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鹤丸国永中心]味道

鹤丸中心 伊达组出场 玻璃渣
看了一个短漫 特别戳虐点就给写了
短 文笔渣 无逻辑 写的都是自己的一些感受
心疼鹤球难受了一个晚自习😥
鹤球的过去是我心中的痛

——————心痛的分割线—————————

    烛台切光忠搅拌着碗里的鲜奶油,做出专心致志的样子,假装自己并没有看到那个与午后的阳光一同溜进厨房的白色身影。

    “呦!吓到了吗!”

    意料之中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搭在肩上。

    “鹤先生,”光忠露出一个无奈又有些好笑的表情,“刚刚你从门口进来时就已经发现了哦。”

    “唉?!不是吧!”白色的付丧神难以置信地睁大了鎏金色的双眼,“是我的脚步还不够轻吗?啊——明明认定这次一定能吓到光忠的,真是遗憾呐~对了!小俱利有没有被吓到?”

    一旁帮忙洗盘子的大俱利伽罗不情愿地抬眼看了看一脸兴奋与期待的鹤丸,冷冷地丢下一个字,“没。”

    “真是大失败!看来这种普通的惊吓方式已经行不通了,大家都变得好强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无论是谁每天都被吓这么几次,或许是掉坑里,或许是芥末馅和果子什么的,日复一日从未间断,也都该锻炼出一颗强大的心脏了吧。光忠看着与纯白清丽的外表完全不相符的几句不离“惊吓”的鹤丸国永,心里默默地吐槽。

    “话说回来,鹤先生有什么事吗?不会是单纯地为了吓一吓我吧。”光忠从始至终没有停止搅拌的动作,转过身问道。

    “本来的确只是为了吓你们一跳,”鹤丸很快从失败后小小的沮丧中转换回来,依旧是元气十足的声音,“后来就是被这个香味吸引过来了啊。呐光忠,今天的下午茶点是烤蛋糕?”

    “主公说想吃鲜奶油蛋糕,所以今天就做了。”光忠将搅拌好的奶油放到桌子的另一角,顺便拉开了对鲜奶油虎视眈眈的鹤丸,“鹤先生,等做好了会分给你吃的。”

    “哈哈哈知道了,话说这个味道是……蛋糕烤好了吧!”

    话音刚落,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烤箱就发出了“叮”的一声。光忠走过去将烤得松软金黄的蛋糕取出,忍不住笑起来,“鹤先生的鼻子可真是灵敏。”

    “那当然!话说小俱利呀,”鹤丸来到大俱利旁边,随意地靠在水池的边上,“你身上有太阳的味道呢,刚才是不是又和猫一起在阳光下午睡了?”

    “没有……”

    “哦哦鹤先生真是厉害!我刚刚把晒太阳的小俱利叫过来帮忙!”光忠忍不住惊讶地感叹,并没有注意到脸色越来越黑的大俱利。

    “哈哈,这么说来,光忠你的身上好像有牛奶的味道,像是妈……”

    “鹤先生,你再这样说下去蛋糕就没你的份了。”

    “哦呀!光忠可真是狠心!”

    看着与光忠互相开着玩笑,笑容温暖明亮的鹤丸,大俱利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在这笑容的背后,真的也是如此明媚的阳光吗?还是……

    几乎没有经过考虑,话语已从口中溜出。

    “土。”

    “唉?”听到大俱利的声音,光忠停止了开玩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小俱利你说什么?”而鹤丸却是一言不发。

    “你身上都是土的味道。”大俱利看着沉默的鹤丸,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

    “怎么会呢?难道说……啊,鹤先生你刚才又去挖陷阱了对不对?”

    “不,”大俱利有些迟疑,却是异常认真的神色,“应该是……更深一些的。”

    “鹤先生……”光忠也发现了鹤丸的异样,感觉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毕竟在来到本丸后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即使在战场上也总是轻松地笑着的鹤丸露出这样沉重的表情。

    “啊……我没事的,”鹤丸感到了光忠的担忧,努力笑了笑,可从中却看不到一丝发自内心的喜悦,更像是生硬地挤出的,“只是……原来小俱利的鼻子也很灵敏呢。”

   
    鹤丸国永清楚地明白,这来自灵魂深处的味道再也不会消失了,无论用怎样温暖的笑容去掩饰,却掩不住那来自深深的墓穴的阴冷腥甜。压抑的,冰冷的,漆黑又无助的几百年,主人在身边永远地长眠着。鹤丸从未因被当做了陪葬品而感到怨恨,他只是害怕,那种孤独与无助,仿佛无论怎样呼喊也不会有人听见。泥土中阴冷的气息,真正的属于死亡的寂静。他的身边开满了血红的彼岸花,染红了他雪白的不染纤尘的狩衣。对于陪伴安达贞泰的几百年,鹤丸并无后悔,却是在被盗墓者挖出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悲愤,连陪伴自己的主人直到最后,主宰自己的命运都做不到,还真是可悲。

    无聊可真的会死人呢。鹤丸自嘲般地笑了笑,平日里用心伪装出的外表被忽然戳破。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END

写得不明觉厉orz
总之我永远都会爱着鹤球的!QAQ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