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ずく

复读 没时间写文跳坑果咩orz

A团黄担
all2
我是只属于nino的智龙迷城

[三日鹤]青椒与茄子表示初衷并不是想助攻

  标题废
  高三联考成绩很不理想 咸鱼了太久
  努力抽时间摸个鱼 极渣 两人智商为负 傻白甜
  非常OOC 不明觉厉
  私设:两人讨厌的食物

  文章的屏蔽解除啦!!!(ฅ>ω<*ฅ)

—————————————

   “三日月!”

    饭桌上,鹤丸国永将身子侧向一边,两只手死死地守住自己的碗,“你适可而止一些啊,不要再把青椒都夹到我碗里来了,我看得到的!”

    “哈哈哈…我只是想让鹤多吃一些而已,你看你都这么瘦了需要补充营养。”三日月宗近眯着眼睛摇了摇头,空余的一只手悄悄轻扣住鹤丸的手腕。

    “你以为这么说就是理由了吗?其实就是你自己不想吃而已吧!”鹤丸轻轻一甩脱离对方的魔爪。

    “唔……这个理由也不能完全否定。”本丸里的爷爷大人——三日月宗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紧接着将视线游离到左前方,“可是鹤也有将茄子全部挑出碗外呀。”

    鹤丸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刻意无视了旁边太鼓钟贞宗和大俱利伽罗充满怨念的眼神。两人碗里清一色地铺了厚厚一层烧茄子,源自谁也就不言而喻了。他低头草草扒的两口白饭,忽然间神色凝重地抬头看着三日月:“这不一样,在我千年阅历的认知中,茄子并不是一种可以被称作食物的东西。”

    三日月则更是波澜不惊地扬起一个端庄平静如湖面的笑容,仿佛蜻蜓立在上面都不会激起一丝水纹。他缓缓开口道:“那么从爷爷我比鹤还要长的阅历中可知,青椒才是这样的一样东西呢。毕竟鹤当时还是雏鸟,没听说过倒也很正常了。”

    糟了,忘记自己在年龄方面是压不过他的。鹤丸嘴角抽了抽,索性信口开河:“但三日月你不知道吧,鹤吃了茄子是会死掉的呦。”

    “啊呀……这个我还真是无从得知。”三日月似是惊到了,眨了眨眼睛,可随即又开口:“但鹤也不知道吧,天下五剑吃青椒是会碎刀的。”

    ……你当我瞎还是傻?鹤丸看着坐在不远处淡定地吃着碗里的青椒的大典太和数珠丸默默想道。无奈自己也是在瞎扯,鹤吃茄子会死掉什么的连自己都不会相信,所以也没办法怼回去。

    “咪酱……”与此同时,太鼓钟哭丧着脸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烛台切光忠,“这些茄子我吃得快要吐了……”

    大俱利也冷着一张脸,颜色比平时又深了几度,眼神似乎要将碗中堆积如山的茄子团灭。

    “唉?”完成了一系列餐前准备工作后刚刚坐定完全不知情的烛台切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家组里明显有意见的两位,“不喜欢吃茄子吗?再忍忍吧,最近茄子收获了太多所以只好……”

    “不是!”太鼓钟愤愤丢勺子,顺带看了看身边的大俱利,如同难兄难弟,“是鹤酱他不好啦!”

    烛台切看看两人的碗,又沿着视线看着一旁一门心思和三日月斗嘴的鹤丸,顿时猜到了一切。

    嗯……这种事的确是那位鹤先生做得出来的。

   
   
    “所以说——”鹤丸的声音抬高了些,“不要转移话题啊!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三日月你别再拨给我青椒了!我虽然没有你这么讨厌它,但看着这样的一碗饭实在是令人开心不起来啊。”鹤丸说到辞穷,开始苦恼地用勺子拨弄碗里的青椒,心里想着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干嘛要定下“绝对不允许剩饭菜否则罚内番一个月”这个此时令人无比绝望的规定。

    “啊……三日月你这令人惊讶程度的麻烦……你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嗯?”三日月闻此言抬起头来望着鹤丸,略微挑了挑眉,“你昨晚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记得当时的鹤染上了红色,满脸泪水地说喜欢我,着实是可爱得……”

    “啊啊停停停!!!三日月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三日月一言既出胜惊雷,把鹤丸吓得一整碗饭险些扣桌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绚烂得像是夏日祭的烟花啪啪啪地炸开在空中。

    “不记得了?”三日月一脸纯良地继续那个危险的话题,“是不是昨天次数有些多把鹤累到了?”

    ……

    这个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用如此风轻云淡的语气内心毫无波动地说出这样的话?这莫不是把假的三日月宗近吧……

    鹤丸顿时觉得刀生之苦不过如此。

    这下好了,什么青椒茄子都是小事。整个餐厅都安静下来了。

    一期一振首先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用双手遮住距他最近的两个弟弟的眼睛,并低声吩咐其他弟弟们埋头吃饭不要看也不要听。紧接着左文字和虎彻家也如法炮制。

    刚刚沉浸于和陆奥守吵架才消停下来没多久以至于对外界状况一概不知的和泉守兼定一脸懵逼:“发生什么了啊国广?”

    “什么也没有。”堀川国广仰起头露出一个真诚又纯洁的笑容,“绝对不可以学哦兼先生。”

    “你们……竟然在公共场合放此污秽之言!”压切长谷部脸色铁青着一拍桌站起来,背后似乎可以看到不断散发出的黑气,“是不是该重新教一遍用餐礼仪?嗯?”

    最终的结局是饭菜各就各位。大家继续用餐,罪魁祸首自然也免不了说教。

    只是鹤丸国永很难过。

    而太鼓钟贞宗和大俱利伽罗因为逃过了被一大波茄子支配的命运而心中暗喜。

   

    午休后天色已微暗,三日月暂时没见到鹤丸就先自己端了杯茶坐在檐廊边,身旁放着一块用精致的小托盘盛着的草莓蛋糕。听见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时,虽一下子就认出是谁却没有立刻回头。本以为会迎来一个同往日一样的“惊吓”,却左等右等也不见,只听一阵细微的动静,再一回头蛋糕顶端的草莓已经消失了。

    一袭白衣的太刀带着狡黠的笑容,两只手指捏住那颗草莓,一眨眼就填进了嘴巴。

    见对方正盯着自己看,鹤丸略带得意地笑道:“这就是你害我被逼迫吃下茄子的回报。”

    三日月忍下笑意:“我也被长谷部君勒令吃下青椒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鹤丸咽下草莓,小小地翻了个白眼,“你只是吃了一口就全部让小狐丸替你了吧。”

    “哈哈哈,被鹤发现了呢。倒是鹤呦,你吃了茄子也没有真的死去这可让我松了口气。”

    “别……别提那个啦!你不也是撒谎?”鹤丸有些不自在地将鬓发在食指上绕了几个圈儿。“话说回来,还真是令人不爽啊,那种差别待遇。”

    “鹤指的是?”

    “就是那个——明明犯错的是我们两个……不对!主要还是你。但长谷部说教的侧重对象显然是我。”鹤丸交叉着双臂,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内心的不平衡,“一直盯着我直到吃完那可恶的茄子……我连贞酱他们的笑声都听见了!倒是对你的那种‘偷渡’行为视而不见,选择性眼瞎。”

    三日月掩袖轻笑起来,笑声与庭院里风吹过树叶扬起的沙沙声混合在一起溜进耳朵。

    “哈哈哈……抱歉。”三日月好不容易才止了笑,“大概是因为给我这个老人家台阶下?”

    “哈?那我就不是老人了?却成天被说‘为老不尊’什么的,实在不公平啊——”

    鹤丸正准备继续吐槽下去,却感肩头被轻轻搭上,面前是三日月温柔中透着笑意的眼睛,像是月亮沉在深邃的海洋里。“鹤与我相比自然是很年轻了。有时我的脑海里还会忽然浮现出当年那只雏鹤的样子呢。”

    “那些你还记得啊。怎么?现在的我不如从前了?”鹤丸微怔了一下,随后也跟着微笑起来。

    “当然不会,鹤一直都是可爱的。”

    “虽是被认可了,但‘可爱’这种形容……”

    耳朵酥酥麻麻的,鹤丸趁心跳开始加速之前向后撤了撤,却没能掩住脸上飞来的两朵红云。“三日月你说话一直都是这么简单直接的么……啊对了,今天吃饭时的那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特别是人多的时候。怎么说呢……影响不太好?”

    “唉——是鹤先说那种话让我误会自己被讨厌了,所以才会说的啊。”三日月一脸无辜。

    “那种情形下,当然不是真心话了!不过你的那种行为的确挺烦人……”

    “是吗?也就是说鹤是很喜欢我的吧。”某人直奔重点。

    鹤丸心中呵呵,遇上老头子耍无赖能怎么办?投降投降。

    “是是是。开心了么?”

    “嗯,我也是。”三日月笑得如沐春风。随后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即使鹤变成了青椒我也一样喜欢,那样的话吃下多少都没问题。”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三日月你这是什么奇怪又诡异的说法?”鹤丸睁大了眼睛。

    “那么鹤呢?如果我变成了茄子,你会怎么想?”三日月接着问道。

    鹤丸严重怀疑今天的三日月是不是被夺舍了。但作为集帅气与惊吓于一身的鹤丸国永,自然是有神一般的适应接受能力的。

    “你就算真的成了茄子,也应该和别的不太一样吧。到时候或许我会破例向光忠多讨要一些……不过呢,毫无疑问的是比起茄子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你。”

    或许是有真心成分的。鹤丸心想,也许真正喜欢一个人时,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即使是自己最不喜的东西,心中的感情也不会随之改变吧。

    谁知三日月听完后露出满意的笑容,起身拉住鹤丸的手就往房间走去。

    “唉?怎么了怎么了?”鹤丸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只是被动地向前。

    “茄子和青椒混合在一起会是什么味道,有点想知道呢。”三日月回过头来微笑,“那么走吧,‘茄子先生’。”

——————END(?

这都是什么……
神经病产物😂好尴尬

光忠:今天还是青椒和茄子——唉鹤先生和三日月先生哪去了???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