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ずく

复读 没时间写文跳坑果咩orz

A团黄担
all2
我是只属于nino的智龙迷城

[三日鹤]  一绪に【上】

标题不重要233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也来不及复健了orz渣到我自己都没眼看
@赫与世界 点的师生梗 果咩呐给写成了这个鬼样子~
说是师生却没什么感觉呢 同居设定 我只会写日常233

其实篇幅没必要分上下 只是摸手机时间有限啦w 一点点发

—————————————

    【一】

    清晨半梦半醒间,先是感到屋外混合着花木气息的和煦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缝隙悄悄爬上鼻尖,然后不知怎的就畅快地打了个喷嚏,还处在懵懂状态的头脑也被迫地清醒过来。鹤丸国永揉揉鼻子睁开双眼,这才发觉身旁的位置是空着的。窗帘被拉开,整个房间充斥着阳光的颜色与温度。

    不错的清晨。

    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身体传来难以忽视的刺痛感时刻提醒着他从昨晚一直持续到半夜的经历。鹤丸略带无奈地笑笑,随手抓了两下乱蓬蓬的头发,再看看手机显示屏上的时间后决定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先起床。

    刚踏出房间,烤土司和煎蛋的香味就争先恐后地冲进鼻腔。顺着气味看果然在厨房里看到了那个系着围裙正在忙碌的身影。

    “早安,鹤。”余光瞥见倚靠在门框上发着呆显然还是有些睡眠不足的白茸茸的家伙,三日月宗近手上没有停止煎蛋的动作,微微偏过头朝对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我正想去叫你。”

    “哈啊——早安三日月……”鹤丸打了个哈欠,抬手抹去了眼角顺带出来的泪花,随后略带不满地嗔怪道:“谁叫你这么早就拉开窗帘?在这么亮的环境下当然会睡不了。”

    “是吗?可白天上课时就可以睡得很好呢。”三日月呵呵调侃道。

    “那也仅限你的课上,”鹤丸吐了吐舌头,猫一般地舒展了一下身体,“而且日本史真的超——无聊的。”

    “哈哈哈,那么为了让鹤打起精神来,我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不过话说回来……”

    煎蛋煎好后的香气已经完全透出来,三日月关上炉火,解下围裙凑近到鹤丸身边笑着问:“昨天的功课已经全部完成了吗,鹤丸君?”

    先是几秒钟的沉默,随即发出一声惊呼:“啊!完全忘记了?!”

    这样一来可真是困意全无,鹤丸的额角抽了抽,但很快又换上一张灿烂的笑脸:“呐,三日月老师~”

    “嗯,日本史的作业可以延期。”一副我懂的样子,三日月会意地点点头,转身将早餐摆上餐桌,“面包要果酱吗?”

    “嗯,两面都要……不这不是重点!”本以为可以全部功课免交的鹤丸正准备继续争取却被果酱的话题成功转移注意力,连忙绕回去,“你可不是一般的老师,班主任,班——主——任——哦。”

    “我知道。”三日月忍住想笑的冲动,娴熟地给面包涂了果酱,用没有拿勺子的空余的左手揉了揉鹤丸的头发,笑容中掺杂了些宠溺,“其余我也会帮忙解释的,每次不都是这样?”

    “每一次害我完不成作业的罪魁祸首又是谁呢?”鹤丸眼珠一转,话中带了浓浓的深意。而其中含义如何只有两个当事人可以明白了。在鹤丸看来,字两年前起生活就变得愈发饶有兴致起来,缘由是个很奇妙很迷的事情——当时已经交往了一年的恋人成为了他的班主任。当初惊到从座位上哗啦一下站起来说不出一句话的场景到现在都没有忘。

    本来顶多称得上年上的关系硬是给掰成了师生恋,真可谓是生活中处处充满了戏剧性。在外关系的变化不会使他们的感情变质,只是在学校这样的公共场合要略微收敛一些,每次做完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后在房东发觉之前将房间恢复原状就可以了。其实三日月的公寓就在附近,所以每周过来几次不是问题,虽说并不是几次这么简单,这已经和同居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而这样一来就增添了些许“地下恋情”的意味,反倒更令人兴奋。

    顺带还有额外的好处,有这样一个重量级男友,鹤丸在作业方面成功偷懒不知多少次。反正成绩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其他任课老师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想到这里鹤丸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毛巾还贴在脸上,发出ふふ的声音。

    “什么事这么开心?”餐厅里传来自家恋人的唤声。

    “没什么。”鹤丸放下毛巾走到餐桌前用两只还带着水的手一把捂住三日月的眼睛,贴近耳朵轻轻吐出几个字:

    “真是令人自豪的男朋友啊,三日月老师~”

    迎面而来的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短促却温柔得像是倾洒下来的月光,又像是溜进房间的朝阳,透着暖暖的只可意会的爱意。

    “今天也要好好学习哦,鹤丸君。”

【二】

    办公室是个好地方,特别是四下无人的时候。

    这种话究竟最初是谁说的?!

    鹤丸整个人被迫地靠在办公室的墙壁上,面前是三日月笑吟吟的脸。

    没错,他正在被自己的班主任壁咚,在教师办公室里。这突然出现的诡异又过激背德的场面让他的脑子一时短路。而且按理说他们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俗话说老夫老妻的了也早就过了那个青青涩涩咚咚咚的阶段,现在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如同老司机开学步车。

    有点方又有点刺激,有意思。面对着那张精致到人神共愤的脸正慢慢向他靠近的现状,鹤丸咽了下口水,心跳略有加快的迹象,但仍然表情淡定地用手戳了戳三日月支在墙上的手臂:“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间见到你?全体教职员会议你不用去?”

    “嗯,没去。”三日月很快的回答道,不妙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微微挑起眼角,“鹤不会为此感到惊喜吗?”

    “这还不足以吓到我。”鹤丸索性不再想着挣扎,将身体的支撑全部转移到墙壁上,笑容有些玩味,“但你会被扣工资的哦,三日月老师。”

    “哈哈哈,没关系,其实我是请了假的。倒不如说比起这个……”三日月又贴近了一些,靠着那几厘米的身高差却还是制造出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效果。不愧是三条家的人啊,能撩。如果对象换成别人的话大概心脏已经不会跳了吧,然而这种假设是不会发生的。习惯如鹤丸都已经有些淡定不了了。

    “你看这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三日月的声音压低了些,正因如此而更具磁性和蛊惑力,“我们来做吧,鹤。”

    鹤丸正想着这淡定装不下去了啊你饶了我吧救命这低音炮犯规,结果正耳一听就来这么个爆炸性发言。他承认这时是真的吓到了,虽然他知道三日月在外面叫他“鹤”定是有什么鬼,但没想到对方连个预告都不打直接上直球,定是机灵如他也不能游刃有余了。

    突然发车啊,可怕可怕。

    他愣了几秒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迟疑着提示:“那个……三日月啊现在是白天。”

    “我知道啊。”

    “你知道这是哪吗?”鹤丸睁大眼睛。

    “办公室呀。”三日月没有停下的意思,言行举止都在表明他没有搞错,“我们也好久没在白天做了吧,因为都很忙。”

    手碰到了一旁的桌面,作业本哗啦一声倒了一片,险些殃及长谷部老师最近新种的那盆绿萝。要在平时是一定要庆幸一下大难不死的,毕竟长谷部老师的说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那种程度。但此时鹤丸也没有心情管那个了,现在最严峻的形势就在眼前。他抹了把汗:“喂不是吧,你认真的?”

    早知如此就不会在这时候来办公室送东西了。这时要是有个人进来什么的,撇开自己不说,三日月定是会身败名裂,开除都是小事了。为阻止三日月走上歧途,鹤丸调整到了一个较为严肃的表情,将手搭在对方肩上语重心长地说道:“三日月,我知道你最近比较忙,所以也大概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说到这时他有些不放心地到处看了看才继续说,“这里不行啊,你有想过被发现的后果吗?”

    教师三日月宗近与其学生办公室play什么的,也太劲爆了些。

    谁知三日月听后直接把脑袋垂下去了,手上倒是放松了些,额发遮住眼睛有些看不出他的表情。半晌他才幽幽地开口:“是啊……可最近鹤都不怎么理会我呢。”

    “唉?有吗?”听出对方语气中的一丝失落寂寞,鹤丸一惊。

    “从上周开始,鹤都是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也不怎么说话。”三日月缓缓叹了口气。

    “就这事?”鹤丸这才明白三日月的意思,他低头扶额:“我也是学生啊,准备期中考什么的很奇怪吗?”

   “唉——终究还是选择了学习吗,在它与我之间。”三日月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似乎在对“学习和我谁重要”这个问题闹别扭。一贯扮演者年长者身份的对方突然显露出这样的一面,鹤丸有些怀疑眼前景象的真实性。

    “我最近‘鹤丸不足’很严重啊,鹤没什么表示?”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愈发炽热的双眸,鹤丸最终还是懈了下来,将视线移向一边小声道:“我知道了啊……你今晚要过来吗?”

   “嗯,既然鹤都这样邀请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话音刚落,三日月立马就笑起来了,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仿佛刚才那人不是他。

    鹤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吃得死死的,分明是自投罗网,顿时涨红了脸:“什么啊你这家伙早就策划好了是吗?从一开始?”

    “鹤丸同学,请不要在办公室内喧哗,会打扰到别人。”三日月一根手指抵唇,俨然一副好师长的模样。

    鹤丸表示不想说话,并默默在“同三日月宗近交往注意事项”中又添一笔:办公室——重度危险区!

————————tbc

迟这么久就写出这么个东西来233
有时间会更

   

评论(7)

热度(32)