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奥尤]生长

脑洞产物 有私设
BUG提醒:写之前完全忘记考虑奥总只有168公分orz为了剧情就假设他一年后长到了170公分以上吧!(啪!自打脸)
另外前半段忘了让Ota出场了(捂脸)
渣文笔+ooc 致歉 专注流水账16年
沉迷Yurio无法自拔w

——————————美丽的分割线————————

【一】

    最近,莉莉娅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尤里的状态不太对。

    虽说依旧能够比较完美地完成所有的练习动作,却不似原先看起来那般游刃有余。难不成是在这几个月内练习不够导致柔韧度下降了?莉莉娅略微有些苦恼,蹙着眉将双手按在少年的双肩上,慢慢地施力,使对方的双腿渐渐与地面平行。却意外地听到了倒吸气的声音,虽不大,却没能逃过她的耳朵。莉莉娅不由地将眉头锁得更紧,心中充满忧虑,双手从肩上离开。

    这种程度的动作在以往对尤里来说是完全没有难度的,可刚刚却明显地看出有些吃力,像是在忍耐着疼痛。这位坚强的冰上妖精从不愿在他人面前轻易示弱,按照刚才的反应看,能让他痛到发出声音,这问题也真是不容小觑了。

    “尤里,”莉莉娅看着坐在地板上微微喘息着调整呼吸的漂亮少年,递给他一块毛巾,示意现在可以休息一下,“刚刚觉得痛吗?”

    见莉莉娅毫无征兆地中止练习,本以为会挨骂的尤里有些疑惑地接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下意识地想要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毕竟在莉莉娅面前隐瞒也没什么意义。

    “……稍微有一点。”

    “如果身体方面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说出来。”莉莉娅投来锐利的目光。

    尤里站起身来,扯掉练习时束头发的发绳,金色的头发如同细雨般流泻下来。他抬起头看着神情严肃的莉莉娅,迟疑着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最近身体的一些地方稍微动一动就会痛,有时没怎么活动也会这样。”

    “嗯?”

    “像是腿和手臂,尤其是关节处。明明完全没有伤到。”

    莉莉娅让尤里坐下来,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的手臂和腿的骨骼,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倒是让这个从小和爷爷一起生活几乎没接触过女性的俄罗斯少年红了脸。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对于花滑这种完全利用肢体来完成的运动,如果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可不得了。莉莉娅认为自己应该严肃认真地考虑一下带尤里去看医生。

    尤里倚在训练室内落地窗前的护栏上。初春的阳光透过玻璃进入室内,照在他身上,影子一下子拉得很长,使整个人看起来愈发的纤细颀长。无论是耀眼的金发,精致的面容,还是浑身上下妙不可言的线条,都令人难以移开视线。正如人们所说,像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精,仿佛生来就是为了诠释美丽。

    等等。

    莉莉娅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对着尤里端详了许久,仿佛明白了问题所在。

    年初的时候,尤里有这么高吗?

    “怎么了?”尤里被盯得浑身不舒服,忍不住皱了皱眉问道。

    “尤里,你近期有没有量过身高?”

    “哈?”尤里一脸的不知所云,碍于对导师的尊重,只好乖乖地回答,“没有。”

    接下来的发展让尤里更加反应不过来。莉莉娅像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根皮尺,命令他在墙根站好,开始为他量身高。对于自己的身高,尤里还是比较不满意的。此时的他正一脸不情愿地靠墙站立,完全不明白莉莉娅的用意。

    “我记得年初体检的时候你是163公分,对吗?”莉莉娅一边记录着数据一边问尤里。

    “啊……嗯,大概吧。”

    果然,这样一来就完全解释得通了。莉莉娅不禁在心里感叹起自己的粗心,竟然忘记了尤里可是处于这样的年纪。她在新写上去的数字下划了一道直线,合上记录本,嘴角流露出一个名为安心的不易察觉的微笑。只剩下尤里一个人云里雾里。

    不过,居然笑了啊,那个莉莉娅女士。尤里有些惊讶地擦擦眼睛。

    春天到了,冰雪消融,枝头发新芽,小妖精也开始抽条啦。

【二】

    在尤里第三次提出要休息,并直接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时,奥塔别克忍不住问他:“最近训练很辛苦吗?”

    尤里咬了一口可丽饼,另一只手揉了揉又在发痛的膝盖,听见奥塔别克的疑问,抬起头看着他,“没有啊,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怎么了?”

    “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很容易累。”奥塔别克在尤里身边坐下,平日里鲜有表情的脸上竟露出了些许担忧。

    尤里这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自己今天总是停下来休息这件事,毕竟从前的每次约会,两位花滑运动员一直都是走个一下午基本不带停的。他先示意对方不用担心,然后将几天前莉莉娅的推断告诉了他。

    “所以说,是‘生长痛’对吗?”听了尤里的回答,奥塔别克若有所思。

    “应该是没错了,”尤里露出一副“我也很无奈”的表情,继续吃手上的可丽饼,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这短短的几个月内我长了6公分啊,你难道没有发现我长高了很多吗?”

    奥塔别克仔细打量着尤里。精致漂亮的脸庞虽仍是稚气未脱,身形却已比几个月前的上一次见面要拔高了许多,带着少年特有的修长,没有丝毫的不协调感。年值十六岁的少年正处于生长期,如同一棵在春天被唤醒的树苗,向着天空的方向延伸着。奥塔别克怀着一种有些复杂的情绪,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小恋人越长越好看了,怎么会不开心?忧的是按这个长势来看,加上俄罗斯人的人种优势,几乎可以断言,尤里的身高超过他只是时间问题。

    想象一下稍微有点冲击啊。就好像一直养的小奶猫突然要长大了。中亚青年略微别过头如是想。

    尤里吃完了最后一口可丽饼,感到有些意犹未尽。平日里莉莉娅是不允许他多吃这类甜食的,作为花滑选手不可以摄入过多的热量。但每日的蔬菜沙拉显然无法满足他的舌头,也只有在和奥塔别克约会的时候可以放纵一下自己。刚刚抬起头就见到奥塔别克将脸别去一边,不由疑惑地看着他。

    “我只是在想,你最近长得的确很快啊。”

    “那当然,本大爷可是俄罗斯人!身为战斗民族怎么可能不高大!”听了奥塔别克的话,对男子气概方面的问题异常来劲的尤里得意地说着与他的外表完全不相符的话,有点狂妄,却又有着别样的可爱。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了。

    奥塔别克努力忍着想笑的冲动,艰难地保持面瘫脸,“嗯,尤里也许很快就会比我高了。”

    这话在尤里听来倒像是奥塔别克因为觉得自己以后会长得比他高而感到自卑和失落了。他拍拍对方的肩,俨然一副好哥们的样子,“别担心,以后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我,绝对不会瞧不起你的!”

    “真的吗?”看着尤里认真又“义气”的样子,奥塔别克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反正偶尔逗逗猫也不算犯法的吧。

    “当然是真的!”尤里以为奥塔别克不相信他,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真心。

    “不会瞧不起我?”

    “当然不会!”

    “你会一直是我的吗?”

    “我当然一直是你……”

    说到一半尤里才发觉到了不对劲。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这人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TMD是在绕他!更可气的是他居然就这样被绕进去了。尤里迫切地想表达自己的愤怒,可脸却不争气地红了,在欧洲人的白皙肤色上更为显眼,像是一滴红墨水滴入牛奶中,飞快地晕染开来,反驳的话更是梗在嘴巴里说不出来了。

    “嗯,我明白了。”

    “你明白个毛线!奥塔别克!你这家伙——”

    “我也是。”

    “啊可恶!你别再说了!!!”

    “谢谢你将自己托付给了我,尤里。”

    “让你别说了,你……唉?!你你你要做什么?!这里都是人啊不行!”

    奥塔别克一把抱住了属于自己的战利品——炸毛的小妖精。即使长高了不少,却仍是有些体格差距,能够恰好地搂在怀里。他可以感受到尤里不安分地乱动着表示抗议,也明白此时如果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对方的脸红得像是煮熟的小龙虾。当然小龙虾这种东西用在他可爱得不行的小恋人身上显然不太合适。

    尤里还在尽力反抗着,似乎是在对刚才的事表示不满,又似乎是对在人来人往的街边突然的亲热感到不自在。嘴角微微上扬,奥塔别克将穿在身上的黑色外套脱下,发挥其屏障的作用,挡住了多余的视线和目光。在这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与怀中的小猫进行了一个漫长的吻。

    似乎还带着可丽饼的香甜。

【三】

    “不回来吃晚餐了?”

    “电话里是这么说的,”莉莉娅面无表情地从冰箱里取出两个尤里从俄罗斯带来的皮罗什基放入烤箱,“要的话一会儿自己拿。”

    “那小子最近越来越贪玩了!”雅科夫没有接话,略带不悦地说。

    “偶尔让他放纵一下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你说什么?”一向严格的莉莉娅居然会说出这种话,雅科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莉莉娅不再理会他,一人向练习室走去。她开始考虑给尤里添置新的练功服和比赛服装的事情,现有的几套也许不久后就会不再合适了吧。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冰上妖精”,即使是衣装也要是完美的。

    开始不断生长的小妖精,今后的路会更加艰难和漫长吧。

【四】

    哈萨克的英雄与俄罗斯的妖精在初春的东欧街道边的长椅上,以一件外套作掩饰,旁若无人地拥抱亲吻着。街道上的人行色匆匆,没有一个人过多的留意,这也是值得庆幸的。若是有人凑巧目击到的话说不定会成为第二天的头条。

    冗长而深情的吻一直持续到尤里感到有些窒息才停下来。他倚在长椅上喘息,整张小脸都是红的。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街道两侧的店铺发出暖黄色的灯光,四处充斥着烤面包和各种食物的气味。整座城市的街道似乎都在无言地欢迎着远方的来客。

    “尤里,你饿吗?”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奥塔别克,从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情绪波动,仿佛刚才并没有经历什么让人心跳加速的事情。而尤里就完全不同了,他完全没从刚才的心情中转换过来,脸上带着红晕,好一会儿才摇摇头。

    奥塔别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还不算晚,至少离休息的时间还有些距离。他将脸凑到尤里耳边,小声地提议着,“要不要去我那里?你明天应该是假期吧。”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几乎让尤里快要消退的红色又爬上耳尖。

    尤里觉得自己刚才的种种表现都太丢面子了,这都要怪奥塔别克。他低下头,微长的金发遮住了脸,试图不让对方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

    “你背我。”

    “嗯?”奥塔别克没想到尤里会这样回答,小小地惊了一下。

    “我说——”尤里的声音带着些许不耐,像一只刚刚还在撒娇的小猫在试图挽回些面子,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脚很痛,浑身都很痛,你背我走。”

    哈萨克斯坦的青年愣了几秒,下一秒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即使是骄傲的小妖精也会有想要撒娇的时候呢,一定要好好珍惜。

    “你笑什么?!背不动是不是?”

    “当然不是,”奥塔别克止住了笑声,可笑容却无法从脸上消失了。他站起来走到尤里面前微微俯下身,“再长高些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尤里别扭地扔给他两个白眼,一脸傲娇地趴到对方宽阔健壮的脊背上来,“别把我说得跟个小孩子似的,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吧!”

    感受到背上的人轻盈的体重,奥塔别克揽住少年特有的纤长的双腿,向街道的尽头走去。

    即使长高了,也还是一只小猫呢,连重量都像猫一样轻。这话可千万不能让小猫本人听到。

【五】

    正如开始的开始,英雄并不是一时兴起地才邀请妖精的。就在驾驶着机车将他掠走的那一刻,他们已将彼此的心都掠走了。

    就像现在这样。两人都是圆圆的溏心蛋黄,轻轻一戳,就可以看到幸福流淌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生长着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心中满溢出的爱。这是从相遇的那天就决定下了的。

————————————END

写的不明觉厉orz
奥总,你也快长个吧!233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