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凛泉]麻烦名为朔间凛月(♀♀)

全员性转!性转!性转!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雷这个的慎入哦w
渣+OOC 自我满足向2333
我爱百合 百合使我快乐w

————————百合分割线——————————

    濑名泉发誓她从没见过像朔间凛月这么麻烦的生物。

    可偏偏她们就总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交集。

    第一次注意到凛月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泉起初并没有注意过那个日常睡觉旷课的家伙,只是隐约记得班里有这号人。一次放学后轮到泉做值日,她把所有打扫工作都做完后准备离开,正要将教室的门上锁,却发现角落里一个黑色的脑袋趴在桌子上。虽然觉得很麻烦,泉还是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把睡得正香的某位叫醒。

    “喂!别睡了我要锁门……唉?!”

    泉猝不及防地被搂住了腰,狠狠地吓了一大跳。罪魁祸首却毫无自觉地把脑袋埋到她怀里蹭来蹭去,像是一只撒娇的猫,用刚睡醒慵懒又软糯的声音小声叫着。

    “真~酱~今天好慢啊。”

    谁是什么“真酱”啊。泉一脸嫌弃地把对方八爪鱼一般缠着她的手扯开,“放开我啊认错人了!”

    对方这才懒洋洋地把眼睛完全睁开打量着泉,发现真的是自己搞错了之后才乖乖地放手。

    “是哦,真酱明年才能来这里上学呢,差点忘记了。”

    这是泉第一次认真地打量面前的少女。夜空般黑色的长发,额前有一缕头发不安分地翘着,令人羡慕的白皙肌肤,红宝石般的眼睛此时因刚转醒而覆着一层水雾,看起来有点可爱。虽说她们所属的偶像科里长相出众的人不在少数,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

    见她人也基本上清醒了,泉准备离开。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今天的功课不少,值日又耽误了不少时间,晚睡对皮肤的伤害可是很大的。泉刚一转身就被拉住了手腕,她有些不解地回头用眼神询问对方还有什么事。

    “你的名字?”少女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换上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

    “濑名泉。”

    “濑酱,”少女随手指了指摊在一边的练习簿上自己的名字,“我叫朔间凛月。”

    圆圆的慵懒的字体,很符合主人的特点。

    泉一边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名字,一边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手腕抽回来,“别这样叫我,超~烦人的啊!”

    “呵呵呵,可濑酱就是濑酱啊。”

    “真是……随你吧!”泉不想在这里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便不再理她,直接往教室外走去。凛月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把基本没装什么书的书包随意挂在身上,走到泉身边,“那么我也该走了呢,被濑酱锁到教室里可就糟了。”

    凛月比泉略矮一点,不过基本是可以平视的。泉故意将头扭向一边不看她,无处不传达着“我没兴趣和你搭话”的讯息,实际上看起来却像是撒娇赌气的小姑娘。好在对方也没再做什么,只是一边走一边嘟哝着“好~困”。

    每天睡那么久还会感到困,真是个又懒又奇怪的家伙,泉想,比起猫更像是一只睡熊。

    一路沉默地出了校门,她们就各自相想到的方向走去了。泉等凛月走了一段距离后悄悄地回头看了一眼她走去的方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条路通向附近的一所初中。也许是去找“真酱”了吧,按她所说,那个“真酱”应该还是初中生。

    但那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泉耸耸肩如是想。

    经过那一次,泉和凛月的关系也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改观。只是有时早上凑巧在班级门口遇见,凛月会迷迷糊糊地来一句“濑酱晚安”,然后趴在座位上倒头就睡。泉也懒得去吐槽她日夜颠倒的时间观念和作息,毕竟这只睡熊身上的槽点多到数不清,全部吐一遍的话那可太麻烦了。

    一次体育课前,全班的女生到更衣室换体育服。泉站在自己的柜子前脱掉制服上衣,正准备换上运动衬衫时注意到了在自己不远处慢吞吞地换衣服的凛月。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到凛月困倦地半眯着双眼结果直接倚在柜门上睡着了,衬衫还只穿了一半。这到底是有多困啊,泉嘴角抽了两下,感觉自己真的是长了见识。匆匆穿好衣服,泉无奈地走到凛月身边,拍拍她的脸颊。对方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倒是不满地皱着眉头摇头,“别碰我啊笨蛋姐姐!”

    原来是有个姐姐的嘛?泉想了想,“朔间”这个姓氏,难道说凛月她姐姐就是学生会长朔间零,那个被称为“五奇人”之一的御姐。这么一想,她们某些地方是很相似。很快将思绪收回眼前,泉看着内衣基本都暴露在外却毫无自知地呼呼大睡的凛月,真不知说些什么好。但与其她叫醒,不如先帮她把衣服穿好,把她晾在这里这样子睡着也太惹眼了,还随时可能会倒的样子。

    将手臂穿过袖口,再让脑袋透过领口。不得不说睡着的凛月还是很乖的,一点也不会乱动。泉本身是个模特,但她看到少女形状美好的胸部与纤细的腰部线条时还是由衷地在心里小小地赞叹了一下。

    “濑酱~”凛月突然小声叫道。

    “怎么了?”

    “你的胸,好软啊……”

    泉这才发现凛月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她怀里蹭来蹭去,顿时脸颊一阵红一阵白。努力忍住想打她的冲动想把她推到一边去,却发现凛月的“八爪鱼”属性再次全开,根本甩也甩不掉。

    “唉~原来濑名同学和朔间同学的关系这么亲密呀!”

    “是哦,以前都没发现呢。”

    其他女孩子们看着这一幕,都笑着打趣。

    “才没有!这家伙超~烦人的啊!”

    “濑~酱~”

    “睡熊你走开啊!”

    泉此时只想把凛月从身上拆下来然后丢得远远的,如果她做得到的话。朔间凛月一定是麻烦的集合体,泉更加坚定了这一想法。

    升上二年级后,学校要求偶像科的每位学生都必须加入一个组合,为今后的梦幻祭和毕业后的出道做准备。泉考虑了很久也没能决定应该加入什么样的组合,总感觉每一个都与自己呢想法差了那么一点。

    “我们自己来成立一个组合吧!”同班的月永レオ在课间跑到泉的座位前兴奋地说。

    “说得简单,两个人也成立不了的。”泉淡淡地回答。

    “这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找到一个成员了,现在就等待你的加入了啊濑名!”レオ几乎要跳起来,橙色的马尾随着动作上下甩动,像蜻蜓的翅膀。

    “另一个是谁?”泉一边喝水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是凛月哦!”

    “啊?什么?!”泉差点把水喷出来,“我不想加入了。”

    “为什么啊濑名?!你讨厌凛月吗?”レオ睁大双眼不解地问。

    “不为什么,”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拧上矿泉水的瓶盖,“我不喜欢麻烦的家伙。”

    “凛月可是很棒的哦!濑名……”レオ还想说些什么,但上课铃不适时地打响,老师也已经进了教室。她只好将后半句话吞回去,一双碧绿色的眼睛不甘心地看了看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上课时,泉的面前突然落上一只小纸团,泉将纸团打开,看到了レオ特有的跳脱型的字体。

    [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濑名,Knights超级需要你啊!]

    什么嘛连名字都取好了,泉把纸条夹在书里。Knights,意味着守护的骑士吗,倒是个不错的想法レオ的作曲能力是毋庸置疑的,虽然行为有些疯狂,但她的确很有这方面的才能。再说凛月,泉还只是在声乐课上听过她唱歌,让人听起来很舒服的柔软的声音,技巧也把握的不错,但从未见过她展示其他才艺,倒是麻烦见识了不少。如果说讨厌她的话……倒也不是。泉将视线转向角落里的那个座位,不出所料,凛月依旧在睡觉,整张脸埋到臂弯里,那缕上翘的头发随着呼吸的律动摇摆着。泉纠结地扶着额头叹了声气。

    果然,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

    这天,泉回去得有些晚了。二年级的课业本就比一年级时重了好多,泉又在外担任着模特的工作,最近稍微会有些应付不过来。泉完成了最后一点内容,又在公共练习室里坐了一会儿声乐练习才准备回家。

    啊,真是超~累的。泉一边走一边揉着有些酸涩的眼睛。

    “啊,是濑酱,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光凭“濑酱”这个称呼就差不多可以猜道,泉还是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花坛边的自动售卖机旁看到了凛月。这么一想,泉已经很久没在这个时间遇见凛月了。升入二年级后,凛月经常念叨的那个“真酱”也来到梦之咲上了一年级,成了凛月的学妹。“真酱”名叫衣更真绪,从小和凛月一起长大,是个很靠得住的人。每到放学该回家的时间,那个总是把刘海高高地夹起来的祖母绿眼睛的女孩总会跑到二年级的教室把凛月叫醒,帮她收拾好书包然后一起回家。明明凛月才是比较年长的一方,却总是被照顾的那个,而两人似乎也都乐在其中。“谁叫我和凛酱是是青梅竹马呢,从小这样子已经习惯了。”真绪总会无奈地笑笑,然后依旧照顾着她。

    “你不也是?”泉看着凛月在自动售卖机里投入几枚硬币,“今天没跟你那个青梅竹马一起回去?”

    “我让真酱先回去了,”凛月取出两罐还带着冷气的碳酸饮料,把其中一罐递给泉,“要喝吗?”

    “不要。”泉摆摆手拒绝了,她的原则是晚上七点之后绝不再进食,否则会对身材有影响,更不用提这种高热量饮料了。

    凛月没说什么,把饮料装进包里,然后打开另一罐喝了几口,“今天是周四,姐姐也会回家,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去。”

    姐妹关系不好吗?泉看着凛月,“那你刚才一直在做什么?”

    凛月很快解决掉了那罐饮料,把空罐子扔到垃圾箱里,转身看着泉,笑容带了些玩味。平日里总是没什么精神的眸子此时在夜色中却微微发着光,像极了真的红宝石,影子在路灯下拉得老长。

    “我刚才在弹钢琴哦,濑酱想听吗?”

    “你会弹钢琴?”泉有些惊讶地看着凛月,不过仔细看她的手指,纤细修长,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齐,的确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嗯,跟我走吧。”手被很自然地牵起,泉这次并没有抗拒,跟着凛月走进教学楼,来到音乐教室。中央摆着一台黑色的三脚架钢琴,琴架上有几张乐谱,显然是刚刚有人在这里待过。

    凛月坐到钢琴前,整理了一下乐谱便开始弹奏。弹钢琴的凛月和平时的她完全不同,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看起来美丽又优雅,身上有一种不知名的魅力使人不自觉地将目光集聚在她身上。手指灵巧地在琴键上跳着舞,弹奏出一个又一个每年的旋律,从《卡门》到《月光》,再自然地转换到《致爱丽丝》。泉承认,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被凛月与她的琴声所吸引。

    旋律微转,凛月开始弹奏第四首曲子。这一首是泉没有听过的,与前三首的风格不同,却也是十分动听,令人不自觉地想要随着旋律歌唱。缓缓敲下最后一个音符,凛月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意。

    过了几秒钟,泉才反应过来演奏结束了,她由衷地拍了几下手掌,“挺不错嘛。”

    “谢谢濑酱~”凛月起身走到泉身边,“濑酱知道最后一首是什么吗?”

    泉诚实地摇摇头,凛月轻笑了几声说道,“这是王さま的作曲,是写给Knights的歌。”

    “王さま?”

    “就是班里的月永啦。”

    泉这才明白过来,她走到钢琴旁拿起最上面的一张乐谱仔细看了看。即使没有经过任何润色,甚至还未取名,但却已经是一首非常优秀的曲子,拥有着能够走入人心的力量。

    “濑酱愿意加入吗?”凛月看着泉深蓝色的眼睛,“王さま可是非常希望你能加入,说什么‘不是濑名的话insprition就会消失的’,当然,我也一样希望濑酱可以来。”

    “我……”泉有些动摇。

    “王さま还说,如果濑酱肯加入的话,她就给刚才那首曲子命名为《小小濑名进行曲》,怎么样~开心……”

    “才不要啊超傻的!”泉有些别扭地将头扭到一边,“那好吧,我加入。”话音刚落就感到自己被抱住了,凛月把脑袋放在泉的肩膀上,“欢迎濑酱~”

    少女柔软的黑色发丝轻轻扫在脸上痒痒的,泉感受着她身上特有的甜甜的香味,脸颊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要不就是朔间凛月有毒。要不她怎么会觉得,就这样一直被凛月抱着,也挺好的。

    再次见到凛月就是在学校的保健室了。泉一早来到教室却没看到那个在角落里睡觉的熟悉身影。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凛月早上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于是请假去了保健室。泉微微蹙眉,看向那个空荡荡的座位。

    担心什么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即使这样想着,泉还是在下课后来到了保健室门口。一进门就看到凛月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脸色苍白如纸。听见动静微微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喊着“濑酱”,看起来有点让人心疼。

    泉从没见过凛月这个样子,有些担心地走过去看看她,然后向保健老师询问她的情况。得知原因后,泉感觉自己仅存的一点点同情和心疼都瞬间消失。

    “朔间凛月你是不是作死?生理期喝冰冻饮料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凛月可怜兮兮地抱着个暖水袋蜷在床上,“濑酱好凶啊,明明我这么痛。”

    “知道会痛你昨天还买来喝……啊你这人真是超~烦人的啊!”不知为何,对着这张苍白的小脸泉硬是生不起气来。

    “濑酱这是在关心我吗?”

    “才没有!别自作多情啊真是的……”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泉想着是不是该回去了,毕竟这家伙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大碍,况且还有保健老师在这儿呢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做。凛月倒是开口了,“濑酱可以过来陪我一会儿吗?”

    泉微微一愣,还是走到床沿坐下。看在今天是只“病熊”的份上,偶尔妥协也不是不可以。

    “不去上课,没关系吗?”

    “已经下课了啊。”

    “是这样吗,刚刚睡了好久完全对时间没概念了。”凛月将小半张脸埋到被子里,“现在倒是睡不着了。”

    她居然有睡不着的时候吗……泉在心里吐槽。

    “呐,濑酱。”

    “干什么?”

    “肚子好痛……”

    “你活该。”泉对某人的试图撒娇报以冷漠脸。

    “唉~濑酱好过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安慰一下我嘛。”

    “啧,”泉有些无语,“你想怎样?”

    “那么,濑酱唱歌给我听?”

    “不要。”

    “那就讲故事好了。”

    “不要。你是小孩子吗?”

    “那濑酱穿女仆装跳极乐净土给我看吧。”

    “朔间凛月!”泉终于炸毛了,“你哪来的脸皮提这种要求!”

    下一刻,泉感觉自己的腰被环住,某只气人的睡熊乘机钻到她怀里。

    “那么,”凛月把整张脸都埋到泉衣服的布料里,声音轻轻软软的,“抱抱我好了。”

    就这么想撒娇?泉看着面前安静到毫无防备的凛月,刚刚的火气也不知道跑到何处了,手不自觉地搭在少女纤细的脊背上,然后将整个身体环住。让凛月钻到怀里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从前基本都是抗拒的态度,而这次却不同。泉微微加大了手臂的力量,使她们之间的距离更加缩短一些,近到可以听到对方轻柔的呼吸声和自己略显急促的心跳声。

    这样的凛月,貌似也不是那么麻烦到烦人,甚至有些可爱。

    “濑酱身上的味道好香啊~”

    “是吗?”是洗发水的味道?泉看了看自己垂下来的银灰色发丝。

    “我第一次抱着濑酱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濑酱的味道。”

    泉的脸有些泛红,她可不想让面前的人知道,她也是在第一次被抱住的时候觉得对方有点可爱。无论是软糯的声音,还是带着水雾的眼睛,又或是弹钢琴时专注的模样……

    只是后来的麻烦占了上风罢了。

    “濑酱~”

    “嗯?”听见凛月叫她,泉小声应答着,声音不自觉地柔软起来。

    “今天是蓝色的内衣啊,和濑酱眼睛的颜色很像呢。”

    ……

    泉认为自己错了,果然朔间凛月还是最烦人了。

    “朔间凛月我看你也没什么事了啊,”如果怒气可以具象化的话,此时泉的周围应该布满了黑气,“把你的熊掌拿开!”

    “呵呵呵…濑酱好可爱。”

    “但你世界第一烦人啊!”

    在泉暴怒之前,却被凛月轻轻地拉住手,“今后和濑酱就是一个组合了哦,好开心,感觉稍微努力这么一点~点也不是不可以呢。”

    看着面前微笑着的少女,泉突然又气不起来了,稍微有点没面子。不过想来,和凛月在一起时发生的没面子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最喜欢濑酱了~”

    “哼……”

    朔间凛月,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但同时也是最难对付的生物,因为对她根本讨厌不起来只能一味地纵容她,更关键的是时间久了会发现,自己已经有些不想离开她了。

    郁闷的濑名泉如是想。

——————END

这篇ooc超厉害啊23333😂
不过果然小姐姐♀也是世界的宝物w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