了片刻,低头看了看信封。

    几秒后公司茶水间里爆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鹤鹤鹤桑你来真的啊!!!”

    鹤丸国永摸了摸口袋里剩余的几张婚礼请柬,耸耸肩。

    可不是吗。

——————END

总算坑完了orz
感觉自己越写越渣自己都不好看第二遍了
护眼233

   

   

评论(1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