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ずく

复读 没时间写文跳坑果咩orz

A团黄担
all2
我是只属于nino的智龙迷城

[三日鹤]EAT AN APPLE

没错我诈尸了
嘘…
不明觉厉的渣 现pa从小到大的故事?

—————————————

0.

    “袋子里装着什么?”

    “苹果。”

    “怎么又是苹果?再吃下去我的眼睛都快变成两个苹果籽儿了——”

    “那我明天不拿来了?”他轻笑,看着半瘫在椅子上一捏一捏地糟蹋着颜料瓶子的人。

    “……嘛,算啦,我会吃的哦,谢谢。”对方也冲他笑,眉眼弯弯点缀在白皙的脸上说不出的好看。

    ……

    他拿起来咬下第一口。

    最初播下种子的人往往都是浑然不知的。

1.

    鹤丸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时就由衷地在心里感叹这真是一个漂亮的人。

    三条一家是不久前才搬到这附近的。看着这个在母亲身后乖巧地跟着问候的人,鹤丸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眼睛中有月亮的小哥哥。

    “鹤酱,”自己的妈妈在不远处唤他,“这是我们的新邻居,快来认识一下三日月哥哥!”

    鹤丸跑过来,用略带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小心翼翼地开口:“三日月哥哥?”

    “嗯,”对方对着他温柔地笑,“你好,鹤。”

    面对着这个笑容,小鹤丸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有处地方有些微妙地发痒。究竟是怎样笑得这么好看的呢?

    趁大人们寒暄的间隙,鹤丸带着这位刚认下的小哥哥溜去自己的房间。两人不久便完全熟络起来。三日月是个优秀的倾听者,坐在床沿静静地听鹤丸一件件说着今天幼儿园里发生的各种鸡毛蒜皮的小趣事,完全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显露出不耐烦,而是认真地听。说到有趣之处会笑起来并适时发表自己的见解。这令当时还是个小话匣子的鹤丸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快乐。

    “呐呐,今天美术课时老师教我们折了千纸鹤哦!”

    “哦?真想看看呢!”

    “我现在去拿。”鹤丸兴奋得眼睛闪闪发光,像一只得到鱼罐头的小白猫。他连忙踩着凳子去够摆在柜子上的纸鹤,却没想一脚踩空摔了下来。虽不是很高但也疼得不轻,他坐在地上抱着发痛的膝盖不禁眼泪汪汪。

    “鹤!”三日月见状立刻起身跑来,一脸担忧地检查鹤丸有没有摔伤,再发现并无大碍后松了一口气。揉揉鹤丸白茸茸的脑袋,“没事吧?小心一点啊。”

    也不知是想撒娇还是真的摔得很疼,这揉的一下就成了催化剂,令他直接就哭出来了,埋在三日月暖暖的怀里呜咽。三日月也有点不知所措,只能抱着这只流泪的白团子思考着怎样才能让他重展笑颜。

    “鹤,不哭了好吗?”

    “呜呜……”

    “想吃东西吗?”

    “……”

    “我来给鹤切好吃的苹果,怎样?”三日月绞尽脑汁想到了自己口袋里今天被老师奖励的苹果。

    “嗯……苹果?”

    “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来。”明明自己也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孩子,三日月脸上却写满了令人信服的认真。他把鹤丸带到床边坐着,然后去了厨房,几分钟后端着一只水晶小碟子过来。鹤丸定睛一看,是一只只被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排着队趴在碟子里,可爱得令人心里发软。他瞬间把举起抛到九霄云外,拿起一块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随后便惊喜地叫起来:“三日月哥哥真厉害!”

    虽是再普通不过的苹果,他却觉得比之前的任何一个都要美味。

    三日月看着小白团子亮闪闪的金色眼睛由衷地笑起来。微微低头,在额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大概比苹果还要甜一点吧。

2.

    “今晚有空吗?”

    “嗯?”三日月正将室内鞋锁到柜子里,蹙眉思索了一下后略带遗憾地回答,“今晚要补习啊……鹤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约你去我家看新买的漫画而已,要学习的话就没办法了。”鹤丸看似不以为意地低头换鞋子。

    “真遗憾——”

    “没什么遗憾的,等你考完试我们有的是时间呢!”鹤丸换好了鞋子站起身来笑着拍拍三日月的肩膀,“给我好好加油啊,准考生?”

    “嗯,我会的。”三日月反手覆上肩头那只手似是示意他放心,“鹤明年也要努力啊,这样才能进同一所高中。”

    “你的迷之自信从何而来?知道了知道了,这种话我妈都不知说过几万遍了。”鹤丸把手收下去,带着吐槽性质地回应道。

    三日月已经拿好包,在门口逆着光侧过身来,画面像是漂亮的旧照片。“你接下来怎么安排?”

    “既然你要去补习,我就和光忠他们去打棒球好了。”鹤丸无奈地摊手。话音刚落就听见操场那边传来的呼唤声:“鹤丸!你来不来啊?”

    “等我一下!”鹤丸将手放在嘴边做出喇叭的形状大声应答着,又从柜子里掏出球棒和手套,啪嗒一声关上柜门。举手投足处处散发着这个年纪的少年特有的阳光和锐气。

    “对了!这个。”三日月突然想起了什么,在书包里翻找起来,半晌掏出一个红红的苹果。他递到鹤丸手边:“你拿着。”

    “这是……?”鹤丸疑惑地接过。

    “苹果。”

    “有毒?”

    “嗯,下了点。”

    “好了吧你!”鹤丸笑着凑过去用手肘轻撞对方的腰,“给我苹果做什么?”

    “鹤中午没好好吃饭吧。”三日月眨眨眼睛,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肚子空空地去运动会不舒服,但又不能吃过饭再去,就拿这个垫一下。”

    被发现挑食的家伙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啊哈哈……因为都不好吃嘛。”

    “话说回来,鹤很久都不叫我‘哥哥’了呢,明明小时候叫得那么甜。”转身的间隙,三日月忽然提道,并做出一副无比受伤的样子,但上扬的嘴角没能逃过鹤丸的眼睛。

    “那是当然的吧!都这么大了还那样叫多恶心了。”鹤丸将苹果左右端详,语气显得理所当然,“而且你只是大了我一岁而已……倒是你一直在这待着,补习没关系?”

    一时兴起的话题很自然地被岔开,抛向遥远的天边了。沉得像是那琢磨不清的心思。

    耳畔的脚步声愈发远去,鹤丸松了口气似的抬起头,脸色微红,眼神恍惚中掺杂了些不明的意味。究竟是从何时起自己开始对那个人不满足于‘哥哥’这个称呼了呢?最亲近但也最遥远,中间仿佛隔着一条浅浅的溪。

    “喂——鹤丸你到底过不过来啊?小俱利都要生气了!”烛台切的声音再度传来,混杂着不满地抗议着“才没有”的背景音。鹤丸摇摇头,把思绪抛之脑后向外走去。

    看到鹤丸手上的苹果,烛台切随口一问:“你的苹果哪来的?”

    “三日月给我的。”鹤丸就着没戴手套的那只手咬了一口。平时吃的苹果是这个味道?

    “他为什么只给你?”

    “因为他只给最英俊潇洒的人。”鹤丸戏谑着耸耸肩,迎来了烛台切大俱利的一连串白眼。

    暮色微沉,远处的天空泛起了浅红色的光,像熟透的苹果。酸甜在口中蔓延,不知怎的又想到了三日月。

    真是麻烦——

    “好了,快点开始吧!”他压下心底泛起的痒意,冲不远处的两位友人喊道。

3.

    平安夜就会平安什么的,对鹤丸来说都是瞎扯。

    像是预谋好要给他个惊喜似的,每到临近平安夜那天,老天总会制造出一些小玩笑。像是脚扭伤,手骨折,吃坏肚子这样的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今年从刚入十二月就开始处处小心,但还是败在了感冒病毒的强劲攻势下,完全印证了墨菲定律的真实性。

    于是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各色灯光、礼物和祝福的日子里,也就只有纷飞的雪花足以衬托当事人的悲惨了。鹤丸可怜兮兮地缩在被子里发冷,房间里的空调暖风形同虚设,这令他不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平日里坏事儿做多了遭报应。

    不过最近他还挺老实的。除了体育课前往大俱利的饮料机加了一把盐之外他发誓什么都没做!归根到底还是与圣诞节平安夜八字不合吧。

    三日月推开门时真好看到鹤丸躺在床上愁眉苦脸,以为他不舒服就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结果将这个专注于发呆的人吓了一跳。

    “三日月?”

    “我在路上遇到烛台切,他让我帮忙把作业带给你。”三日月煞风景地指了指一旁堆着几本书的桌子,果然迎来了鹤丸散发着不满的小眼神。

    “什么啊真没劲——”鹤丸将脑袋重新埋到枕头里,用带着些鼻音的小嗓音软软地抱怨。见到三日月刚来了点精神却又立刻被可恶的作业打消得一干二净。

    “我是专门来看鹤的,送东西只是顺带。”明显是看透了对方的心思,三日月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在床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从还未换下的制服和书包可以看出他是下了课没回家就直接过来的。要在平时也没什么,但今天是个不太普通的日子。像三日月这么受欢迎的人一定有很多女生邀请他共度平安夜吧。

    但他还是选择了来找自己。

    想到这里,鹤丸的鼻子竟有些酸酸的了,像杯子里没化开的话梅糖。他甚至忽然觉得选在平安夜这天生病在某种意义上是个挺不错的主意。

    房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妈妈端着果盘走进来,简单叮嘱了几句后对他们笑着说了声“平安夜快乐”,然后就去厨房准备晚餐了,约莫是觉得有三日月在很放心吧。鹤丸盯着果盘里洗好的苹果,无奈地翻了个身:“平安夜平安快乐什么的在我身上注定实现不了。”

    “怎么会呢?”三日月拿起一只苹果削皮,“苹果中就包含了平安的寓意的,你吃一个就没事了。”说着还朝鹤丸亮了亮手中的苹果,不出所料地迎来鹤丸“唯心主义”的吐槽。

    窗外的越越飘越肆意,像是要与街道上这节日的盛况比个高下。一片片落在商店招牌的霓虹灯上变得五颜六色,与喧嚣的人群相映成趣。鹤丸看了一会儿,又有些失落地钻回被子里,懊恼地看着电子体温计上显而易见的热度。这个时候说完全不想出去是假的吧,更何况是他这种爱玩的性子。

    “好了。”三日月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顺便摸摸头表示安慰。“过两天,”他说,“再过两天,等你完全好起来我再陪你出去,那个时候也要放假了,不是圣诞节也一样可以很开心的。”

    “是么?”鹤丸小声嘟哝着。

    “还打不起精神?”三日月有些好笑地看着这孩子般失落起来的高中生,握住他凉丝丝的手心,“要不要给你削小兔子的苹果?”

    “不——需——要——”

    这下是整个人都缩到被窝里去了。

4.

    鹤丸一直觉得自己是有点绘画天赋的。不然也不会在大学选了美术专业主修,而且作业屡次得到导师好评。

    可他现在对自己充满了怀疑。

    鹤丸今天不知是第几次坐在画架前守着一只苹果唉声叹气了。烛台切看了十来分钟有些看不下去,便伸手拿过来吃了。结果鹤丸瞬间弹簧似的跳起来,如同一只炸毛的猫。

    “小光你干嘛?!”

   “在解决你烦恼的根源。”烛台切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又咬了一口手上无辜的苹果。

    鹤丸愣了愣,又突然泄气皮球似的软下去了,坐回到椅子上:“那是作业道具……好吧说成烦恼也没什么毛病。”

    “作业是画苹果?”烛台切扬扬眉,难不成这年头都推行借鉴达·芬奇精神?

    “不,是根据它联想延伸出的事物,类似写意的那种……你那是什么猜测low爆了。”

    “遇到问题了?”

    “啊……”鹤丸纠结地揉脸,声音小小地说,“算是吧……”

    关键是看着苹果满脑子就只剩下三日月的脸,其余什么也想不出,这种问题他也不知怎样解决了。

    三日月对于苹果的执念真是难以理解,就像自己对他的感情那样。鹤丸不禁这样想。他捞起一旁的手机麻利地发了条简讯给罪魁祸首表示不满:

    [都怪你!!!!!]

    三日月:[???]

5.

    一进自家出租屋就看见烛台切“拖家带口”地坐在沙发上冲他招手:“我借你花盆下的钥匙进来了,先收留一下我们如何?”

    搞清来龙去脉后鹤丸才明白,今天烛台切大俱利带着亲戚家孩子太鼓钟贞宗去附近苹果园摘苹果,回来的路上经过自己的家,于是就这样拖着一大袋子苹果“私闯民宅”了。

    农学系高材生烛台切光忠指着茶几上切好的苹果一边反客为主地招呼鹤丸来吃,一边眉飞色舞地介绍着:“这个是最新研发栽培出的苹果,切开后几个小时都不会变色的你快来看!”

    沉浸在完成不了作业的烦恼中的鹤丸对苹果与其说是完全没有兴趣不如说看了就想碎尸万段。他敷衍地看了几眼“神奇苹果”毫无感情色彩地回应:“哇塞好厉害啊。”

    在旁边开心吃苹果的贞宗小朋友晃着双脚叫着:“鹤桑你知道吗?苹果的种植好有意思的!”

    “哦?”鹤丸挑眉。

    “第一次结出的果子是又酸又涩不好吃的,要等它们落到泥土里变成肥料被树吸收,这样第二次长出的苹果才会又大又甜。前前后后要等两三年呢!”太鼓钟咬着苹果,远远都能听到爽脆的声音,“这是咪酱告诉我的。”

    “麻烦的植物。”大俱利淡淡地补充。

    仿佛灵光闪现,鹤丸突然为自己对于三日月的那种感情找到了合适的比喻——

    苹果树初次结下的果子。

    顺理成章地留他们用了晚餐,收拾碗碟时鹤丸问烛台切:“如果你有一棵苹果树结下了你并不想要的果子,你会拿它怎么办?”

    “我记得你不是搞哲学的啊……话说为什么是苹果树?”

    “因为刚刚不是吃了苹果嘛!”

    “拿去卖吧,现在苹果涨价还挺厉害的。”烛台切思索后说。

    鹤丸沉默了半晌,轻声说道:“还是砍掉比较好吧……我认为它不应该就这样长下去。”

6.

    太失败了——

    鹤丸苦恼地瘫坐在洗手间隔间的地板上感受着一阵阵的眩晕和恶心,几次努力想要站起来却无济于事。

    高中的同学聚会怎么都是想凸显自己成功立派的一面,结果太得意忘形玩脱了,在豪迈地接下第六杯酒后终于忍耐不了地冲向厕所。这下不只是面子问题了,今晚吃的东西原封不动地都吐掉了,自己还出了份子钱呢。

    外面开始传来欢呼的声音,看来是聚会尾声快离开了。

    耳边突然传来敲门声,随之而来的是充满担忧的询问。“鹤,你在里面吗?”三日月说,“让我进去。”

    鹤丸刚忍下一波排山倒海似的头晕,硬撑着回应:“我没事,一会儿就出去。”

    “你开开门。”三日月的声音不同于平日的不容反驳。

    鹤丸没辙,轻轻拉下门锁,三日月立刻就进来了。两个成年男子挤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隔间里,距离近的几乎可以交换呼吸。三日月半蹲下来看着已经面色潮红眼神迷茫的鹤丸,柔声询问他要不要去医院。

    鹤丸直摇头,脑袋差点撞到装纸巾的铁皮箱。他扶着门边让三日月去给大家说一声他先回家。

    “你不能自己回家,我不放心。”三日月的表情少见的严肃,“鹤,听话,跟我走。”

    “不要……”

    “你醉了。”

    “我没有,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鹤丸感到头很晕,但语言和意识倒还是比较明了的。

    “那你站起来,回聚会继续喝?”三日月说。

    鹤丸没有说话,片刻后露出认输般妥协的笑容。他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放弃了一切支撑点瘫倒在三日月怀里。“没错,我醉了。”他说着将更多的力量释放出去,“不过不是因为酒……是你。”

    隔间里漫布着微醺的气息,两人几乎鼻尖要贴在一起。鹤丸很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虽然他不清楚这些该不该说,但意识告诉他这样做。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环紧,属于对方的气息纳入鼻腔,令他眼前有些模糊。

    回去是坐三日月的车。鹤丸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像是睡着了一样。三日月无法完全集中于开车,时不时的观察着旁边人的情况。忽然间鹤丸好像说了句什么,声音小得像是呓语,令三日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即使如此,他还是柔声询问道。

    “……不……”

    “嗯?”

    “不砍了!”对方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大起来,把三日月吓了一跳,“苹果树,我不砍了!”

    “唉?”

    “三日月你听到没有,都怪你啊我的原则都丧失了!”鹤丸像是发脾气的小孩子一股脑地叫着。

    “嗯……”

    “你太讨厌了啊!”

    “嗯。”

    “笨蛋!”

    “嗯。”

    “喜……”鹤丸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像是电量耗尽的娃娃,“……喜欢你哦,三日月。”

    ……

    “嗯。”

7.

    “所以说你们就这样在一起了?”烛台切喝着杯子里的果汁,大概是上次剩下的苹果榨的。

    “是啊。”鹤丸托腮,“有些不真实。”

    “这没什么,恭喜你啊。”烛台切拍拍他的肩膀,“话说你那个作业有着落了吗?没记错的话明天是截止日吧?”

    “啊!”鹤丸猛然站起,“我完全忘记了!”

    “你……你自求多福。”

    “苹果啊……苹果……”鹤丸盯着茶几上的苹果出神。

    苹果、果园、伊甸园、禁果……

    他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发简讯:

    [三日月,今晚要在一起吗?]

—————————END

发完闪
高考狗继续潜水🐶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