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交往一下如何?【中】

我又来逗逼啦~~
今天也是OOC到不行的各位
这个文 没~有~脑~子~

天天补课快要忙死啦(ಥ_ಥ)

——————————————

『四』

    “你不知道三日月宗近?”

    面对烛台切难以置信的眼神,鹤丸疑惑地歪歪头然后继续啃薯片,“刚刚帮我送水卡的那个人吗?我不认识啊,你朋友?”

    “小俱利!”烛台切一把拉过一旁作为无辜群众的大俱利,“你知道三日月宗近吗?”

    “啊?”大俱利一脸嫌弃地拍掉自己身上的手,不情愿地回答,“B班那个?”

    “鹤丸你看看同为网瘾少年,连小俱利都知道……不如说身为这里的学生不知道都难吧,你都在这儿上了两年学而且还在隔壁班,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烛台切摇了摇头,用一种看待闭关老和尚的眼神盯着鹤丸,盯得鹤丸薯片都不想吃了直出冷汗。一旁莫名被归入“网瘾少年”之列的大俱利不满地冷哼一声,扭头透过窗户看楼下花坛里的猫。

    猫都比你们看着顺眼至少不会烦我。我还是想一个人。

    “他哪位呀?为什么我就必须要认识?”鹤丸把薯片放桌洞里皱了皱眉,“有钱人就必须让天下每个人都知道他?”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身Brioni。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连帮人送水卡都感觉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话虽这么说,虽然只一面之缘,鹤丸对三日月宗近这人整体印象不坏,也许有人长得好看自带特效的因素。但他实在对这种所谓的风云人物就应该得到全世界关注的说法不可苟同。

    “他是校长的干儿子,再过个把年整个学校应该就是他的了。”

    “勉强算个官二代?那又如何?”鹤丸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烛台切指向窗外离学校两条马路之隔的商业街上,“那幢双子大楼,他们家的,懂了没?”

    这时鹤丸不得不动容了,他从座位上“哗啦”一下站起身走到窗前,“他家是三条集团的?”三条集团,可谓商业巨头。三条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第三。国内外都有分公司,各大公司基本都有他们的股份,大概就是三条集团咳嗽一下全日本都要抖三抖那种感觉。

    “嗯,”烛台切深沉地叹了口气,“再加上他外貌的确出众,你应该也看到了。可他却对所有向他告白的人不论是男生女生都爱理不理的,反倒更激起了一些人的恋慕……这种人,不出名都难啊——”

    “卧槽——光忠你等等!”鹤丸一副见鬼的表情,“你刚刚说男的都跟他告白??”

    一个词形容三日月宗近——祸水。

    “没那么奇怪,肯定是有那种兴趣的人的。”烛台切摊开手说道,很快又用一种仿佛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的眼神看向鹤丸,“话说鹤丸你一直也没女朋友,还不停地拒绝向你告白的女生,难不成是也对三日月这样的……?”

    “停停停!Stop!S!T!O!P!”鹤丸冲过去用双手捂住对方的嘴巴生怕又会吐出什么可怕的词儿,“哈哈哈你吓不到我的光忠你说什么啊我可是个比电线杆还!要!直!的三好网游青年而已。”

    “哈哈我就开个玩笑,”烛台切好不容易摆脱了对方的鹤爪,像是没发生什么似的继续最先的话题,“……嗯,三日月给你送来了水卡然后呢?”

    鹤丸被整得安静如鸡。光忠你可不可以不开这种玩笑我年纪大了心脏不好真的。

    “然后什么?没了啊,我就回来了。”

    “痴女呢?”

    经这么一提醒鹤丸才想起来今天的重点。他淡定地掏出桌洞里的薯片继续吃,“啥痴女啊不去想根本就没影儿,说不定开玩笑的呢。改天上电脑再套套她的话,把她的真实身份给套出来。”

    “是吗?”烛台切投以不放心的眼神,把椅子往大俱利那边挪了挪,自言自语似的说,“别套别人反倒自己给套进去了。”

『五』

    晚上十一点半左右,鹤丸正准备关了电脑洗洗睡,突然看到好友栏里那位“蓝月亮”再次阴魂不散地出现了。

    [鹤还没睡呀。]

    鹤丸犹豫再三,最终决定给回复过去,毕竟躲着也不是道理。

    [你先别管我睡不睡,你先说说你哪位?]

    [呵呵,我上回不是已经说了。]

    [我今天也看见鹤了呢~]

    鹤丸气的想砸键盘,不过他可不舍得真砸,就这一键盘还花了他好几个月零花钱呢。鹤丸觉得对方说的什么B班都是假的,这人其实是从火星来的吧不然怎么没法沟通呢?他不想再跟她废话,直接甩了好几个暴漫表情过去。给你个表情自己体会。没想到对方修行更深,直接一句话噎得鹤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哈哈哈,你真可爱*^O^*]

    WTF?!

    好了你赢了可以了。

    鹤丸对电脑屏幕微笑着手动“拜拜”,然后关了机洗澡去了。今晚不能睡太晚,也不能因为这种人坏心情,明天还要完成光忠交给自己的任务呢。

    事情是这样,烛台切远在北海道的亲戚家的孩子太鼓钟贞宗明天要过来。即使已经上了小学六年级而且特古灵精怪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他的父母不放心让他一个人过去但又因为工作忙抽不开身,就拜托烛台切到机场接一下免得迷路。但偏偏明天周六烛台切要去面包店兼职,大俱利要去漫展参加××荣耀线下见面会因为听说有绝版皮肤可以免费领,于是这个重任就交给了“闲人”鹤丸。

    鹤丸也抗拒了两下,我哪里闲人了光忠你好伤人心!但被问及你明天有什么兼职或者必要的安排吗的时候竟无言以对。

    去就去,接个孩子怕什么。况且鹤丸还蛮喜欢太鼓钟的,他们在某些地方的脑回路惊人的契合,即使只见过几面已经熟得称兄道弟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整,鹤丸准时来到机场。他平时一向喜欢穿浅色的衣服,再加上他比周围人要白一些肤色和同是白色的头发,总给人一种纯粹恬静又特别仙的错觉。然而好多女生都是被这种第一印象给欺骗了,自顾自地认为鹤丸就是梦中的白马王子,接触后发现居然是“惊吓王子”。今天鹤丸没有穿一身白,反倒穿了件红色的外套,显眼些的颜色为了使太鼓钟一下飞机就能一眼看见自己。

    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左右,但左等右等就是没见太鼓钟的身影,眼看都快八点五十了,鹤丸不禁有些着急。别是被人贩子拐了吧,再怎么老人精也是个小学生啊万一人家给个游戏碟就给诱拐走了这回去怎么跟光忠交差啊,更糟糕的是太鼓钟还没手机。鹤丸耐下心来又等了十来分钟,然后实在忍不了了绕了一圈儿后到服务台报失去了。如果还是找不到的话就得报警了。

    好在天不负有心人,服务台的小姐姐在广播里播报了几下“太鼓钟贞宗小朋友,你的哥哥在找你请迅速到服务台前”后没过几分钟就看到了那顶着一头蓝毛的小身影。

    “鹤丸哥!”太鼓钟看见鹤丸百感交集热泪盈眶,丢下行李箱就扑了过来差点把鹤丸按地上。鹤丸不理会他的试图撒娇,敲敲他的脑袋质问道,你跑哪去了啊?

    找不到他自己一个人回去见光忠可是性命难保啊。

    “我刚下飞机见你还没来就到处绕绕,结果不小心迷路了,是这个哥哥把我送来的,虽然中间我们两人都一起迷路了。”顺着太鼓钟的手指方向,鹤丸才注意到他背后的人。然后整个人就傻那儿了。

    我去这不是三日月宗近吗?!

    三日月撩了撩侧发,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呵呵呵找到了就好。原来他的哥哥是你啊。”

    “啊哈哈……”鹤丸略有些尴尬地笑笑,居然一连被他帮了两次这是有多巧,果然日本地斜对吧。接下来认真地跟他道了谢,“谢谢啊,真是帮了大忙!话说我是帮朋友接他的。”

    “是你那个带着眼罩的朋友?”

    “嗯……唉?你怎么会知道??”

    “哈哈哈,”三日月露出了个略带玩味的笑容,“如果想要谢我的话,改天陪我吃顿饭如何?”

『六』

    周一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打响后,鹤丸在烛台切众人听说原因后震惊的眼神中走出教室。按照约定到一楼的楼梯口等三日月。因为那次“机场事件”加上先前的“水卡事件”令鹤丸很难拒绝对方让他陪吃饭的要求,于是就定在了今天。

    就只是请顿饭,应该没什么吧。就希望三日月少爷别狮子大开口就好。

    “等很久了?”耳边突然传来三日月的声音让鹤丸一个激灵从神游中回来。三日月今天穿的不是上次那件衣服,但也只是换了个颜色,一样的牌子。鹤丸不禁想他家是不是有一柜子Brioni。

    “没有,我也是刚到。”鹤丸从兜里掏出饭卡,“我这里还有点钱,今天就请你去南食堂二楼吃一顿吧,不是太贵的话应该是付得起的。”

    他们学校有南北两个食堂,每个食堂有两层。根据学生们吃两年食堂饭的经验得出,北食堂一楼最便宜但也最难吃,二楼其次,南食堂一楼稍微好一些,二楼再好一些。总而言之,全校最“高档”但也最贵的吃饭场所就是南食堂二楼了。这样也挺大方了吧,鹤丸这样想。

    没想到对方却轻笑了两声摇摇头,直接拉住鹤丸没拿饭卡的那只手就往校外走,“今天不去食堂,我们出去吃饭好了。”

    “啊?”鹤丸被拉得晕头转向,“出去?到哪去啊我付得起吗?唉不对我只有饭卡没带现金啊!”

    “没关系,”三日月回过头来微笑着说,“我只是说让你陪我吃饭,没说让你请。”

    有钱人真可怕。长得好看的有钱人更可怕。

    鹤丸浑浑噩噩地一路只管跟着三日月走,反正他也不知道要去哪。最终被带到一家装潢精致的西餐厅,坐定后翻开菜单看那价位就不是普通人能常来的。而三日月点餐的娴熟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常客。

    “你喜欢吃什么?”

    “你随便点就好,我什么都可以的。”鹤丸撑着桌子捧着脸瓮声瓮气地说,紧接着突然想到什么问题,又立刻坐直了身子。“那个,三日月……同学,你知道我叫什么吗?”从头到尾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仔细想想三日月似乎每次称呼他都是“你”也没喊过名字。

    “知道呀,鹤丸国永。”三日月眨眨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有,你叫我三日月就可以,别加同学了。”

    ……好吧,我反应慢算我输。

    “哦,那你也是,叫我鹤丸就可以了。”鹤丸低头喝着刚送来的苏打水默默掩饰尴尬。

    “我可以再简称一些,叫你‘鹤’可以吗?”三日月略微凑近了一些,眼底的月牙似乎在荡漾着。

    鹤丸直接被苏打水呛着了,偏到一边咳嗽半天才缓过劲来。刚刚似乎心底的某个噩梦被唤醒,“鹤”这个蜜汁称呼就在前几天还把他恶心得不行来着,最早还是出自那“蓝月亮”之口。三日月是怎么想起来的这一出?

    “你不同意?”三日月的语气带了些疑惑和隐隐的……失落?好看的眉宇微微蹙起。

    “啊不是不是,随便你叫。”鹤丸苦笑着回答,“只是前段时间被一个很奇怪的人缠住,对这个称呼有些抵触罢了,不过没什么。”

    “哦?是什么样的人?”三日月脸上带着饶有兴趣的表情。

    “大概是来告白的女生啦……”鹤丸摇摇头,“对了!她说她也是B班的,你应该认识她吧?”

    “呵呵,也许吧。”

    “啊——那我今晚再试着问问好了……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和她说话了,感觉真的是个超奇怪的人。”鹤丸正打算拿杯子,却听到了对方的一声轻笑,他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三日月。

    “哈哈哈……没什么。”三日月略有深意地收起笑容,“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鹤丸莫名有一种落入贼窝之感,却不知由来。

   
   
     晚上,鹤丸刚刚登录就看到了“蓝月亮”的消息。

    [穿着红色外套的鹤也很美。]

————————TBC

又是直接用手机打 感觉自己越来越咸鱼🐵

文笔渣致歉

评论(1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