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交往一下如何?【下】

越写越没干劲了orz
让我死在学习的海洋里专心作咸鱼
抓紧填坑 这文字如此之渣 摸摸みんな的眼睛~

狗血玛丽苏ooc

————————————

『七』

    傍晚时分意外地来了场暴雨。这雨来势汹汹,似是有人从天上向下泼水,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雨幕。鹤丸一向是不爱带伞的,偶尔带伞也是烛台切帮他放包里的。而今天这场雨来得毫无预兆,书包里更加理所当然的没有雨伞存在的踪迹。

    因为上课睡着而被老师留下来做值日,没想到这么“走运”的事就在今天碰上了。

    鹤丸翻遍了书包,他从未这么期待过烛台切的多管闲事,但最后仍旧一无所获。他略带苦恼地看了看外面,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难道就要这样被困在学校里?

    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直接冒雨冲回家,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感冒;二是打电话给烛台切来接他,不过免不了又要迎来一顿光忠式啰嗦。鹤丸想了半天最终决定选第二个,毕竟挨一顿说教总比几天在床上躺尸好上一些。他掏出手机翻出通讯录正欲拨过去,耳畔就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嗓音。

    “还没回去?”三日月站在不远处,拿着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笑吟吟地望着鹤丸。

    “嗯,忘记拿伞,准备打电话找人来接我一下。”鹤丸暂停了手指的动作,抬起头看到三日月,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也这么晚才回去?”

    “我大概也是被罚值日吧?”

    “不会吧这么巧!我也是被罚了值日才留到现在的。不过还真看不出来你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居然也会挨罚。”鹤丸下眨了眨眼睛,完全没有留意到对方语气中的奇怪之处,低下头正准备给烛台切打电话,眼前却出现了一把伞,正是三日月拿着的那把。

    “这是?”鹤丸犹犹豫豫地把视线转移到三日月脸上,又看了看他递过来的伞。

    “雨伞。”对方仍然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让人根本读不出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我不是在问这个东西本身,雨伞我还是认识的。”鹤丸碍于礼貌仅是在心中默默扶额,天哪这回答竟无言以对。话说这种无语凝噎的境况为何感觉似曾相识?

    “等到你的朋友过来天就太晚了,我正好有伞,鹤不如就打这把。”三日月又把伞向前递了递,眉眼弯成了月牙儿。

    “唉?给我吗?”鹤丸指指自己,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却迟迟没去接,“这不好吧我回去了你怎么办?”

    “鹤应该不介意与我同撑一把伞的吧?”像是早就料到鹤丸会这么说,对方很快就给出了这个看似顺理成章的答复。

    鹤丸打量了一下这把雨伞,完全称不上大,根本做不到完全遮蔽住两位高中男生,更何况这完全不是轻风细雨。而且两人同撑一把伞在雨中漫步(bushi)怎么说都有点那个啥。“谢谢你啊三日月,不过还是你先撑伞回去吧,我家离得不太远很快应该就会有人来接我。嗯……我是说,这样的话两人都会淋湿的。”鹤丸试探性地提议道。

    “没关系,天也不早了,总比没有要好一些。”三日月毫不在意地撑开了雨伞,脸上挂着纯良无比的笑容,“而且,我会保护好鹤的。”

    鹤丸心中此时犹如万千草泥马奔腾。三日月你找到重点了嘛……谁叫你保护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被这么一说莫名有种学长送学妹回家的既视感,太诡异了。这关系性别都不沾边儿吧。

    最终还是对这场雨妥协了。两人挤挤巴巴地凑在一把伞下,其中一人还怀着某种复杂的情绪向前走着。距离实在是很近,耳边除了雨声就是对方的呼吸声,连频率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因为有些许身高差的缘故,三日月耳旁的的几缕发丝总是在鹤丸脸上扫来扫去,弄得他的脸痒痒的又不好去碰。最奇怪的是明明是微凉的气温,鹤丸的脸却有些发热,用手一触碰果然如此。

    三日月这人……会不会有毒?

    好在家离学校真的不太远,不出十分钟就到了,而在鹤丸看来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在家门口停下时长呼一口气。雨伞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鹤丸的半边衣服都是湿的,侧身一看三日月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比他的还要糟糕一些。

    虽然有时奇怪了些,但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吧。鹤丸看着身上滴着水表情却看不出丝毫在乎的三日月,心中还是有些感激的。

    “你该怎么回去?”雨势完全没有放缓的意思,令鹤丸不禁替对方发愁,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唉!对了像你这种少爷之类的应该都是有专车接送的吧?”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嗯,不过我今天打电话通知他们不要来了。”

    “唉?为什么?”鹤丸这一听更想不明白了,三日月大少爷的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实在是个人类未解之谜。

    “因为今天想跟鹤一起走。”三日月在伞下抬起头看着鹤丸,眼神里充满了无辜。

    “……就只是这样?”

    “嗯。”

    鹤丸偏过脑袋免得直视对方的眼睛,脑子里有点乱,不过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提醒着他:不要乱想不要乱想。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看了看面前的人,认输了似的往旁边一指。

    “要来我家吗?”

『八』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每响一声,烛台切的眉头就蹙得更深一些,佯装写作业的太鼓钟时不时地看一眼浴室的门,似乎这样就能看出什么奥秘来。只有被大雨堵在这里(被光忠叫来玩结果走不了)的大俱利完美地履行了网瘾少年的职责,从始至终专注于手机从未抬头。

    “鹤丸……”烛台切停止了切菜的动作,丢下菜刀三两步走到正在擦头发上雨水的鹤丸身边,把手遮嘴边问悄悄道,“怎么下场雨你就把三日月宗近给领回家了啊?”

    “什么领回家?我凑人家伞回来给提供个洗澡场所作为感谢是生而为人的基本道德吧。”鹤丸耸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顺便把头伸进厨房里看,“今晚吃什么啊光忠?饿死我了~”

    “你连带人回家来都不说一声了还只想着吃饭……唉——”烛台切做了个抹眼泪痛心疾首的动作,然后就丢下鹤丸回厨房去了,边走边念叨,“小贞小俱利你们看鹤丸他长大了翅膀硬了呢,真令人伤心。”

    鹤丸无语得不行,又特别想笑,最后歪了歪嘴接道,“怎么了啊我又不是带了个妖魔鬼怪回来你们怎么这反应?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嘛,光忠妈妈?”

    “鹤丸哥,”太鼓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桌上的作业一个字都没有沾,他神情严肃地问道,“原来……你和机场的那个哥哥是情侣吗。”

    “是谁说过,自己比电线杆还要直。”一旁的大俱利虽然依旧没抬头却也做出了反应,“我忘了,应该不是你。”

    鹤丸本来正喝水,听到这俩发言吓得一口水喷出来。“喂……你们够了啊!瞎猜什么呢!”

    “两人在暴雨中同撑一把伞,然后将淋湿的对方带回家……哎这个桥段我这本书里也有呢!”太鼓钟郑重地举起一本少女漫翻到所说的那一页。“是吗给我也看看。”烛台切凑过去看了几眼然后脸色越来越奇怪。鹤丸越来越有一种跳进日本海也洗不清的错觉。

    当三日月洗完澡换好衣服推门出来时正好看到了这么一幕。鹤丸抢过一本粉色封皮的少女漫丢到一边然后一脸羞愤(?)地喊道:“我跟三日月真的没谈恋爱啊我们啥也没有!!!”当他看到烛台切向他使眼色然后缓缓回头看到身后的三日月后,表情渐渐凝固了,然后脸越来越绿紧接着再转红。当三日月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缓和气氛时,对方已经冲到浴室关上门没影了。

    “啊啊~没事没事,你坐。”烛台切向三日月摆了摆手,“他就是害羞。”话音刚落就听见浴室里摔沐浴露瓶子的声音。

    三日月回以微笑:“嗯,我明白。”

    好在三日月也没留下来吃晚餐就被家里的车子接走了,不然鹤丸完全不知道这个晚上该怎么度过,大概会爆炸而死吧。三日月离开后鹤丸才慢吞吞地从浴室里出来。还好晚餐时间是平静的,大家应该是觉得他也羞够了再戳就有可能会炸而纷纷停了手没再提。

    夜晚时分,鹤丸辗转反侧睡不着,只要一闭眼就满脑子都是三日月。意外的很柔软的头发,在伞下若有若无的令人安心的气息,温柔得不得了的笑容……还有那声“鹤”,似乎也没那么讨厌。鹤丸摇了摇头捂住脸,用被子蒙住脑袋将自己团成一个球。

    三日月绝对有毒没错了!

    鹤丸悄悄从被子中露出一双眼睛。活了快二十年,他头一次感到对人生的迷茫。

『九』

    第二天顶着一对黑眼圈来上学的鹤丸不出意料地吸引到了大家的眼球,纷纷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鹤丸笑笑开脱说是熬夜肝游戏忘了时间。无奈皮肤白的缘故黑眼圈更加明显,想藏都藏不住。烛台切和大俱利看到后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了些许不忍,大概是意识到昨天稍微有点撩过了。午休的时候两人一言不发凑钱跑到南二给鹤丸买了个甜甜圈送他算是补偿。

    一直看自己平日里元气十足的小伙伴此时蔫如死鹤的样子,烛台切有些于心不忍,戳戳他自愿要做“知心姐姐”,却没想到被对方一下子扯住不放手了。

    “光忠啊你说电线杆永远都是直的吗?”

    烛台切本想回答“那当然”,转念一想鹤丸此时的境况改口道,“这个……谁知道呢,也许哪一天它就弯了呢你看比萨斜塔它都是斜的呢。”

    这话没有达到任何预期的效果反而起了反作用。鹤丸一脸惆怅:“比萨斜塔它斜但至少是直的啊……”

    烛台切有些着急了,看鹤丸这样连大俱利都有点慌。还没开口就看到了鹤丸泫然欲泣的脸,连声音都染上了哭腔,“光忠小俱利,我好像……不再直了,你们会嫌弃我吗?”烛台切本来也猜到了大半,见状揉揉他的脑袋,直说不会不会你怎样都不会嫌弃。

    “那个,”鹤丸抹了抹眼泪,平静下来,“我……好像喜欢上那个三日月了。”

    烛台切和大俱利想说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看对方情绪暂时还不是很稳定就没说出口。

    “我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直面自己的感情啊!”烛台切正式进入“知心姐姐”模式,开导着这位被感情所困的朋友,“喜欢上谁不是谁能决定的,但一旦出现就要珍惜。感情这东西不分什么高低贵贱,喜欢女的又怎样?喜欢男的又如何?如果你真的喜欢三日月那就去追呀,我们不仅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反而会尽全力支持你的!对吧小俱利!”

    一旁突然被点名的大俱利愣了愣,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鹤丸被这一会儿的“朋友情谊”感动得说不出话,末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拍拍两人的肩。

    “谢谢你们了!我会加油的!”

    晚上回到家后,鹤丸登录了许久没上的社交软件。他认为在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追求的同时要将前债都给解决了。意外的,“蓝月亮”最近并没有给他发其他消息,只是偶尔有一些翻看他动态的记录。鹤丸头一次主动敲了一段话给发了过去。

    [在吗?]

    [在。]对方很快就回复了,几乎是秒回。

    [关于你原先说的那件事,我想要和你谈谈。]

    [是什么事呢?鹤直接说吧。]

    [抱歉,我无法回应你对我的感情。因为我有了喜欢的人。]

    这次对方迟迟没有回复。鹤丸有些担心,害怕是自己刚刚的话伤到了人家。再怎么样对方也只是个女孩子,能那样勇敢表达感情应该也是鼓足了勇气吧。然而正在鹤丸猜测时,一行字跃在了屏幕上。

    [鹤喜欢的人是谁呢?]

    鹤丸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

    [他也是你们B班的,你应该认识。]

    [没错,我喜欢的人是男的,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但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只好承认喽,但并不知道他对我的看法呢。]

    [他的名字是?]不一会儿,那边又问道。

    鹤丸心一横,回了过去。

    [三日月宗近。]

    那边又是许久的沉寂,鹤丸等了一会儿,决定好好道个别然后退出,手刚刚覆上键盘就看到了新的消息出现在对话框中。

    [我也喜欢你。]

    鹤丸苦笑了一下正想回复过去,可对方再次赶在了他之前。

    [你先打开门。]

    鹤丸愣了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但许久那边都没了其他的任何动静,他半信半疑地起身向门口走去。心脏不知为何跳动得厉害,似乎在预示着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打开门,鹤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日月站在门外,笑容依然温柔,那双带着新月的眸子神情地望着他,伸出一只手轻声问道:

    “鹤,交往一下如何?”

——————————END

总算强行完结了orzz
叫我烂尾王さま好啦2333
被作业压得真的没没时间了🐸又是半小时打字系列233
让大家失望了 抱歉orzzz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