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里

不吸鹤会死

这里雫(nǎ)里——鹤丸国永的女朋友X

爷鹤是主餐 一期鹤是小甜点
其余都是维生素ABCDE
业渚沼 es……

高三狗 日常潜

[三日鹤]旧识【上】

依旧渣ooc 狗血
暴风哭泣!!截掉一半又删了好多内容lof总算让我发了嘛?!orz

题目也是敏感词 于是胡乱换了一个
题目不重要无视无视233
—————————————
【1】
   
    “你的声音也跟从前不一样了,我的耳朵差点没辨识出来……”

    “我可是一瞬间就认出,即便已经不再是只雏鹤了。”

    鹤丸国永微抿着唇,有些局促不安地站在办公桌前。刻意背在身后的右手抓着一只马克杯,紧攥着一条速溶咖啡的手心沁出了汗。距他不远的黑色转椅上的男人正笑吟吟地望着他,在外人看来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此时在鹤丸看来充满了阴谋家的意味。

   

    工作时间开个小差偷偷去茶水间泡咖啡,连包装都没撕开就被告知上司在总裁办公室等他报道。

    大概也就是被念一顿吧。比起这个鹤丸更疑惑的是,为什么还要去总裁办公室?他犯的错还不至于惊动到这类公司高层吧。

    不少人可是连公司最近新来的那位总裁大人的面都没见过一回,身为无数小职员中一员的鹤丸自然也不例外。好奇还是有一点的,不过现在也没时间去猜测。虽然对自己那位认真的上司摸得挺清,但把他给惹得太毛对自己也没多大好处。

    直到在玻璃推门外看到压切长谷部铁青的脸时才找到了一丝应有的紧张感。略微惴惴不安地敲门踏上不知比职员办公处要豪华了多少倍的房间的实木地板,可看到坐在位子上的人时却完全淡定不下去了。脑子里仿佛有几架直升机轰隆隆地飞着,紧接着一架接一架地炸了。

    不是那家伙又能是谁?

    三日月宗近。

 

      “怎么了?这里让你感到紧张了?”三日月宗近从真皮转椅上起身,踱步走近鹤丸,眼中的笑意没有减退一丝一毫。

    从身边掠过时,鹤丸察觉到了一种味道。不是高级布料或是咖啡的味道,更不是粉色言情里所谓的洗发水的香气,准确来说的话——

    阴谋的味道。

    “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三日月宗近?”鹤丸表现得倒很是镇定自如,他耸耸肩,干脆不掩饰地直接把拿马克杯的那只手露出来了。

    “鹤丸国永!”长谷部在一旁低吼,努力在保持一部分形象的同时对下属吊儿郎当不拘礼数的表现表示不满。

    “没关系,”年轻的总裁大人看起来真的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鹤像从前那样就好。”

    简简单单一句话硬是把长谷部为鹤丸精心准备好的一系列说教塞了回去。他清了清嗓子,心里不禁揣测起鹤丸国永跟这位新来的公司高管究竟有过怎样的一段过节。

    鹤丸那边的内心也不甚平静。

    扣工资?只是开个小小的差而已也不至于吧。那么是什么?降职?鹤丸想破脑袋也没想出自己还能再往哪儿降。该不会因为这种事被安排到后勤每天扫扫厕所什么的吧?

    看着对方薄唇微启,鹤丸的心也跟着提起来,像是揣了几只兔子,七上八下的。他明白自己很难猜透眼前的这个人,曾经一直是,现在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因为对方的眼神从来都没有变过。隐隐约约听见三日月口中吐出几个词儿,鹤丸的第一反应是松一口气。

    ——啊,不是降职或扣钱啊,万幸万幸……

    ……

    等等?!

    鹤丸瞪圆了眼睛,马克杯险些从手中脱离做自由落体运动。他难以置信地盯着三日月透着不明意味的狭长眸子,抽搐着嘴角问:“唉……刚刚说什么?”

    “做我的贴身秘书吧,鹤。”三日月毫不犹豫地重复了一边,并不是询问意见的语气,语毕后还点点头表示确认。末了看向长谷部,示意他回头记得把鹤丸的档案给移到这边来顺带做一些杂碎的工作。

    看着两人仿佛早已串通好的波澜不惊的表情,鹤丸有一种被卖了的错觉。或者说也许并不完全是错觉。

    蹙成一团的眉毛已完全暴露了此刻的心情。鹤丸明白自己现在正处于一种很诡异的境地,儿时的心理阴影制造者成了自己的直属上司,还是要紧跟着贴身服务的那种。关键是这种情况下自己也没什么拒绝的余地,只能被乖乖打包交易。这不是要人命吗?

    天地良心,鹤丸他是想升职,但总裁小秘书这种东西他是想也没想过的。特别是总裁还是这家伙。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长谷部。

    大概是察觉到了鹤丸充满怨念的视线,长谷部在转身出门经过鹤丸身边时顿了一下,然后暗地里往他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就淡然地离开了。鹤丸连忙悄悄打开来看,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一句话:

[给我好好跟着月总干别搞事,敢给技术部丢脸回头有你好看。]

    ……

    呵呵。

    就泡个咖啡为什么会扯出来这么一大串事来?!

    回答鹤丸的只有总裁办公室里空调运行的呜呜声和三日月宗近饱含深意的笑容。

【2】

    鹤丸国永,男,24岁。在入职的第二个年头里再次回想起了被三日月宗近所支配的恐惧。

    啪的一声把手中的文件丢在桌子上,向一旁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看了十来分钟的上司投去了敌视的目光:“那个……月总,您再这样下去我是没有办法安心工作的!”

    “呵呵,鹤不必在意我就好。”三日月象征性地敲了几下键盘,回以一个无懈可击杀伤力十足的笑容,眼底的新月在落地窗外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亮光。

    鹤丸心中一毛打了个寒战。

   

    说起两人的过节其实很简单,现在想想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儿,但当时给年龄尚幼的鹤丸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鹤丸从小就是特爱搞事的那种熊孩子,可偏偏外表又是那种纯良可爱的模样。他借着这个武器成功在多人身上实施了各种各样稀奇的恶作剧,几乎是回回成功。就这样逍遥自在地活了八年,直到遇见三日月宗近。鹤丸早就听说过自己家附近的大院子里住着的那个孩子,因为多半是从大人的口中听到的,所以形容词基本就是漂亮乖巧懂事一类的。鹤丸也见过他一两回,都是远远地看见他从私家车里下来一转眼就消失在巨大的院门里了。

    这无疑激起了他的兴趣。

    这种富家小少爷被捉弄的样子最有趣了,说不定还会哭。

    想不如行动,鹤丸精心准备了一个新的恶作剧,第二天就悄悄埋伏在院门口的草丛里等待着小少爷出门。可左等右等连半个人影都没等到,直到天色渐暗。鹤丸揉了揉困倦的双眼,心中满满的没劲儿,正当他准备放弃作战计划回家洗洗睡的时候,面前的草丛被拨开了。

    在暮色中闪着诡异光芒的眼睛,中心还有个月牙儿一样的图案。关键是那仿佛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笑容和不可忽视的气场。

    衣角也被拉住了。

    “你……”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回去了!”

    对方刚发出一个音节,鹤丸就慌不择言语无伦次地道歉,然后挣脱转身就跑了,准备恶作剧的道具撒了一地也顾不上捡。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一定是妖精来抓我了啊好可怕!就这样没命地跑回家,父母问也不说,直到几个月后才得知那其实是三条家的小少爷三日月宗近。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鹤丸已经与三日月埋下了不解之缘。从那以后,只要鹤丸一出门必有极大的几率碰上三日月。对方的反应通常就是微愣一下,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眼底的月牙发着诡异的光,让鹤丸和回想起那天傍晚落荒而逃的悲惨回忆。往后更甚,三日月还上腿了,一看到鹤丸白乎乎的身影拔腿就追过去,每每都到精疲力尽才罢休,也不知是什么目的。鹤丸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被逼无奈躲进附近的垃圾箱里,本以为这次可以躲掉,在他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垃圾箱的盖子被掀开了。

    三日月在夜色下露出和那天相差无几的笑容,幽幽地开口:“呵呵……找到你了呢,鹤。”

    当日的恐惧至今难忘。

    虽然现在想起来已经觉得完全无所谓了,毕竟那时还都是小孩子。但留下的阴影是无法完全抹除的,就像是小时候被暖水袋烫到过的孩子长大后也会对暖水袋产生莫名的排斥心理,即使心里知道不会有什么。

    鹤丸一家在他十一岁那年搬走,接下来的十来年都没有再碰到那个日常追他的孩子。

    所以说命运巧合得如同不小心日了三次狗还都是同一条。鹤丸国永整理着并不复杂只是千篇一律的文件,听着近在咫尺的人拿起茶杯与碟子碰撞的脆响,觉得好不真实。

    其实除了声音几乎没变多少啊,笑起来的样子和那种眼神。现在想一想,当时的三日月也许是想要传达给自己什么,但自己光顾着躲藏一次也没有让他说出口。

    鹤丸看手中的复印纸如是想。

————tbc

下篇很快就发!
……如果能发上来的话orz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