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答复【三】

自习课写完的[噗233]
虽然渣不过先发上来第三章以证明我没有坑😂
所以说啦 我还是让鹤球去了的w
大写的OOC!👽

——————辣眼的分割线————————————

    鹤丸感觉自己都不像自己了,只要是牵扯到三日月的事,就变得优柔寡断踌躇不前的,简直真的跟一只三日月他想放就放想回来就回来的小鸡没两样了。开什么玩笑!我可是鹤才不是什么鸡!鹤丸用指关节敲着自己的脑袋,他三日月算什么,至于这么畏畏缩缩的嘛。而且当年那事不管怎么说都是三日月的错,三日月先丢下了他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自己可是占理的那一方。鹤丸看着手机上三日月发来的消息,心里莫名有些窝火,他还没兴师问罪呢却已经被三日月看遍了“洋相”,心一横点了发送键,把原先打出来犹豫要不要发的一句话发了出去。
   
    [好,明天几点?]
   
    他这次要面对面地好好问出来,为什么当年一言不发地走掉,为什么音讯全无,为什么要把他的心伤透了之后再回来说这些有的没的……自己没说什么就真的代表一点也不在意吗。
   
    [那么明晚六点我在楼下接你。]
   
    三日月那边回复得很轻松的样子,显然是不知道鹤丸为了发出那简单的几个字进行了怎样的心理活动。鹤丸把手机扔到一边,把只动了几口的“下午餐”也推到一边,脱力地趴在桌子上。
   
    哪还有胃口啊,心塞也塞饱了。
   
    第二天鹤丸就是浑浑噩噩地过的,除了叫外卖就是待在房间里对着手机发呆,翻翻学生时期的照片邮件,然后再发呆,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被三日月给玩坏了。直到天色渐暗才意识到自己仅有两天的调休假期已经所剩无几了。是一阵怪叫把毫无防备的鹤丸吓得从沙发上一激灵站起来,被迫解除颓废状态。但仔细一听这叫声似乎是从手机里发出来的这才想起这是前几天刚换的新铃声。当初刚换这个铃声时鹤丸兴奋得冒泡泡恨不得给公司的所有人都听一遍,大家在被他的“吓到了吗”洗脑烦的不行的同时又拿他没办法。在前台工作的“受害者之一”加州清光曾一度一脸嫌弃地评价,这一点也不可爱。刚被自己的铃声吓到的鹤丸有那么一瞬间的小激动,啊果然是自己精心挑选的铃声真是吓到了呢!下一刻又立马回归正题,不出所料是三日月的来电。
   
    鹤丸没有马上接而是打开窗户将头探到窗外,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虽然只坐过一次但他也认得那是三日月的车。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鹤丸会对和三日月有关的一切下意识地注意,等意识到就已经印象深刻了。不论是怎样的细节,从前是,现在居然也是这样。鹤丸也努力过想改正这个可怕的“下意识”,但却毫无办法。也许,三日月宗近这个人已经在他的整个灵魂上刻下了深深地印记,时常会痛,但却记忆犹新,难以忘记。像是智齿,无论是拔掉还是留下都会感到痛苦,因为已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鹤丸甩了甩脑袋,试图甩掉自己这两天的所有胡思乱想。低头看手机发现电话已经自动挂断了。看了看时间,不用猜也知道三日月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更何况人家车都已经到楼下等着了。鹤丸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情给拨回去,便把手机揣兜里,随便换了件外衣,简单地把一天窝在家里的自己给打理了一番就出了门。
   
    电梯下到一楼,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三日月站在不远处,他今天的穿着不似昨天那般正式,而是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使身材看起来更加修长,完美地诠释了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这一道理。鹤丸看到他后一言不发,完全不甩他地径直走向一旁的车,三日月也没说什么,仍是一脸波澜不惊的随和,快步跟上鹤丸的脚步开车门。
   
    刚才的种种表现包括不回电话都足以表明对方有情绪,但三日月偏偏就什么也不问眼睛直视前方全心全意地开车,跟个没事人似的。鹤丸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只是越想越不开心,干脆赌气似的把头扭向窗外,看着不断后退的街景和一盏盏亮起的街灯,愈发的心烦意乱。
   
    “鹤,想去哪里吃?”三日月终于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随便。”鹤丸懒懒地回答,头靠着玻璃窗。要请别人吃饭居然连地点都没定好吗,全忙着收购医院去了吧。(鹤鹤你啥时候才能忘了这个梗2333)
   
    “这样啊,”三日月沉思了一下,方说,“好的。”
   
    对于猜不透三日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情况,鹤丸已经习惯了。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自己就更不需要管了。按三日月的风格去的地方应该会挺正常的,如果是去什么奇怪的地方(咳咳~)那也挺好反正人生需要惊吓。这样想着的鹤丸渐渐松弛下来,都快要忘记自己还在“赌气”状态。车里很暖和,鹤丸竟有些昏昏欲睡了,毕竟因为这个事昨天一晚上也没能睡好。在他真的快要睡着之前感到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听见了三日月的声音。
   
    “鹤,到了。”三日月刻意把声音放得很轻,显然知道鹤丸是累了,“先吃完饭回家再睡。”说着把手放到鹤丸头上,抚摸着他柔软的白色发丝,动作流畅没有一丝拖沓,仿佛在做一件一直以来都在做的稀松平常的事,虽然曾经也的确是这样。
   
    鹤丸打了个哈欠,努力撑起精神,正想伸个懒腰突然感受到摸自己头发的手,不满地动了动表示抗拒。三日月也识趣地把手移开,冲着他笑,眼中的新月温柔而深邃。鹤丸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转身打开车门下车。
   
    看到店招牌的那一刻有些许的失神,下一秒竟有回忆如潮水般不受控制地涌入脑海,鹤丸连忙闭上眼睛。不得不承认,真是有些吓到他了。
   
    这是大学时期他和三日月经常来的一家餐厅。并不豪华但装潢简易美观又有特色,菜品很合鹤丸的口味价格也适中,当年他们还在交往时三日月时常会带他来这。鹤丸还记得当年在两人都没有课的下午,他们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三日月帮他写第二天就要上交的论文,他只负责一边吃点心一边看三日月。看他深蓝色的发梢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镀上一层明晃晃的金边,看他眼睛里的月亮,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却又忍不住地想要定格下来好好珍惜。三日月离开后鹤丸便再也没来过了,店里处处充满了他们从前的影子,何必徒添伤感。而如今三日月又带他来到这里,还是以这种关系和状态,竟是带了些许讽刺的意味。鹤丸抿了抿嘴唇,消化着这一会儿过大的信息量。三日月看出了他的不安,轻轻搭上他的肩膀,鼓励似的说,“先进去吧。”
   
    即使时隔八年,店内的风格依旧没变。鹤丸在进去后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这里的空气都流淌着熟悉的亲切感。正值用餐高峰,店里客人挺多,但三日月貌似和店长认识,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一对靠窗的双人座。店长和从前不是同一个人,新店长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墨绿色头发的青年,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看起来有些许神秘感却又不会觉得过分的疏离。他似乎挺受客人们欢迎的样子,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孩子,都叫他“青江先生”。鹤丸本来还以为这会是一个儒雅稳重的青年,但当他见到“青江先生”英俊的脸上带着无害的笑容说出一个又一个黄段子时,他感觉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哎~三日月先生!啊鹤丸先生也在呀。”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充满元气的少年的声音,鹤丸闻声转过头,看到鲶尾正向他们走来,紫色的呆毛一晃一晃的。鹤丸正惊讶为什么会在这里碰上鲶尾时,三日月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来接骨喰回去。”鲶尾拉住旁边人的手,向三日月扬了扬。鹤丸这才注意到旁边银色头发的少年,似乎是在这里做兼职的学生,和鲶尾有几分相似的紫色眼睛和漂亮的面孔,只是鲜有表情,沉默寡言,和鲶尾形成强烈的反差,但两人之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三日月先生是和鹤丸先生一起来吃饭吗?”
   
    “是的。”三日月微笑着回答,一边伸手抓住了鹤丸的手,朝鲶尾扬了扬,和刚才的动作如出一辙,“我在跟鹤约会。”
   
    鹤丸猝不及防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约会?这暧昧的语气又是什么鬼?碍于在人面前又不好狠狠地甩掉三日月的手,只好僵硬地让他牵着,抽搐着“呵呵呵”。鲶尾立刻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鹤丸脑海里飞快地刷着“你明白了什么拜托别多想什么都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但在这种情形下又不知如何开口解释。简单几句话后鲶尾向他们告别,拉着骨喰向门口走去,骨喰也点头示意,一块出了店门。
   
    他俩前脚刚出了门,鹤丸就飞快地甩掉了三日月的手,“你干嘛说那种会令人误解的话!”三日月一脸纯良无辜,我约鹤出来吃饭难道不是约会吗,鹤丸气的七窍生烟也懒得和三日月争辩此“约会”非彼“约会”的种种含义。反正三日月肯定心知肚明,他就是故意装傻。
   
    看着气鼓鼓的鹤丸,三日月轻笑了一下,一边翻着菜单一边不经意似的说,“我昨天已经向鹤声明了的,我要重新追你。”
   
    鹤丸听到这句话便又气不打一处来,“话说回来我昨天并没有答应吧!”
   
    “是吗?”三日月将脸凑近,“我一直当做鹤是默认了的。”

    脸不争气地烧了起来。鹤丸低头扶额,这误会简直了。
   
    点过菜后没过多久就上齐了,不出所料全是鹤丸爱吃的。但他此时显然没什么食欲,夹了几口就明显放慢了速度,满脑子都是昨天做出的决定,却不知该如何开启那个敏感的话题。还犹豫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成了这么拖沓的人了,鹤丸在心中盘问自己。其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自己真的对三日月只剩下了怨言而没有一点喜欢了吗。
   
    “鹤,不爱吃吗?”三日月看出了鹤丸的不对劲,明显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的事。”鹤丸把思绪拉回来,埋头吃东西。一边吃一边有些惊讶三日月居然还记得自己爱吃什么,而且一点都不差。
   
    “鹤还是太瘦了啊,要多吃一些。”三日月一边说着一边往他碟子里夹了一只红豆馅的年糕。鹤丸不想让自己看起来不自然,干脆埋头苦吃,避免抬头与三日月的视线相交。
   
    店员送来了两个高脚杯,里面盛着颜色漂亮的酒水,据说是店长赠送的。三日月向店长表示了谢意,然后把其中一个高脚杯递到鹤丸跟前,“今天想久违地跟鹤好好说说话呢。”
   
    杯子刚递到面前时,鹤丸恰好被那只年糕噎住,拿过来想都没想就灌了一大口,样子很是豪迈。鹤丸对酒没什么了解,他平常也不怎么喝,最多就是和烛台切大俱利三人偶尔在路边摊哈哈啤。鹤丸刚才喝了一大口那杯叫不出名字的酒后,第一反应是嗯还挺好喝的,然后放下餐具捧着杯子慢慢地喝。还没过几分钟鹤丸就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杯味道甜甜淡淡的酒的威力,但他意识到时已经晚了。酒劲上来得快,鹤丸先是感觉脸烧了起来,紧接着他看到面前的三日月变成三个了。刚开始还能勉强保持清醒,可不一会儿就觉得思维不受大脑控制了,眼神也迷离起来。他听见三日月在说话,似乎是在嗔怪他怎么喝这么急。鹤丸本来是想解释一下的,可他看到三日月的眼睛后却变成了,三日月你的眼睛里为什么会有月亮啊?
   
    三日月没有立刻回答这个孩子气十足的问题,而是摸着鹤丸红红的脸颊,“鹤,你是醉了吗?”
   
    “没有啊。”鹤丸想这么淡的酒怎么会醉,但他的样子在外人看来可不是这样,“喂你还没回答我呢!”
   
    三日月有点想笑,事实上他已经笑着了。他有点感谢那杯酒让自己看到这么可爱的一只鹤,“我也不知道,鹤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嗯……”鹤丸做出思考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月亮觉得你的眼睛比地球上的任何一片海都要好看,所以甘愿沉进去了吧……”
   
    三日月小小地惊了一下,转而温柔地抚摸鹤丸的头发,眼中带着宠溺的笑。这种没有距离的亲昵本以为不会再有,可现在它又重现了,让他忍不住想要疼爱眼前的这个人。
   
    “三日月啊……”鹤丸乖乖地让他摸着,突然抬头一脸认真地大声说,“你真好看!”
三日月承认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愣了几秒后轻笑着说,“可我觉得鹤才是最美丽的呢。”
   
    餐厅里的客人陆陆续续地回去了,周围越来越安静。鹤丸看着三日月,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泛着红晕,本来就白的肤色使之看起来更加明显,金色的双眸泛着水雾,竟有些诱人的意味,“三日月我好喜欢你。”
   
    三日月这次足足愣了十几秒,然后再次抚摸鹤丸的脸颊和鬓发,脸上是倾入整个世界般的温柔。他回头看了看柜台前的青江,小声问他刚才上的是什么酒。青江依旧笑得一脸无害,摇了摇手中长岛冰茶的瓶子。三日月会意,报以一个感激的笑,然后埋头凑到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鹤丸的耳边,小声说着我先送你回去好不好。鹤丸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呓语般地叫着三日月的名字。
   
    “我一直都在,不会再离开鹤了。”三日月低头给他一个浅浅的吻,然后背起鹤丸,腾出一只手向青江告别,顺便假装没看到青江那个“加油”的手势。一路上三日月走得很轻松,几乎感受不到什么重量,清晰的骨骼的触感让他更加确信鹤丸一个人根本没有好好吃饭。回到车里把背上的人轻轻放到座位上,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清瘦的脸颊和毫无防备的睡颜。三日月暗下决心,今后不会再让他这般不爱惜自己了。
   
    “三日月……”身旁的人呢喃道。
   
    “我在。”三日月离他近一些想听到更多的话。
   
    “我喜欢你……”
   
    “我也是,”三日月轻啄鹤丸的额头,“我也喜欢鹤。”
   
    “骗人……”鹤丸变得有些不安分起来,眉头皱了起来,“三日月……根本不喜欢我……”
   
    三日月微怔,眼中流露出自责的神情,“鹤……抱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为什么要丢下我……这么多年……我……”鹤丸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三日月心中一阵钝痛,他知道自己当初做的那个决定并不是完美的,可没想到会把鹤丸伤得这么深,但他也明白,在当时那是唯一的选择。三日月拥住对方纤细的身体,低声说着抱歉。
   
    “别碰我……”鹤丸的声音带了些哽咽,努力想要推开三日月的手,但对方并没有松开的迹象,反而越抱越紧,像是害怕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不见了。
   
    “抱歉,鹤,现在我也许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三日月拭去那双金色的眼睛中快要涌出的泪水,“但请你相信我,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是爱着鹤的。”
   
    从前是,现在更是。

——————TBC——————————————————

这……这是黑历史啊orz
让它成为有生之年系列吧
抱歉了23333
依我的尿性只能打打短篇了😂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