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答复【二】

这章基本在说“家长”们的感受……噗233
❗这章无聊炸orz
依旧流水账( •̀∀•́ )反正已经ooc到这个地步了干脆就o下去吧![什么鬼2333]
有烛俱利 师生关系+同居设定w
发展敲慢啊不想写了只想写爷鹤谈恋爱orz
护眼模式开启!GO(ง •̀_•́)ง!
————————渣渣的分割线——————————

    烛台切拿着课本走进办公室收拾东西。今天上午的课比较多,全部结束也已经中午了,又被领导叫去处理了一些零碎的工作,不知不觉都下午一点多了。想到还要回去给大俱利做午饭手上就加快了速度。东西快收拾好的时候听到了手机振动的声音,这才想起来今天一大早收到鹤丸的邮件把对方说教了一顿后顺手把手机放办公桌上,这一忙一半天差点忘了。手机拿来时已经自动挂断了,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吓得烛台切手上的东西差点掉地上——五十几个未接来电,每一个都来自那个令自己无比头疼的朋友,鹤丸国永。
   
    说到鹤丸那可真是足以长篇大论。要说他一老实人是如何与鹤丸那个热爱惊吓脑回路清奇的家伙认识的,就要说到十年前了。那回烛台切想趁考上大学的暑假出门旅游放松一下,在机场登机前安检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白毛的家伙貌似与安检人员发生了争执。仔细一看原来是被查出包里有液体饮料不允许带上飞机。这道理大家都明白,可那家伙一脸不屈不挠,我特意买这一箱想带过去的万一到地方没有卖了怎么办云云,安检人员也一脸无可奈何,要不你想办法找人帮你托运过去?这时候烛台切这个爱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帮他把那一箱饮料连同自己的一些东西一块托运过去了。他到现在还记得鹤丸一副看恩人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眼神,烛台切心里偷笑,小学生吗他。他当时可没想到这顺手一帮忙把自己带进一深不见底的巨坑里,从上飞机坐好互相认识了开始就一直听鹤丸一个人说个不停,从天南扯到海北,自来熟得不行。不过也顺道知道了他们俩居然是同一大学的校友,还都是新生。等烛台切听到耳朵都快起茧的时候,鹤丸终于说累了,不过嘴依旧不闲着,一边吃零食一边感慨,啊果然遇到光忠这个挚友是上天的安排,咱们真是志同道合无话不谈。烛台切差点手向前一伸喊出来,别这么说没有这回事你别这样。但无论多么抗拒,他今后的生活中无处不充满鹤丸国永的影子,尤其是做了一次饭鹤丸吃到热泪盈眶后,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份“一段时间给他喂食”的工作。有时烛台切也会反省自己的多管闲事是不是该改改了都已经给自己惹了这么一身麻烦事,但时机到了还是忍不住又伸手。直到后来和大俱利确立关系,跟鹤丸呆一块的时间少了些,鹤丸有次蜜汁委屈地给他打电话“最近都没吃到光忠做的饭了啊嘤嘤你快回来QAQ”,他才明白过来鹤丸这是拿他当妈了。回到今天早上的事,虽然看似没义气地说教了他,但心里还是挺担心的,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也知道那家伙一个人根本没法好好活,只是上午一忙也没顾上这事。工作后因为单位不同,烛台切也不能像大学时那样处处帮帮他,那家伙就不负众望地把自己的身体搞出一堆毛病。
   
    正想着,手机又振动起来,这一次烛台切麻利地按下接听键,一接通就听见鹤丸在那边大喊,光忠你总算接电话了啊!心想这么有精神应该没什么事了刚才白担心了的烛台切淡定地问他什么事这么急。
   
    “我今天见着三日月了!”
   
    三日月?烛台切从脑海中搜寻着对这个名字的印象,“是你大学那会儿交往的那个吗?三日月……宗近?”
   
    “是的……”说到这时鹤丸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声音也小了很多。
   
    “你是怎么见到他的,我记得他毕业以后就去国外了吧。”一旦想起名字,烛台切对这个人还是有些印象的。鹤丸是从大一就和他交往,自己也是偶然一次去鹤丸那找他发现屋里就多了一人,和鹤丸坐在一起,动作亲密到不可描述,他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的狗粮。还是对方先打破僵境,一张精致到难以形容的脸上带着微笑,你好,我是四年级的三日月宗近。烛台切就想鹤丸真是走了××运捡着这么好一男朋友,哦还是一学长。虽说鹤丸本身长相啊各个条件也不差,但也算是捡了宝了。简单介绍过后,烛台切冲着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鹤丸摆摆手做了个“真有你的”的手势就告退不打扰他俩了。烛台切对三日月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而且不难看出鹤丸是真的喜欢他,说话十句九句不离三日月,整个人周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结果过了一年,三日月毕业一句话不甩出了国,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平时看着没心没肺的鹤丸这么伤心的样子。这样一来,烛台切对三日月宗近这个人的总体印象也下降了不少。
   
    “今天我去医院,在那里碰上的。”鹤丸直接省略了帮插队啊收购医院啊等等琐事,从声音都能听出内心的纠结,“后来出门后他送我回去,然后……”
   
    “然后?”烛台切这时候也来了兴趣,一回来就送人家回家,这是想干嘛。
   
    “然后他说他要追我,怎么办啊光忠?!”鹤丸豁出去了似的把自己这一半天的郁闷全喊了出来。
   
    哈?烛台切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展开,“那……你的回答?”
   
    “他当时真是吓了我一跳!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等反应过来他都回去了。”
   
    “所以,你什么都没说?”
   
    “嗯,”鹤丸认真地回答,“我都没答应,他就应该只是说说不会再来了吧。”
   
    “嗯”你个头啊!烛台切真想看看鹤丸脑袋的构造,平时搞恶作剧的智商一遇到个三日月就全没了,人家八成是当他默认了吧。烛台切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敲着桌子,把那当做鹤丸的脑袋,“鹤丸,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还喜欢三日月吗?”烛台切终于问出了这个他从对话一开始就想知道的问题。
   
    那边却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鹤丸小声地说,“我也不知道……”
   
    烛台切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妈了,还要帮不开窍的“女儿”解决恋爱困惑。他看了看时间,大俱利也不傻,这时候应该知道他忙,自己找东西吃了,于是烛台切抽出办公桌下的椅子,顺手捞起一盒泡面,今天就先来好好开导开导这个“女儿”吧。
   
   
    小狐丸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三日月。从回到家以后,除了吃饭三日月就一直捧着手机,他是知道的,他这个弟弟从小就对电子产品没啥兴趣,基本上是碰也不碰。直到去外地上学那年在家人的极力要求下才给自己买了部手机方便联系,不过使用价值仅限于打电话发邮件。小狐丸还是第一次见到三日月对手机的热情到了全神贯注地摆弄快一个小时的程度。难道去国外几年染上网瘾了?小狐丸按照标准的家长思维猜道。
   
    “哥,”三日月的眼睛终于离开了屏幕转向小狐丸,“你知道怎么用×信吗?”
   
    原来如此,小狐丸习惯到不在吐槽对方都什么时候了还不会用这种烂大街的通讯工具,反倒为三日月主动要求学习使用通讯软件的行为感到一丝欣慰。他拿过三日月的手机几下帮他注册了一个×信号,“就是这样,你可以加手机通讯录里的人为好友了。”

    本以为三日月会先加家人的小狐丸接下来大跌眼镜,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正没有一丝犹豫地翻着通讯录,手指一个劲地划划划直接忽略了所有人当然包括他。然后在翻到名为“鹤”的联系人的时候停下了,发送了好友申请。
   
    鹤丸小狐丸还是知道的,虽说算不上认识,但在三日月大四那年从他口中听到的最多的字就是“鹤”。本以为是弟弟交了女友,后来在三日月手机相册里看到照片才知道这俩都是公的。事后他曾找过三日月谈这个问题,但见到对方“义无反顾”的样子最后也不管了。现在不都提倡那什么自由恋爱,喜欢男还是女是三日月自己的事,小狐丸还为自己的宽容开明感动了好几天。后来三日月出国,他们两人的事也不了了之,今天又一次见到这个名字,而且在三日月心中的地位貌似超过了自己,小狐丸怀着一种“重色轻兄长”的酸溜溜的心情问三日月。
   
    “你就只加他一个?”
   
    三日月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带有蜜汁表情的小狐丸,一脸的无辜与理所当然。小狐丸心累地把头扭一边去向他摆摆手,算了算了你开心就好。
   
   
    结束与烛台切的通话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听见肚子发出不满地抗议,鹤丸才想起来这一大半天都没吃东西。刚吃过苦头的鹤丸决定对自己的胃好一些,久违地进了厨房去下速食面。鹤丸虽然生存能力低下,但还是勉强能养活自己的,大概。把煮好的面端上来,一边心不在焉地用筷子挑着一边摆弄手机。面说不上好吃,但还是可以吃的,关键是可以填饱肚子。刚才烛台切语重心长地把他开导了一番,虽说鹤丸并没有那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依旧和原先一样满脑子乱麻,但他还是很感谢烛台切的。虽然平时有点唠叨又爱管闲事,但不得不承认遇到麻烦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这个值得信赖又靠得住的朋友。
   
    ×信上有新消息提示,是一个名叫“蓝月亮”的人发来的好友申请,鹤丸没想那么多就点了同意。没过多久×信就被信息提示占满了,清一色全是“蓝月亮赞了你的…”。鹤丸翻看了一下发现基本自己发的每一条动态都被这个“蓝月亮”赞了一遍,心中不禁纳闷,这谁呀?
   
    动态是分两种的,一种是可以见人的,一种是不可以见人的。鹤丸的就属于后者,虽然他本人并不在意。他的动态内容基本是以自黑为圆心,以“黑”身边的人为半径画圆。上回抓拍到一张大俱利走路不小心左脚绊右脚拧成麻花的一瞬间,立刻发了动态,结果在大俱利可怕的眼神与烛台切恐怖的说教逼迫下删掉了。后来这种事多了,大家也都习惯了就随他去了,鹤丸在这良好的形势下乐此不疲地抓拍各种有趣的“黑照”,有时也发发自拍,不过正常向的基本没有。他总是乐在其中地在自己的照片上“艺术创作”。烛台切曾一脸痛心地说他明明长了一张正常起来还算不错的脸,却偏偏要自己毁掉。
   
    鹤丸又看到“蓝月亮”赞了他的最新一条动态,那是他几天前发的图,用修图把自己的下巴拉的又尖又长,还在眼睛上p上去了两块柠檬,配一句“吓到了吗”。这“蓝月亮”不仅点了赞,还在下面写了评论。
   
    [哈哈哈,真是吓到我了呢。]
   
    ……为什么这语气似曾相识……“蓝月亮”不会是……
   
    鹤丸感觉自己的反射弧被拉长了好几倍,就像自己修图修出的下巴一样。这时“蓝月亮”发来了私信。
   
    [鹤,是我。]后面紧跟一个黄豆脸微笑挥手的诡异表情。
   
    这下鹤丸是想装傻也装不得了,他脑海中飞快地掠过无数“卧槽不会吧”的弹幕。这世界上会叫他“鹤”的还有谁?聊天语气像老年人还特爱发中老年表情的还有谁?鹤丸努力淡定下来回复对方。
   
    [三日月?]
   
    [是我^_^]
   
    鹤丸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被三日月吓到了,差点又忍不住给烛台切打过去。可转念一想,人家光忠没准现在正和大俱利度过二人世界呢,也不好老是打扰人家。区区一个三日月,有什么可怕的!鹤丸深吸一口气开始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手机响了一声,一句话显示在屏幕上。
   
    [明晚我想约鹤出来吃饭,可以吗?]

————————TBC————————————

让鹤球去还是不去呢~w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