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三日鹤] 夏日恋歌

发一小短篇表明我还活着
题目随便取的233
客人×甜品店店长
一点都不好吃的小甜饼orz
ooc慎入w

——————————甜味的分割线——————————

    初夏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惬意,又不会过于燥热,正值夏季最珍贵的时段。鹤丸在店里擦拭着一只玻璃杯,看到太阳的光芒从木质门的缝隙中溜进来,抬头看了一眼挂钟。
   
    九点十二分,时间差不多了。正这样想着,耳边就传来了细碎轻盈的风铃声。
   
    “上午好。”
   
    “上午好,”鹤丸放下手中的玻璃杯,三两步从柜台前走出来迎上去,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欣喜,“正想着你差不多该来了你就真的到了!今天还是要加半勺糖的卡布奇诺和烤布蕾?”
   
    来者是一位相貌极其英俊的青年,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身材匀称而修长。最令人惊叹的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睛中有美丽的新月。他走到平日里常坐的那个靠窗的第三个座位前坐下,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嗯,除了这些,鹤还有什么新的推荐吗?”
   
    “当然!新上线的蔓越莓纸杯蛋糕,要来一份吗~这可是光忠最近的得意之作。”
   
    “哈哈哈,那就来一个试试看吧。”
   
    “好嘞!”鹤丸跑到窗口边冲里面喊,“光忠!蔓越莓纸杯蛋糕和法式烤布蕾各来一份,辛苦啦!”然后返回柜台前开始准备咖啡。余光看到窗边的那个人拿出了绘本和笔,专注地画着什么。阳光在桌子上映出了一个个明亮的光斑,也将他深蓝色的发丝镀上一层金色的边,整个画面变得灵动起来。鹤丸欣赏着这一幕美好的场景,像是在欣赏一幅令人满意的风景画,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大学毕业以后,鹤丸不愿意直接去父亲安排的公司工作。他不是个喜欢被束缚的人,即使有现成的稳定的工作,他还是更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做一些喜欢的事情。他追求的不是安逸到没有悬念的生活,而是未知的充满惊喜的未来。毕竟还这么年轻,早早地被安排好了人生的方向岂不是太没劲。于是鹤丸就背着父亲顺手拉上好友烛台切光忠,一块租了个店面开了一家甜品店。
   
    鹤丸从小就嗜甜如命,整天口袋里都装满了各种糖果点心,也从来不去考虑蛀牙的问题,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是他从小埋下的梦想。光忠是因为父母一只很忙的缘故从小亲自下厨,再加上从小跟鹤丸混一起玩,某鹤又经常缠着他叫他做点心给他,久而久之练就了一手做甜品的好手艺,逢人称绝。拉上这么一个重量级合作人,鹤丸觉得心里特有底,光忠在厨房里忙乎,他就跑前跑后打下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连恶作剧的频率都下降了不少,这股子认真劲令光忠大为惊叹。因为租店面出钱的是鹤丸,所以他姑且挂上了一个店长的名号。店面有点偏离主街道,在一个并不是很起眼的巷子里,不过环境还不错。虽然客人不是很多,但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回头客,毕竟光忠的手艺有谁不服呢?当然也不排除店长与主厨的颜值原因。
   
    小生意做得挺滋润,而且最初的目的也不是赚钱。照鹤丸的话说,这是在享受生活,生活就是要时常来点小惊喜调剂调剂不然心会死掉的你说是不是。而遇见三日月就是在这个随性的带着甜意的夏季。
   
    甜品店开了一段时间后,鹤丸注意到了一位客人,不只是因为他相貌出众,关键是他每天来的时间都很固定,每次都会选择同样的座位点同样的东西,这让人不注意都很难,更何况是鹤丸这种好奇心旺盛的生物。每天上午的九点十分左右,都会听到点门上挂着的风铃响起,然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点上一杯加半勺糖的卡布奇诺和一个法式烤布蕾,声音温润动听。鹤丸在这个弥漫着奶油与糖的香气的屋子里煮着咖啡,看着他拿出绘本和铅笔不知在画些什么,但就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终于有一次,鹤丸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因子,随便编了个理由走上前拉着官方腔调说道,“这位客人,您已在本店累计消费了十五个烤布蕾,即将,哦不,已经成为我们的幸运顾客,请登记您的个人信息。”说着递上去一张便签纸。
   
    对方将绘本合上收起来,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接过便签纸,“哦?”
   
    “所以说,写下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啦!”官方腔没坚持个一分钟就变了回来,搭讪的行径都这么明显了索性也不再掩饰,鹤丸脸上带着诡计得逞般的笑容,完了还补一句,“吓到了是吗~”
   
    对方愣了两秒便明白过来,转而笑起来,“哈哈哈,还真是吓了我一跳。”说着用随身带着的铅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字迹沉稳秀丽,跟他很像。鹤丸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小声地念着上面的字,“三日月宗近……不错的名字呢。”
   
    “谢谢,”三日月温和地笑着,看到鹤丸胸前的名牌,“原来是‘鹤’呀。”
   
    鹤丸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们就以这种奇特的方式相识了。当天晚上打烊时,鹤丸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一句,“三日月啊……”
   
    “什么?”一旁正在穿外套的光忠有点迷。
   
    “叫三日月哦,那个经常来的眼睛有月亮的特好看的客人。”鹤丸开心地说,“很不错的名字吧!”
   
    光忠黑人问号,“……哦。”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告诉我你那思春少女一般的表情是什么鬼。
   
    自那之后,每到那个时间鹤丸就会注意听着门口的风铃声,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就会丢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为他准备咖啡和甜点,开心了可能会赠送几块黄油曲奇。有时候还会坐下来聊天,鹤丸给三日月讲述了自己的“自由创业之路”,也了解了关于三日月的一些事情,比如他并不是画家,画画只是业余爱好,真正的工作是编辑,又比如说他有一个弟弟在做警察,另一个弟弟还在上学,再比如他年长自己四岁。每得知关于他的事情多一点,鹤丸都会非常开心,两个人的关系在逐渐拉近。但唯一令他有些疑惑的是,他至今不知道三日月的绘本里究竟画了些什么。每当他提出想要看一看,三日月总是笑着推脱,这个以后会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越是这么说,往往越会激起鹤丸可怕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他们平日里的交流。说实话,鹤丸很是享受这种细碎的小时光,一杯咖啡,一碟曲奇,还有三日月,浸染在这带着甜味的夏季里。

   
     “给,你要的东西。”
   
    甜品和咖啡都送上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三日月拿起小勺浅尝一口。
   
    “嗯……”
   
    “怎么样?”鹤丸在一旁投来期待的目光,等待着对方的评价。
   
    “非常好吃,这个纸杯蛋糕。”三日月笑着说。
   
    “是吧!光忠的手艺那可不是吹的!”鹤丸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内心十分满足,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心里把光忠夸了八百遍,走到三日月对面坐下,“话说三日月,你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爱吃甜食的那种类型,当初这可吓了我一跳。”
   
    “是吗?”三日月将点心碟推到桌子中央示意鹤丸一起分享,鹤丸也不客气,拿起另一个勺子伸向一旁的烤布蕾,“那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什么样的呢?”
   
    “嗯,”鹤丸咬着勺子思考,“你外表看起来很华丽,还有你的职业,总感觉应该是……有点认真的类型?反正不像是会每天定时来一个不起眼的甜品店吃点心的人。”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不过我的确很喜欢这种甜甜的食物,感觉吃掉后一切劳累都会消失。”三日月喝着咖啡不紧不慢地说着,“倒是鹤一看起来就跟像是爱吃甜食的人呢。”
   
    “唉?为什么?”
   
    “鹤浑身上下都是纯白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砂糖,或是奶油。”
   
    听到这番话,鹤丸笑到肚子都痛了,“哈哈哈……三日月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不过我喜欢这个比喻!”
   
    光忠从厨房里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店长一边吃着客人的东西一边狂笑,顿时觉得脸上布满黑线想立刻走人,想了想还是清了清嗓子艰难地开口道,“鹤先生,昨天有好几个杯子还没洗呢你看你是不是该来帮帮忙。”
   
    “哦,光忠啊!我这就去。三日月我先去忙了你慢用。”
   
    “鹤尽管去吧,我想我也该回去了。”三日月站起身,桌子上是吃完甜品留下的碟子,“回去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处理。”
   
    “这样啊,好的,那么明天见了!”
   
    “嗯,明天见。”三日月看着鹤丸往屋里走去的略显纤细的背影,脸上是怜爱又安心的笑容。

   
    第二天鹤丸刚起床就感到有些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没什么力气。想了想洗了把脸还是出门了。本以为只是单纯的没休息好,但在店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后就感到有些撑不住了。光忠也发现了他状态不对,好在客人不是很多,就问他要不要回去休息。鹤丸实在是没那个力气说什么“没关系我还能坚持”装什么敬业楷模了,脑袋跟被人跺了一脚似的疼,脸颊也烧起来,发烧的征兆已经够明显了。鹤丸有苍白着脸点点头,开始换外套准备回去。
   
   “你一个人能行吗?”光忠看他走路都点打飘,语气里满满的担忧。他知道,鹤丸从小体质就不怎么样,隔三差五小病不断,他父母也尽量把他放家里少出门,这可苦了内心不老实的鹤丸。长大后情况略有好转,但看他那单薄的样子还是不怎么让人放心。这也许就是他成天吃这么多甜食还一点都不长肉的原因了吧,这边还没胖起来病个一场又全部返还。小时候鹤丸每次顶着个小尖下巴“可怜兮兮”地来要点心,都令人无法拒绝,特别是光忠这样心软的。
   
    鹤丸软绵绵地挥挥手,“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店里就拜托你了。”
   
    随着清脆的风铃声响起,鹤丸看向门口,果然是三日月,原来不知不觉就到了那个时间。
   
    “鹤,上午好。”三日月像往常一样问候着,可不久就注意到鹤丸糟糕的脸色,神色带了些许凝重,“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嗯,上午好三日月。”鹤丸有气无力地把头转到一边轻咳几声,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抱歉,我今天要提前回去,好像有些感冒了。”
   
    “很严重吗?”
   
    “没事,就是脑袋有点疼说不定明天就好了。今天想要什么告诉光忠就行,那我先走了。”鹤丸现在一句话也不想再说了,一心只想回去闷头睡觉。下一刻,鹤丸感到自己的额发被撩开,一只温度比自己低很多的手探上额头,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三日月用手认真地试着鹤丸的体温,动作很是轻柔。
   
    “果然体温有些高。”三日月的手离开鹤丸的额头,微微蹙眉,眼中满是心疼,“我今天开了车来,我来送鹤回去吧。”
   
    鹤丸的脸红成了彩霞,辛亏可以那发烧为理由开脱,否则可说不清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声嘀咕,“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回去。”
   
    “真的不会很麻烦您吗?”光忠客气地开口道,其实心里挺希望他能把鹤丸送回去的,毕竟还是不太放心鹤丸一个人回去,万一发生点啥可不好跟鹤丸他爹交代。
   
    “当然不会。”
   
    “啊,那就麻烦您了,非常感谢!”光忠对传说中的三日月好感度飙升,考虑着下次是不是可以给他来个半价优惠什么的。
   
    一旁没力气插嘴的鹤丸莫名有一种被交易的错觉。不过最后还是坐上了三日月的车,靠在软软的靠垫上,感觉稍微不那么辛苦了。
   
    “需要去医院吗,鹤?”
   
    “不用。”
   
    “那你住在哪?”
   
    鹤丸乖乖地报了住址,软软地倚在靠背上,感觉头疼得有点发晕。迷迷蒙蒙地看到坐在自己旁边开车的三日月,顿时有种不真实感。不知该如何描述,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鹤丸就非常享受和三日月在一起的时刻,距离有点近又有点远,渐渐地一层层地了解对方。就像是玩游戏,始终期待着通关那一刻的喜悦。而自己是在期待什么呢?鹤丸问自己,“游戏”通关的结局会是什么呢?是继续,还是终结。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想要更近一些,更近一些。这种情感是从未有过的,来的如此之急,让人有些无所适从,但又不忍心放下。鹤丸闭上眼睛,心想一定是发烧的缘故使大脑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
   
    “不舒服吗?是不是开的有些快了?”耳畔传来了三日月关切的声音。
   
    “没有,只是有些累。”鹤丸低头咳嗽了一阵,原先苍白的脸颊微微泛红,平复下来后稍微缓了缓,将视线转向左侧,“呐三日月,我们算是什么关系呢?”
   
    “鹤是怎么想的?”三日月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表现出太多的吃惊,而是平静地反问了回去。
   
    废话我知道还问你干什么,要不然身体不舒服不想多说话,鹤丸一定立刻吐槽回去。
   
    “朋友?”
   
    话一出口鹤丸就有点后悔,因为对方显然是很不满意这个答案的样子,一点都不留地把笑意全收敛回去了。不安地等了好一会儿三日月才开口,“鹤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吗?我可不是呢。”
   
    “那你是?”
   
    “我喜欢鹤,所以我并不满足于朋友的关系。”三日月将车停在路边,转头看向一脸懵的鹤丸,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鹤丸觉得自己从没这么不知所措过,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还说什么,做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三日月。所以说,刚刚那是……被告白了?
   
    “那么,”三日月坐得离鹤丸近了一些,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凑近对方的耳朵,“你会答应我吗?”
   
    “答应……什么?”
   
    “做我的恋人。”
   
    这是什么展开?明明是自己先撩的三日月为什么现在反而是自己被撩?这主动权是什么时候转移的?鹤丸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些疑问。
   
    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回应,鹤丸就觉得自己被吻上了。这个吻并不深,对方也没有继续深入的意思,只是慢慢地挑逗似的意味。不知是体温高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鹤丸觉得这个吻沾染了夏季的清凉与甜味混合的……只属于他的味道。他突然明白了什么,那种渴望被接近,渴望被触碰,只有对他的那种不知名的情感……
   
    “会觉得讨厌吗?”分离的那一刻,鹤丸听到三日月轻声问他。
   
    “不会,”鹤丸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只觉得心脏不安分地跳动着,呼出的气息愈发的滚烫。他揉了揉发烫的额角,确保自己此时是完全清醒的,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说,“三日月,我答应你。”
   
    他喜欢三日月,这就是那个不知名的情感。
   
    “我愿意和你成为恋人,因为我也喜欢你。”
   
    下一刻,鹤丸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被三日月拥到怀里,接下来就听见对方在耳边说,“我就知道鹤会答应我的。”
   
    真是,你哪来的自信啊,明明连我都是刚刚才明白。鹤丸红着脸不安分地动着,“放开我啊好难受。”
   
    “你身上好热。”
   
    “所以说发烧当然会这样。”
   
    “我很高兴,”三日月的声音有些颤抖,看来高兴是真的,“鹤,我可以吻你吗?”
   
    怎么还来?鹤丸推开三日月凑过来的脸,“现在不行。”
   
    “为什么?鹤不是说喜欢我吗?”三日月眨巴着眼睛,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不明白。
   
    鹤丸吸吸鼻子,“我感冒了。”
   
    旁边传来了三日月的轻笑声,他放开鹤丸,转而轻轻抚摸他的头,“那就赶紧回去把身体养好。”三日月不急,反正不差这一会儿,因为他明白这只白鹤已经被他纳入囊中了,今后来日方长。

   
    光忠看着坐在窗边卿卿我我吃点心的一对热恋中的人,感觉内心很复杂。他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鹤丸叫三日月送个一趟把自己也送了,这俩是怎么好上的?
   
    鹤丸那次病了有一个星期,回到家后并没有像当事人说的那样睡一觉就好,后来还是给整到医院去了。那几日三日月对他的照料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鹤丸身边。光忠几乎都可以从他身上看到一行闪光字——“男友力MAX”
   
    但有了男朋友并不代表可以不问事!光忠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看着不务正业沉迷三日月无法自拔的鹤店长,他仿佛都可以看到这家店倒闭的光明前程。
   
    “光忠!我要吃抹茶冰激凌!”一旁传来了某只厚脸皮的声音,“啊~果然夏天就要吃这个!”
   
    “免谈!有点身体刚好起来的自觉啊吃什么冰!而且你想看着这个月又是赤字吗!”
   
    “知道了啊,光忠好凶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烛台切·愤怒·光忠,一边和三日月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一杯咖啡。
   
    被狠狠地塞了一嘴狗粮的光忠无力地摆摆手“你开心就好我忙去了。”
   
    屋外阳光正好,比原先强烈了些,毕竟浅夏正在向盛夏过渡着。阳光洒进屋内,像是见证幸福的使者。如果一定说的话,鹤丸应该是感谢这个夏天的,他在这里抓住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幸福。
   
    来自夏日的恋歌在不断奏响,融在带着甜味的空气里。无论是今天,明天,还是很久很久的以后,都永远不会停止。
                                                                              END???(nonono~)

【尾声】
   
     “三日月,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看那个绘本啊?”鹤丸咬着曲奇含糊不清地问。这都正式交往一个多星期了,也不见三日月主动提出来,明明先前还过什么“以后会有机会”,所以说机会在哪?
   
    “哈哈哈。”三日月不紧不慢地喝着茶。
   
    “别想搪塞过去!快说啊!”鹤丸不满地叫,对于三日月这种整天“哈哈哈”的老爷爷性格,必须抛直球。
   
    “鹤非常想看吗?”见鹤丸不太开心了,三日月放下手中的茶杯。
   
    “那还用说?”那个神秘兮兮的绘本可是鹤丸心中的一个没解开的大结。
   
    三日月没再说什么,拿过放在旁边的包,翻出那个浅蓝色封面的绘本递给鹤丸。鹤丸立刻接过来,一脸的迫不及待,毕竟马上就要揭开困惑已久的“三日月绘本之谜”了。这一打开不要紧,鹤丸整个人跟定住了似的,惊讶到不会动。
   
    除了几张普通的风景速写之外,全部都是他。
   
    倚在门框与客人告别的鹤丸,专注地煮咖啡的鹤丸,趴在柜台前打盹的鹤丸,开心地吃着蛋糕的鹤丸,笑得神采飞扬地说着些什么的鹤丸……每一张都惟妙惟肖,像是画真的有生命一般,仿佛可以看得到笔者注入的深深的爱意。每一张的右上方都标注了日期,从鹤丸注意到三日月之前就开始了。其中有一张是空白,日期是一周前鹤丸身体不舒服三日月送他回家的那天,也就是他们互相告白确立关系的那天,白纸的右下方写了一行小字。
   
    [从今天起,鹤终于是我的了。]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脸由白转红,到更红,再到仿佛被泼上了红墨水。
   
    “三日月……这是?”
   
    “我很早就喜欢上鹤了哦,喜欢到你的每个动作都不想放过。”三日月一脸淡定地说着足以令某只白鹤害羞到浑身颤抖的话,“鹤,你终于是我的了,真是太好了。”
   
    鹤丸开口想说些什么,可又说不出一个字,最后认输似的把红透了的脸埋到三日月怀里,小声嘟哝着,“用这种脸说这种话……太犯规了。”
   
    “这么说的话,鹤每天都在犯规呢。”
   
    “你不要再说话了!不然我都没办法起来见人了……”
   
    “好的好的,哈哈哈。”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种令人苦恼的人啊,还在三日月怀里的某红(白?)鹤如是想。

——————————真的END——————————

虽然渣 但请相信我对爷鹤的爱是真的!w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