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Knights年长组]低谷

一直觉得那次落败是年长组内心深藏的痛QAQ
不是很了解那一段剧情 是根据看别的文和自己的想象 有错误请尽管指出哦w
不小心又黑了会长 英智果咩orz!
晚自习写的( •̀∀•́ )[咿!不好好学习!]
依旧是辣眼睛的文笔orz!慎点!
ooc常年属于我w
Knights的大家最好了!永远爱他们!!!(ಥ_ಥ)

——————————这是一条帅气的分割线————————

【濑名泉】
耳边只剩下了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
每喘息一下心就下沉一点。
还有……晃动着的荧光棒……让人有点晕眩……
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濑名泉心里很明白,这一次完全不同,不如说是完全跌入深谷般的不同。
下意识地去寻找其他人的身影,朔间凛月站在一旁因刚才的剧烈运动而喘息着,暗红的眸子没有一点光芒,一言不发。
在舞台的一个角落发现了月永レオ,他低着头,像是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想要将自己藏起来,平日里张扬又耀眼的橙发暗淡无比。
“Fine! Fine! Fine!……”
台下传来的呼声震耳欲聋,在耀眼的灯光下,梦之咲的皇帝,天祥院英智微笑着,带领着他的Fine接受着这掌声与呼声的洗礼。
那是属于胜者的姿态。
而他们呢?
濑名泉想扯出一个自嘲的笑来,可半路作罢成了苦笑。
首先动身的是月永レオ,他一步步地向台下走去,脚步有些踉跄。走过泉身边时停了一下,努力牵动嘴角想要说些什么,但他没有做到,只是发出了一个类似啜泣又或是叹息一般的声音。
濑名泉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了他惨白的脸色。他从未见过这样的レオ,那个整天吵吵闹闹却又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与傲气的国王大人,原来也会有这种样子吗。
朔间凛月也开始往台下走,泉也随着牵动步子。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他大概能想象到。
这就是败者的姿态吧。
耳膜几乎被“Fine”的呼声贯穿,舞台已经不属于落败的骑士。
[DDD]以骑士的落败与皇帝的全胜告终。
回到Knights休息室,那里并没有那个橙色的身影,只看到凛月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比平时更没精神,却是完全醒着的。
“王樣回去了,”凛月说,“连东西也一并带走了,也许近期都见不到了。”
泉一惊,转身走出休息室,掏出手机拨下那几位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回应的却是一声接一声的忙音。
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朔间凛月】
听到台下属于Fine的欢呼声时,朔间凛月并没有太吃惊,不如说是早已料到的结果。
原来兄长说的劫难,就是这样啊。
属于骑士的劫难。
他不想说话也不想动,只是微微弯着腰喘息着。
好累,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感到累……
又似乎不只是身体上的疲劳,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钝痛着。
进了休息室直接把自己扔到椅子上,明明很累却没有一丝睡意。
“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月永レオ垂着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几乎是细不可闻。
凛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像什么“王樣不要走”在此时都太苍白无力了,他只是抬头看着レオ,点了点头。
或许王樣只是累了吧,想要静一静。
看到レオ走出了休息室,感觉屋子里的空气都变得沉如死灰,让人喘不过气来。不一会儿濑名泉便过来找レオ,凛月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回去了,即使他内心明白这次并没有那么简单。
休息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凛月拿出手机开始拨号,手不受控制地微颤,以至于好几次都差点不小心按错了键。
“真君,”他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可以来接我回家吗?”
衣更真绪很快就来到了Knights休息室门口,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担心,大概是已经了解到了今天的事情,毕竟已经在全校传的沸沸扬扬了。
梦之咲的皇帝碾压般的胜利。
“凛月,你还好吗?”
凛月想用和平时一样慵懒的语调说“只是想真~君了~”然后撒着娇要求对方背自己回家。
可嗓子就像梗住了一样发不出声,只是低着头看着椅子上的木纹。
“凛月?”再次传来真绪担忧的声音“你是在哭吗?”
在哭?怎么会呢,明明不是什么大事。
明明……只是失败了而已吧,以后……还会有以后吗?
凛月感到有液体从眼眶中流出,滴落在椅子上,木纹变得更深了一些。
啊…果然还是有不甘心的吧,王樣和小濑已经非常努力了,自己也是每天都在努力调整着日夜颠倒的时差。
可这些努力在绝对强势的Fine面前变得一文不值,不如说是不堪一击,被天祥院英智轻易击溃。
真的是好过分呢,小英。
Knights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吗?
凛月用双手遮住脸,声音有气无力。
“真君……好累……”

【月永レオ】
月永レ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颤抖。
台下的欢呼声是如此刺耳,现在听起来更像是对失败者的嘲讽。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没穿衣服的国王,被众人尽情地耻笑着。
其实在接受挑战的那一刻,他就明白凶多吉少,毕竟这看起来并不像是一种单纯的比赛,而更像一种针对,或者说是挤兑。
但他并没有退缩的机会,否则Knights就算留下来了也不可能在学校中立足。
此时,他感到的是愤怒,悲伤,以及被欺骗陷害后的痛心,但这些情绪都被无力感所覆盖。
临上台时,他写的新曲子被调包了。
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为这一次比赛所写的曲子。
没办法,最终Knights只能用旧曲参赛,可仅凭那样的东西根本没法与学生会的组合抗衡。
Knights不出所料的失败了。
皇帝陛下为了胜利,真的会不择手段呢……
月永レオ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与挫败感,他曾以为只要有自己写的曲子,Knights就可以很强大,现在看来,一切都这么可笑。
说实话,比起笑,他现在更想哭。
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台下走去,这可真是狼狈。
走过濑名泉身边时,看到了他不自然的表情,想要像平时一样用轻松的语调说“输了呢濑名,不过骑士不会就此止步!”但他做不到,生硬地牵动嘴角,只发出了哽咽的声音。
这次与往日不同了啊,完全跌入低谷的感觉,不自量力的国王就要离开了吧。
好难过。
レオ认为自己需要时间去静一静。
“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レオ对坐在休息室椅子上的朔间凛月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说完这句话,怎样收拾了物品,又是怎样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他只知道,在走出学校的那一刻,感觉天空在下沉。
レオ蜷坐在房间的角落,屋里一片漆黑,可他不想开灯,也许就这样把自己隐藏起来比较好吧。
可以想一想,想想自己的无能,想想皇帝的可恶。
门外传来ルカ担忧的声音,他想要回应,可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ルカ碳,对不起,哥哥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士呢……
手机在震动,显示出“セナ”两个字,レオ任它响了一会儿,最终拿掉了手机的电池。
他感到说不出的空虚感,把脸埋进双膝。
レオ听到泪水滴落到地板上的声音就如同什么东西“咔嚓”一下碎裂了,碎成了很多块。
完全落败的感觉呢……

————————————结束的分割线——————————
心疼他们(ಥ_ಥ)
乃次现在能五个人一起好好的真是太好了嘤嘤嘤😭
没有写出一点感觉来 唉orz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